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郭智輝台北 > 以市場機制提升高等教育的「績效」

以市場機制提升高等教育的「績效」

發文時間: 2021/06/09   文 / 郭智輝台北 瀏覽數 / 4,200+

又到了畢業旺季,在防疫三級警戒下,多數學校採取線上視訊方式舉行畢業典禮。不論是大學或研究所畢業,也不論疫情會持續到何時,走出校門,終究要進入職場。對企業用人單位來說,可能又要陷入既喜且憂的循環。

一直以來,學用相符是業界希望與學校彌平的鴻溝,但是基於種種因素(大致包括教改方向、少子化、學校經營策略等),這道年年求職季的必考題,似乎一直找不到最適解答。

以前人山人海的畢業典禮,今年是看不到了。受到疫情影響,今年的畢業典禮多半是線上或視訊舉行。遠見蘇義傑攝影圖/以前人山人海的畢業典禮,今年是看不到了。受到疫情影響,今年的畢業典禮多半是線上或視訊舉行。遠見蘇義傑攝影

職場新鮮人「解決問題的能力」 

不同系所有不同的專業,但社會對職場新鮮人的普遍期待,應是在學校裡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大家常批評學校教的不符日後工作上的需要。事實上,以現今快速變化的經營環境,連企業主都得絞盡腦汁思索對策,要求老師教出一就職便能獨當一面的學生,不切實際也過於苛求。老師的主要任務,在培養學生的邏輯性思維。

遇到問題,我們要先定義問題、了解問題的真正成因,進而找出解方與執行手段;這可能是個冗長的過程,其間也要不斷地修正。如果錯將現象當作問題,只會頭痛醫頭、盡耗虛工。對碩士生而言,若能訓練出這樣的態度來撰寫論文,日後遇到工作上的難題,也能派得上用場。

台灣學生論述能力普遍偏弱,或許是少子化因素,讓大學幾無設防,學生程度再差也有大學可念;等到這些學生畢業後,便成為社會、企業的困擾。

教育主管官員堅守《大學法》條文,讓有心轉型升級的學校動輒得咎、綁手綁腳,但對於惡性違規、率性退場的學校卻又束手無策。主管單位管太多他們沒有能力處理的事,於是什麼都不做,可能就是最安全的作法。比方師生比的用意雖好,但如果不能淘汰過多尸位素餐的劣等教授,也只是虛灌數據而已;這樣的形式主義,一則讓校內年輕優秀的老師「能者多勞」到過勞,再者,也排擠優秀的流浪教授成為專任的機會。

剛出校門的社會新鮮人最缺乏的,往往是企業看重的「解決問題的能力」,僅為情境配圖。遠見蘇義傑攝影圖/剛出校門的社會新鮮人最缺乏的,往往是企業看重的「解決問題的能力」,僅為情境配圖。遠見蘇義傑攝影

此外,如果學生們在高二、高三就分科準備大學考試,為什麼到了大一還要必修國英數?這些所謂的共同科目在高中都念過了,到了大學不就該專注本科系的專業嗎?除非是國英數科系的本科生,否則這些學科列入選修,應該更務實。

以前述現象推敲,這可能是教育主管單位對搶不到本科授課的資淺老師的「德政」,擔心他們授課時數不足,影響教學評鑑的考量。只是為了保障老師的鐘點數,代價卻是浪擲多數無心上課的學生的時間。

企業人事制度的功效 

企業都有明定的人事制度,但對於表現優異的員工,也常見經營者破格拔擢,這樣的功效大致有三:

一、鼓勵優秀員工,

二、激勵其他員工見賢思齊,

三、避免優秀員工被挖角或跳槽。 

教授的待遇卻「一口價」

同理,除了一流頂尖學府,一般大學沒有太多資源留住優秀的老師;教授的待遇是「一口價」,近年雖有放寬,可以特案提撥加碼給優良教師,但這也迫使大學校長們積極向校友募款。但缺少財力豐厚校友的學校,就只能坐困愁城?

學校財源不夠,為什麼不能調高學費?教育固然非營利事業,不宜追逐利潤,但大學也非義務教育,更不是慈善事業,量入為出,調漲使用者的費用,這有什麼問題?

企業的人事制度經常激勵員工,但大學教授的薪資卻經常受限,這也是台灣高教經常被人詬病的地方。圖片來自Pexels圖/企業的人事制度經常激勵員工,但大學教授的薪資卻經常受限,這也是台灣高教經常被人詬病的地方。圖片來自Pexels

高教導入市場機制,提高社會資源效率

高等教育若能導入市場機制,還可讓社會資源的運用更有效率。

過去在討論大學學費時,常會糾結在學生的受教權、社會貧富落差等議題上;如果學校有充分的財務資源,除了可聘請更優秀的老師外,還能提供各類獎學金吸引不同領域的優秀學生就學。

除了造就超高比率的大學生數量外,如果放手讓大學自訂學費,學科程度不是很好的高中職畢業生,就會認真思考機會成本:

與其花四年時間渾渾噩噩地過日子、揹負沈重的學貸、拿個不甚亮眼的文憑;還是先找個能學得一技之長的工作,既能賺取生活費,又能及早掌握社會的脈動,日後若更清楚自己的需求,再找適合的學科進修?

這樣的改變,對學生本人及家庭、對學校、對企業、對社會,不是更有意義嗎?

現行高教制度是浪費人力資源的缺口 

台灣一直在喊拚經濟,現行高等教育制度卻是最浪費人力資源的缺口。一般非學術研究型的大學教育,若無法成為就業市場供/需兩端的橋梁,只會讓眾多年輕人的精華歲月,少則四年、多則六年,隨著上課下課的鐘聲飄逝而去。

(作者為崇越集團董事長、中華企業經理協進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