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回頭不是岸——百年中共的反省與返祖(上)

回頭不是岸——百年中共的反省與返祖(上)

發文時間: 2021/07/08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3,750+

7月1日,中國共產黨建黨100週年。今天的中國是迅猛崛起的世界強國,但今日的中共仍是中心價值理念相當迷惘和虛弱的政黨。若說這是一個外強中乾、華而不實、外弛內張的局面,可受公評。 

百年中共概略可分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自1921年建黨至49年建政,歷時28年。

建黨時為民國10年,民國混亂,社會充溢救亡思想。1917年俄國10月革命帶來的幻想是,可以將民權革命的政治民主與民生革命的經濟公平同步達成,畢其功於一役(蘇共的前身即是「俄國社會民主工黨」);中共響應蘇共,因此,政治民主與社會公平或可視為中國共產黨的初心。一直到內戰,中共仍然堅持政黨政治、言論結社自由、工會與罷工、普選、議會政治、軍隊國家化等民主政治元素,加上土地改革等經濟訴求。此一階段,可視為中共給中國的敲門聲。

第二階段,自49年建政至76年毛死。

這個階段的大走勢是,民主承諾跳票到一毛錢也不剩,經濟則因公有化、集體化等操作,出現人吃人的悲劇。這27年間,整個中共的內涵可謂只有兩個字:鬥爭。階級鬥爭,權力與路線鬥爭。

第三階段,四人幫下獄後,自78年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約至2018年中共19大前。

這個階段的主旋律是擺脫馬恩列斯毛。貓論,就是說馬恩列斯毛抓不了耗子了。摸石頭過河,就是馬恩列斯毛我們跟錯人了。改革,就是要對付腐敗。開放,就是要打開封鎖。第三階段這40年,一言以蔽之,就是跳脫馬恩列斯毛,以「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打開一條生路。此一階段的中共,可謂是痛心反省的中共。

第四階段,自2018年中共19大至今。

這個階段啟幕之時,改革開放創造了人類歷史上最迅速豐碩的改革成就,也使中共有了高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底氣。但改革開放的事功未竟,自當以深化改革開放來邁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應當不會有人主張再回到馬恩列斯毛,要在同一塊石頭上摔兩次。但是,19大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宣示要作「21世紀馬克思主義者」,甚至粉飾文革,這卻好像要走回頭路,要以馬克思毛澤東為偉大復興的指引及內涵。

毛澤東攝於1939年。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圖/毛澤東攝於1939年。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人們開始警覺:這第四階段的中共,是否正在返祖。中共「回頭」了,回頭是岸嗎?

前文說,中國已是世界強國,但中共在價值理念上仍然迷惘虛弱,就是指這種「反省vs.返祖」之間的擺盪。

5月16日《大屋頂下》說,中共不能再回到馬恩列斯毛,而應繼續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下,甩掉一切教父及教條,再改革、再開放,來救中共自己,救中國。

中共要回到哪一種馬克思? 

馬克思本人的思想體系本來就有許多不同的階段及面相,而所謂的「馬克思主義」,經恩列斯毛等的發揮及實際操作更已血肉糜爛。中共若要回到馬克思,請問是要回到哪一種馬克思?

例如,馬克思初起時,主張「民主社會主義」。當時的民主政治,連普選都沒有,工人階級沒有民主地位。因此早年的馬克思主義者皆主張普選、工會與罷工、政黨政治(工黨)、議會政治,甚至稱讚美國的人民持槍權,認為是民主的真正表徵。請問:中共是否欣賞這樣的馬克思?

至於馬克思主義的終極理想,則是要消滅一切政治機器,包括消滅國家、政府、政黨、階級(也是政治機器)等,被視為無政府主義的一支。請問:中共是否追求這樣的馬克思?

如上所論,馬克思的「初心」(民主社會主義)是騙局,其終極理念(國家死滅)也是騙局。因此,馬克思主義的真正實踐,就成了掐頭去尾,只剩下中間那一截,也就是馬克思主義的三大元素:暴力革命、階級鬥爭與無產階級專政。再請問:中共是否真要公開主張及實踐這樣的馬克思?

中共贊成暴力革命是人民的權利嗎?或是要回過頭去再公開張揚階級鬥爭及無產階級專政?回頭即知,毛澤東是公開主張及真正實踐這三大元素的。

習近平在中共百年黨慶發表演說時的神情。圖片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官網圖/習近平在中共百年黨慶發表演說時的神情。圖片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官網

馬克思主義政權的四段宿命 

在歷史實踐上,所有的馬克思主義政權幾乎都有四段宿命:

一、反對私有制,但集體化使經濟崩潰。

二、政局混亂,社會反抗,當局認為是政治統治不嚴所致,因此加強專政。

三、加強專政,社會的反抗升高,危及政權。

四、最後,統治的主要目的就赤裸裸地變成了只是維護政權。

文革的毛澤東及今日朝鮮,均為顯例。

中共今天仍要標舉馬克思,難道是已經進入這第四段的宿命:統治的主要目的變成了只是維護政權。

1921年,中共建黨是因俄國10月革命的召喚,可謂仍有「民主社會主義」的初心。49年建政後,已見蘇聯斯大林血腥統治的殘暴與失敗,中共仍敬附驥尾,則是盲目。如今,經改革開放40年好不容易擺脫馬恩列斯毛,卻忽然又見中共作勢要返祖馬克思,這是否匪夷所思?

中共應當知道,今日中國的成就,主要就是因為拋棄了馬恩列斯毛的捆綁。改革開放可說是全體中國人的選擇與努力,也可說是因全民致力改革開放而救了中共,因此中共不能為改革開放封頂。如果現在中共又要走回頭路,可謂是白白糟蹋了全民受盡馬恩列斯毛蹂躪的慘痛代價,怎麼對得起天下人?

何況,以今日中國的成就,其實已有為山九仞及百尺竿頭的態勢,繼續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靈活思維力爭上游,或許就能使中共與中國更上一個台階。改革開放走到今天,真的得來不易,中共要為中國爭氣,不要功虧一簣。

中共正在搶渡改革開放的大河 

反省,不要返祖。

在台灣民主轉型的年代,《聯合報》曾主張:勇敢渡河,勿上錯岸。

那就是:台灣面對民主大河,必須勇敢渡河,但勿上錯了台獨的岸;台灣面對修憲的大河,勇敢渡河,但不要上錯了毀憲的岸。遺憾的是,台灣顯然因上錯了岸而陷今日困境。

如今,也可正告中共,中國正在搶渡改革開放的大河,勇敢渡河,但千萬不要上錯了岸。尤其,倘回頭到馬恩列斯毛,那絕不是改革開放初心的彼岸。

中共若回到馬恩列斯毛,是倒行逆施,也是自暴自棄。不啻就是要為改革開放封頂,畫地自限。此與習近平最近所說「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完全背道而馳。

回頭不是岸。百年的中共萬萬不要走回頭路,不要辜負了因馬恩列斯毛而吃盡千辛萬苦的幾代中國人。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1年6月20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