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回頭不是岸——百年中共的反省與返祖(下)

回頭不是岸——百年中共的反省與返祖(下)

發文時間: 2021/07/27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4,600+

「共產主義」四字,原是中國共產黨一面偉大光明正確的大旗。

大半個1950年代,中國大陸充溢著「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天堂」之類的口號。雖是政治操作,但也可見中共當年對共產主義的自信與自豪。

但政經悲劇相繼發生,「共產主義」四字也逐漸被「社會主義」四字取代,「共產主義」慢慢變成上不了檯面的字眼。至60年代的文革,以「姓資還是姓社」為鬥爭主題,已見連「社會主義」也陷爭議。最後,觸動了改革開放,更是不論黑貓白貓了。

改稱「社會主義」,正因要迴避已經汙名化的「共產主義」。在今日中國大陸,除了仍稱「中國共產黨」外,已極少聽到或看到「共產主義」,而皆稱「社會主義」,或「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數十年來大趨勢中的小變化,明顯呈現了「共產主義」在中國的消長。

共產主義是中國的一面大旗。遠見張智傑攝影圖/共產主義是中國的一面大旗。遠見張智傑攝影

社會主義是泛稱,比如北歐的「福利國家」是「民主社會主義」,但不是共產主義。而馬克思主義雖也自稱是「社會主義」,但只有馬克思主義等於共產主義,是共產主義的正宗,可稱「專政社會主義」。因此,當中共諱言「共產主義」而以「社會主義」洗白,顯示這是一個涉及「體面」的問題。甚至曾有「中國共產黨」要不要改名的議論。

本文將這個細緻而重大的歷史變化,以這種微觀的視角來呈現,是想指出:如果中共經幾十年的「艱辛探索」已走進了「社會主義」,則如今何必又回到「馬克思主義」?

百年的中共顯然想要為這個黨及國家再豎立一面大旗,因此有「要做21世紀馬克思主義者」的宣示。但本文6月20日(上)篇指出,中共其實做不到馬克思「民主社會主義」的初心,也不可能實現馬克思「國家死滅」的理想,更不可能再公開主張「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的「馬克思三元素」,則中共要返祖馬克思,意欲何為?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因此,本文認為,中共何妨就站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上,不要輕易移動。因為,當年說的就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中國化)」,而不是「有中國特色的共產主義/有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這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出入自如、收放自如,可以甩掉共產主義的汙名,亦可不受馬克思主義的捆綁,因此為改革開放提供了一個意識形態與實踐操作的「任意門」。

人類文明進化到今天,一切基本教義派(原教旨)都呈現出破綻及病症,因此人類如今的一切體制操作已經都變成了「雞尾酒式」。

例如,資本主義原教旨,已被凱因斯、羅斯福新政、福利國家等等變成了一杯雞尾酒。而馬克思主義在理念上以人道主義出發,卻在實踐上以紅色納粹法西斯主義告終,因此必然不可大也不可久;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其實也是一杯雞尾酒,裡面雖仍有馬克思,卻已卸下了共產主義或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現在的問題是:中共要不要把這杯「有中國特色的雞尾酒」重新公開正式命名為「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

其實,如果共產主義的初心是人道,則中共扶貧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就能輕易找到道德根據,不用假托馬克思。如果共產主義的特徵是專政,則中共想要加強威權治理,也不難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找到處方,不必假托馬克思。

中共究竟還要不要為未來中國保留一分對於自由民主的念想與追求?圖片來自達志影像圖/中共究竟還要不要為未來中國保留一分對於自由民主的念想與追求?圖片來自達志影像

而且,既是雞尾酒,現今的優秀福利國家,皆是社會主義加民主政治,但為什麼馬克思主義若也是社會主義(如今已異化為「中國共產黨的資本主義」),卻要抵死拒絕民主政治?

社會主義就不能民主政治嗎?

關鍵是在中共究竟還要不要為未來中國保留一分對於自由民主的念想與追求。因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個任意門,它不畫線、不封頂,因此也為中國朝向自由民主保留了一個可能性。但是,返祖馬克思卻不啻形同向世人宣告中共永遠拒絕自由民主,這不但是中共作繭自縛,也將中國未來的文明發展封了頂,畫了線。

中共目前的治理績效可謂相當成功,甚至舉世皆稱專制確有較民主勝出之處。以印度與中國的現況相比,尤是洞如觀火。確實,中國方案在現實操作上著有績效,但自由民主畢竟是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何況,中國改革開放至今,眼看就能到達為山九仞、百尺竿頭的關頭,若有逐漸增添自由民主內涵之日,則不啻就是功在一簣、更上層樓。亦即,自由民主即使不在今天,卻可寄望於中國的未來。那麼,為何要返祖馬克思,作繭自縛?中共返祖馬克思,其實是做小了自己,自暴自棄。

中共至少必須說:自由民主,不是現在就有,但也不是永遠沒有。

一般反共者會主張推倒中共。但如今的中共已不易推倒,且自信推不倒,因而必須寄望於中共自己努力變化氣質,提升自己。

馬克思主義拒絕了自由民主 

偉大復興絕不是回到馬克思,偉大復興更絕不能靠馬克思。40餘年來改革開放,其實只是源自「小崗村」18名村民的一紙生死狀,那紙生死狀其實就是自由民主的真諦,也就是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村民比中共覺悟得早,也啟迪了中共,這一切皆因當時的「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已經糜爛而發生。

回到馬克思,不如回到小崗村。

依5月16日《大屋頂下》「三個面向」的說法,中共返祖馬克思,將有害於內部治理、國際處境與兩岸關係。尤其,中共若要返祖馬克思,憑什麼說服台灣?

未來的中國,必須建立一種道德的追求與文明的嚮往。中共曾經批孔揚秦,但如今卻四出廣設孔子學院,而非秦始皇學堂。可見,人性是有本質的,文明是有方向的。同理,中共如今要返祖馬克思,也必須思考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

因為馬克思主義的實踐拒絕了自由民主,所以馬克思不配做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指引。

準此,台灣保全了中華民國,可說為中國文明保全了自由民主的一席之地。中共若承認自由民主仍是未來中國的應有追求(雖然今天做不到),即更應為中華民族而尊重珍惜自由民主的中華民國。中共若對人性的本質與文明的方向存有敬畏,就知應如何處理兩岸關係。

返祖馬克思毛澤東,就是為中國的未來封頂。這不是百年的中共應當向全體中國人及世人宣示的政治抱負與文明追求。這不是光榮,而是恥辱。

回頭不是岸!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本文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1年6月27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