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武統不可採 台獨行不通 兩岸關係何妨帶病延年?

武統不可採 台獨行不通 兩岸關係何妨帶病延年?

發文時間: 2021/06/22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10,850+

《經濟學人》說:「台灣是全球最危險的地區。」這卻使得台海爆發深重戰爭的可能性降低。

因為,對立的美中雙方已呈「恐怖平衡」。否則,開個玩笑,美國只消指中共「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WMD),就可動手,但中共畢竟不是伊拉克。再者,尤其對北京來說,台海氛圍確已超過可以開戰的程度,卻不能打,這遂使美中台三方其他重大互動幾乎都變成了戰爭的替代物,情勢更形複雜。

兩岸關係已非猛爆性,而是慢性病 

台灣也許確是全球最危險的地方。但不是猛爆性,卻已成了時時刻刻都需輸血洗腎的慢性病。

本文要說的是,台海不容易打起來。但也想先說清楚,怎麼才會打起來?若打,大概會發生些什麼事?

中共的軍力為兩件事作準備。一、與美國維持恐怖平衡。二、震懾法理台獨。

台灣夾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確危險,但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卻不高。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台灣夾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確危險,但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卻不高。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台灣若宣布法理台獨,中共一定動武。若僅就軍事角度說,中共打台獨,贏面居大,首戰即終戰。

因為,在「一中政策」下,美國沒有支持法理台獨的理由。何況,在以飛彈及無人機為主的台海戰爭中,美軍若不能親身參與攻擊中國內陸基地,以台灣一己之力,很難壓制中共的流水攻擊;但若美軍親手攻擊中國內陸,將衝破「恐怖平衡」,演成「美中大戰」,且必使中共立即升高對台攻擊的報復性及毀滅性,更無底線。

回視韓戰、823砲戰及越戰,美軍皆未親身進擊中國內陸,可判斷在中共打台獨的戰爭中更無可能。且美軍在越戰中進入南越,但在中共打台獨的戰爭中美軍甚至不可能親身加入台灣本土的逆登陸戰,以免放大戰爭。而美軍若不能參戰攻擊中國,台灣的「自我防衛」(這正是拜登政府的口頭禪)就要先算一算能撐幾天,這是一個老問題。

但是,中共攻台,美國與其盟國將發動各種類軍事的「超限戰」恐屬必然,中共將面對一個充滿嚴重敵意的國際環境。因此,中共一旦動手,將先迅速完成對台的軍事動作,再來面對其他的國際困難,這時台灣的下場已是「既成事實」。

當然,不能排除另一種可能。中共要拿台灣,國際認為這回若讓他得手,以後就再也壓不住他了。因此,不惜代價,共赴決戰。但情勢若立即升高,台灣恐也更快毀滅。

至於台灣,屆時恐怕連這場戰爭到底是「捍衛中華民國之戰」或「捍衛台獨之戰」都不知如何定義,亦即連「國軍」及「國民」應忠貞獻身的「這個國家」是什麼都不能確定。請問:為誰而戰?為何而戰?

不過,話說回頭,如果台灣不搞法理台獨,則包括中共在內,應當無人會輕試「恐怖平衡」的真實性。這才是本文要說的。

美國「料敵從寬」,預估中共六年內攻台。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美國「料敵從寬」,預估中共六年內攻台。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貿然對台動手》中共恐墜入「陷阱」 

因為,中共也知美方的底線是「一中政策╱和平解決」;如果沒法理台獨,中共卻先動手,這將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因此,喬良認為,中共若貿然對台動手,可能墜入西方的「陷阱」。何況,中共即使在對台軍事上得逞,但事後恐也將面對一個對中國更有敵意也更加不容中國坐大的國際環境,則即使毀了台灣,卻可能自此徹底失去了世界對中國的容忍。

這種風險,不可試探。因此,也許不必將中共領導人看成都是不知深淺的莽漢瘋子。只要沒有法理台獨,或許可大膽想像他們不會把戰爭看成請客吃飯。

但現在的問題是,充耳皆聞大家都說會打仗。美國前印太司令戴維森說,中共將在六年內攻台,此因美國必須「料敵從寬」,更要台灣買軍火「自我防衛」。台獨尤強調武統的威脅,用來餵養仇中反中的民粹。藍營警告戰爭,用以反對台獨。中共在內外需求下,姿態更不止於「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亦即,各方皆各有渲染戰爭的需要,但這些其實皆仍在認知戰的範圍,因為各方均未輕估一旦開戰的嚴重後果,所以台海的危險反而不太可能是猛爆性的軍事戰爭,而是已陷入比戰爭更複雜的地緣政治慢性病。

慢性病要用慢性病的治法。就近幾十年的演變來看,好像只有美國的處方「一中政策╱和平解決」比較對症,反而兩岸皆「不是急病卻亂投醫」。本文認為,要治這個慢性病,中共必須在武統以外找處方,台灣則必須在台獨以外找處方。

正因武統與台獨的陰魂不散,所以台海的慢性病鬧得好像天天都抱著病危通知。然而,其實武統是最壞的選項,則為何要使武統氛圍牽制兩岸關係?台獨也是不可能的幻想,又為何要讓台獨綁架兩岸關係?

兩岸的慢性病其實不是無藥可醫,但中共若想用武統來醫,台灣若想用台獨來治,武統煽動台獨,台獨煽動武統,藥不對症,反而可能變成不治之症。

兩岸關係生病了,但和平解決才是台灣人民最大的福祉。遠見蘇義傑攝圖/兩岸關係生病了,但和平解決才是台灣人民最大的福祉。遠見蘇義傑攝

武統是對中共內外風險最大的選擇 

中共的想法或許是:反正我的軍力強大,到最後頂多就是用武力收拾台灣。但武統不但是最後的選擇,如前述也是對中共內外風險最大的選擇。既是最壞的選擇,其實就等於不可選擇(請再看一看喬良的文章)。因此,中共須有武統是最後、最壞、最不可採選項的覺悟,才能真正將更大的心智用於尋求其他和平方案。中共心存武統之念,其實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也使其他和平方案受到蒙蔽。

再談台獨。民進黨應當絕不敢法理台獨,但奇怪的是,卻偏偏一直「故作台獨狀」,這也是自欺欺人。

民進黨若仍主張「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則為何不維護「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接受九二共識,而失去WHA觀察員地位,豈不是求仁得仁?民進黨這種「內殺型台獨」,只在用以餵養反中仇中的民粹氛圍,因而也阻擋了兩岸其他和平方案的存在與發展。民進黨以「不敢真台獨」作繭自縛,又以「故作台獨狀」綁架了台灣。

中共若覺悟武統是非到無可如何的最壞選項,就知道必須努力尋求其他合情合理的和平方案。民進黨若能攬鏡自照「故作台獨狀」的滑稽相,就知「我縱情玩台獨,但中共必須給我和平」也是一種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的一廂情願。

雙方皆勿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武統和台獨皆藥不對症 

兩岸關係生病了。武統和台獨皆是藥不對症,任何一帖都可能使慢性病變成猛爆性。但此病亦無藥到病除的特效藥,只能努力使猛爆性的「目的論」(武統及台獨),朝向解熱驅風的「過程論」(一中各表╱和平競合)移動。先化解了猛爆性的危機,再談如何培元固本。

這一帖解熱驅風劑就是:「我不台獨╱你不消滅中華民國。」此即「過程論」,可以帶病延年。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1年5月30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