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黃年台北 > 從太宗兵法談疫苗戰略

從太宗兵法談疫苗戰略

發文時間: 2021/06/15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11,950+

五月中旬,疫情炸鍋。防疫模範生台灣夢中驚醒:笨蛋,問題在疫苗! 

疫苗供給趕上不上病毒傳播的速度,令國人相當焦慮。遠見池孟諭攝影圖/疫苗供給趕上不上病毒傳播的速度,令國人相當焦慮。遠見池孟諭攝影

突然,冷清了一年多的桃園機場湧現人潮。許多人穿著全副防護衣搭機赴美打免費疫苗,商務艙滿座一票喊到24萬,長榮由每週三班加到七班,正在清零的華航換大型客機…。這場景反映了憂慮,也反映了階級。

此際,台獨標誌人物蔡丁貴在美國隔海號召台灣人,組織「萬人志願軍」參加國產疫苗三期試驗(他也主張做完三期)。至於他自己,因已在美國打了兩劑BNT,抱歉不能參加。

這個場景使人想到1975年4月的南越。北越坦克已經進城,爆發逃亡潮。有錢有地位的搶搭美軍直升機到外海的軍艦,無錢無勢者奔赴沿岸的漁船舢板。當時的南越有兩種人:一種是有直升機可搭的,另一種是無直升機可搭的。

桃園機場的場景,具體而微地顯現了台灣有兩種人:一種是到美國打疫苗的,另一種是在台灣等疫苗的。

本文認為,在民進黨的台獨治理下,恐怕總有一天,台灣也會分成「能搭直升機/不能搭直升機」的兩類人。到了那個時候,在美國的「蔡丁貴們」一定會問:台灣人,你們的志願軍在哪裡?你們的掃帚在哪裡?

疫苗困境反應台獨治理的偏執 

我並非危言聳聽,亦未過甚其詞。疫苗問題走到今天這個困境,非常重大的因素之一就是反映了台獨治理的偏執。容我細訴。

從最細微處說起,陳時中一開始就斬釘截鐵地否定「方艙醫院」,只因這個概念及實踐是中國示範。但是,大國如美、英、法、義,小國如新加坡都採此制,只是不叫方艙醫院。陳時中則不但嫌惡方艙醫院這個名字,更拒絕此種專業實踐。以致窘迫到醫院撐爆、「輕症者居家隔離是常態」的地步,家戶感染占病源四成以上,甚至「居家死亡」。

他的政治立場竟然拘束了他的專業選擇。檢疫旅館的效能,怎比得上方艙醫院?

說到疫苗。大陸的兩種疫苗,均獲WHO認證,其中國藥的有效性(86%)高於AZ和嬌生;科興的有效性較低(70%),但副作用小,且對防範重症幾達100%。大陸疫苗在本土打了超過七億劑,援外逾3.5億劑,這些都是科學證據。陳時中可以用任何理由拒絕大陸疫苗,但不必說「他們打的我們不敢用」,這不是專業,不是科學,而是政治。但這卻是民進黨政府在台獨治理下的必然選擇。

在民進黨的台獨治理下,台灣多數民眾的心智已經變形扭曲,勢難接受大陸疫苗。但在這個時候不妨想一想:難道我們命定非要嫌惡方艙醫院及鄙視大陸疫苗不可嗎?是誰讓大多數台灣人都變成這麼蔑視科學而陷溺於政治?台灣人不是命定如此,而是台獨改造了台灣人。

台獨的魔術就是要蠱惑及綁架台灣人,將兩岸關係變成「三只三不」:「只能仇恨/不能和平」、「只能衝突/不能互惠」、「只能零和/不能雙贏」。因此,只能嫌惡方艙醫院,必須否定大陸疫苗。

