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周天瑋洛杉磯 > 對台灣「究竟愛多少會愛太多?」拜登暴露戰略軟肋

對台灣「究竟愛多少會愛太多?」拜登暴露戰略軟肋

發文時間: 2021/07/10   文 / 周天瑋洛杉磯 瀏覽數 / 5,550+

拜登政府這一次坎伯談話「首次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還有一個副產品,便是相當於宣告「川規拜隨論」的終結。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會議印太事務協調總監坎伯(Kurt Campbell)最近的一席話,引起熱議。這句話的份量,在於他代表拜登政府「首次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

他是在6日表示,「我們支持與台灣的強健的非官方關係,我們不支持台灣獨立」,他還加了一句,「我們完全認識到這很敏感」,意味著他是有意做出了完整的政策性表達。

「究竟愛多少會愛太多?」

坎伯當時是應紐約亞洲協會邀請,進行遠距對談。值得注意的,是向坎伯提出問題的也不是一般人,而是羅素(Daniel Russel), 他在歐巴馬政府時期接替坎伯擔任國務院亞太事務助卿。羅素提出的問題,是美國政府對台灣,「究竟愛多少會愛太多」( “how much love is too much?”)以至於會導致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掏空?

美國民主黨的前後兩位亞太事務高手,做這樣精微而邊際性的政策問答,如果不是刻意安排的,很難讓人相信。

而且更巧合的,是國安會前祕書長邱義仁恰好事前在4日會去上前總統陳水扁的節目,具體提到「台灣獨立,美國根本不贊成」這樣一番話。由於邱義仁平時並不接受採訪,而卻在坎伯和亞洲協會談話之前,與阿扁就同一個話題做此談話,令人又懷疑是否台美之間已有默契,像是在事前安排讓台灣打預防針,便於調控島內輿論?

此事分析到這裡,應該可以很有把握地說,白宮這一次是很刻意地在釋放一個必要的信號。請留意,我說的是「必要」,而不是「重要」。

「重要」與否,目前在台北取決於政治觀點。綠營泰半認為不重要,說是因為這並不是美國的新立場,而且民進黨也很久不搞台獨了。而藍營,則多持截然相反的看法。

藍色綠色雙方這種口水戰,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思。事情可以不重要,但是有必要。

「必要」與否,則是一個戰略觀點。首先,如果不必要,白宮為什麼要讓坎伯在此時此刻刻意去說呢?

可以不重要,但是有必要

德國新聞電視台認為,坎伯的這番談話其實是拜登上任以來美國政府高官對中國最為溫和的話語,在台灣問題上表態,可以讓北京感受到「善意」。

拜登政府「首次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圖片來自達志影像圖/拜登政府「首次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圖片來自達志影像

記得就在5月份,坎伯才宣稱「與中國相互接合(engagement)的時代已經結束」,美國對華政策將在一套「新戰略參數」下運作,而令人印象深刻。 (一般將美中engage,翻譯為美中接觸交往。這個翻譯太寬泛,會導致誤解,誤以為結束engagement意味著結束接觸和交往。美中明明還在接觸交往,不只是兩國仍然互派大使,貿易與投資還在進行,兩國元首不久前在氣候峰會上在線會談,今年還可能當面會晤。)

可見,外界對坎伯談話的觀感,是注意到白宮意識到了,美國有「必要」將口徑微調,對中國釋放善意。坎伯談話的主要作用在此。

再看北京對此談話的反應,應該說是相對善意的。 7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就坎伯的談話稱,中方始終致力於同美方發展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關係;希望美方採取理性務實的對華政策,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

回過頭來說,美方認為坎伯談話有其「必要」,是基於什麼原因呢?推測應該便是為了拜登總統積極地想要安排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0月會面。

拜登政府結盟抗中的外交造勢行動,已經大體部署完成,現在明擺著美國與中國會面可以做一番施壓。而中方對會面一直不積極,原因也可想而知,是因為中國明顯處於劣勢,而且拜登在歐洲竟然志得意滿,不惜公開撇清,說他和習不是老朋友。

中方一看,氛圍不對,沒有勝算,不如不見。

拜登暴露戰略軟肋

更進一步分析,猜想是因為中方已經洞察拜登的行為模式。

結盟抗中,大張旗鼓,堂而皇之。拜登「打群架」狀似比川普「單挑」高明,其實不然。首先,但凡時間不利於對方,而有利於我,則利用「戰略耐心」、「司馬懿避戰諸葛」,伺機取勝。中國人都特別懂這個道理。

其次,上個月在歐洲,拜登露出了虛實底牌。他為了要搞定俄國和德國兩大抗中障礙,不惜在歐洲會前付出政治代價,同意一反美國國會的制裁決議,開通俄德北溪天然氣管線,而引起共和黨一片嘩然,並違背了民主黨的氣候政策。

究其實,拜登儘管付出代價,最後僅只得到俄德兩國在抗中問題上虛與委蛇。俄國明顯地是在美中之間搞左右逢源、從中取利。事過境遷,拜登必然會得不償失。

川普從來沒有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而拜登上任才半年,便迫不及待表明立場。圖片來自達志影像圖/川普從來沒有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而拜登上任才半年,便迫不及待表明立場。圖片來自達志影像

因此,拜登的綏靖性格,可能已經被中國看破。中國勢必在拜習會前要價,要求拜登埋單。如今果然。就這個態勢觀察,拜登今後埋單,不會僅此一項「首次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拜登的綏靖性格、結盟抗中需要,以及他的對中歷史包袱,分別都是他的戰略軟肋。台灣可以暫時感覺無關痛癢,可是美中談判,日積月累,很可能會在美中台相關議題上教台灣陸續付出重大的代價。

「川規拜隨論」的終結

拜登政府這一次坎伯談話「首次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還有一個副產品,便是相當於宣告「川規拜隨論」的終結。

不到三個月前,我在4月15日在本欄寫了《川規拜隨?論當前戰略假象與誤判》這篇文字,說到「川規拜隨」應該是美中台之間的短期最大假象。 「川規拜隨」假象,如果信以為真很可能導致台灣最嚴重的誤判,而忽視了自己本身應當採取的三方策略。

拜登自上任以來,繼承美國朝野的反疫情和反中氛圍,初步的做法自然是順應民意,因此而給人以「川規拜隨」假象。可是現在清楚了,印象中川普政府從來沒有表示「不支持台灣獨立」,而拜登政府上任半年,便迫不及待去做一件川普政府四年不會去做的聲明。「川規拜隨」明確破口。

我在文字中說,美中之間的確是一個競合關係,這不會改變,但是不論如何順應民意去「競」,拜登另有使命去「合」。如果任期的頭兩年不容易「合」,拜登的策略會是去全面團結左派,打好2022年期中選舉,以便在後兩年得到更大的「競合」餘地。拜登不會去浪費掉他和習共同有過的25小時、號稱一萬7000哩的私下會晤關係。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原文刊載於2021年7月9日東森新聞雲,經作者同意轉載)
(作者是美國律師、法學博士、專欄作家、文化評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