疫情突然爆發,國人渴望疫苗,總統府前出現抗議車潮。遠見池孟諭攝影圖/疫情突然爆發,國人渴望疫苗,總統府前出現抗議車潮。遠見池孟諭攝影

中華民國的生存戰略 

中華民國的生存戰略,理應是「可攻/可守/可進/可退/可戰/可和」。像一個四通八達、出入自如的「路網」。因此,面對大陸疫苗,可接受也可不接受。但是,台獨治理卻將兩岸關係變成了一條「三只三不」的「單行道」。面對大陸疫苗,就只能反對,不能接受。

唐太宗與李靖論兵法:

❝陣間容陣,隊間容隊。以前為後,以後為前。進無速奔,退無遽走。四頭八尾,觸處為首。敵衝其中,兩頭皆救。❞

但是,台獨的「三只三不」只能一路走到黑,絕無可能「四頭八尾/觸處為首」。

四頭八尾就是變形金剛。而台灣70餘年來的生存戰略主體中華民國就可以是變形金剛,「可攻/可守/可進/可退/可戰/可和」。

中華民國以「維持現狀」為中心基準。若從這個中心基準移動,進可上升到「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減一步可主張「互統一」,再減一步可主張「一中各表」;另若從這個中心基準退幾步,可以和平競合,甚至可退守在「華獨」。這就是四頭八尾的變形金剛,這就是中華民國。

如果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上,其政治氛圍使得ECFA可以簽,23項協議可以簽,可以贏得112國免簽證,可以維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可以馬習會,可以每年接待逾400萬陸客,可以照樣向美軍購,可以成為WHA觀察員,可以沒有共機繞台…。若在此種氛圍中,大陸疫苗就成為我們各種選項之一。可以不接受,但也有接受的可能。這就多了一種防疫的「戰略物資」,可以救命。這就是四頭八尾。

眾多奔赴大陸打疫苗的民眾,更表達了「他們打的我們也能打」。

用了大陸疫苗就會被中共統一? 

有人說,用了大陸疫苗,那就被中共統一了。我認為不會。只要我們掌握了「統一公投」(馬英九主張),2300萬台灣人就可以決定「如何統一」及「是否統一」。

在這種條件下,我認為,若用了大陸疫苗,和吃了大陸的枸杞沒有太大的差異。

疫苗供給太慢且不足,總統府前的抗議群眾舉著智慧革命的布條。遠見池孟諭攝影圖/疫苗供給太慢且不足,總統府前的抗議群眾舉著智慧革命的布條。遠見池孟諭攝影

今天的台獨,不敢真台獨,只是「故作台獨狀」,不斷作踐中華民國。但既主張台獨,又想要參加WHA,儼然是「我鬧台獨,你仍要像太陽一樣溫暖台灣(賴清德語)」。這種台獨騙術,自欺欺人。

這樣的台獨,只是「內殺型台獨」,而佯裝成「外擊型台獨」。置於今天疫情肆虐之際,就走上了「不得不」嫌惡方艙醫院及鄙視大陸疫苗的「單行道」,兩岸「四頭八尾/觸處為首」的「路網」就告破壞。

再者,民進黨若站穩中華民國的立場,難道美國的支援就不見了嗎?反而,若民進黨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上,與美國的「一中政策」更能呼應。其實,民進黨這種拿台獨裝模作樣、諂媚美國的心態,已經使台灣成為美國的棋子,失去了平衡美中台三邊關係的主體性。這又是單行道,而不是四頭八尾。

民進黨政府既然做不到法理台獨,既然甩不掉中華民國,為什麼不老老實實地守護中華民國?

輿論常引韓非子曰:「國小而不處卑,力少而不畏強,無禮而侮大國,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2300年前,韓非子就說出了台獨的結局。

台獨若走到那一天,中共動手時必會製造「去留聽便」的動亂,台灣人就必分成「走得成/走不成」兩類。屆時台北變成西貢,在美國的「蔡丁貴們」會呼籲走不成的台灣人:快快拿起你們的掃帚吧!

感謝蔡丁貴關心國產疫苗三期試驗。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1年6月13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