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蔡鴻青台北 > 企業基金會,啤酒巨頭傳承174年的祕訣

企業基金會,啤酒巨頭傳承174年的祕訣

發文時間: 2021/07/15   文 / 蔡鴻青台北 瀏覽數 / 2,000+

全球第四大啤酒商嘉士伯(Carlsberg)在1876年創建了國際上第一個「企業基金會」,這個決定,讓這擁有174年歷史的品牌,在啤酒業中至今仍是產品工藝和包裝創新的先驅。華人家族企業可如何從中借鏡?

174年歷史的嘉士伯(Carlsberg),是全球第四大啤酒商,在啤酒業的高度競爭下,它比市場龍頭百威英博(AB InBev)有更高的股東回報率,以及更高的企業價值倍數,不但債務水準低得多,且仍是產品工藝和包裝創新的先驅。其中一個關鍵,可能是特有的「企業基金會」(Enterprise Foundation)。

科學方法釀造的嘉士伯

嘉士伯由雅各.克利斯蒂安(Jacob Christian Jacobsen,以下簡稱JC)於1847年創立。他在德國巴伐利亞學習釀酒後,回到丹麥,在他母親的洗臉盆中製作了第一批啤酒。他以5歲兒子的名字「卡爾」(Carl Jacobsen),和丹麥語中的「山丘」(bjerg)兩者合一,來命名他的第一個釀酒廠:嘉士伯(Carlsberg)。

JC很重視啤酒質量,他首創在啤酒廠建立實驗室——知名的嘉士伯實驗室,利用科學方法來研究釀造,推出一個創新的酵母培養過程,徹底改變啤酒釀造。他更大方地把創新成果提供給其他啤酒廠,至今大多數啤酒都使用原始的嘉士伯酵母。嘉士伯實驗室還在1909年開發出「ph值」,成為量測酸鹼的標準。

「不傳子」設立基金會

JC的兒子卡爾從歐洲學習釀造技術後,也進入了釀酒業,嘉士伯第二家啤酒廠由卡爾建立。然而,父子倆對啤酒的質量意見不一。雙方分道揚鑣。

已經累積財富的卡爾,在旁邊建造了新嘉士伯啤酒廠,於1882年創立了自己的啤酒廠——「新嘉士伯」(Ny Carlsberg),而他父親的企業同時更名為「老嘉士伯」(Gammel Carlsberg)。

父子不合及JC對於企業價值的堅持,讓他開始思考如何延續企業。

嘉士伯啤酒商設立了國際第一個企業基金會,走向不傳子的接班路線。圖片來自wikimedia commons by Mk2010圖/嘉士伯啤酒商設立了國際第一個企業基金會,走向不傳子的接班路線。圖片來自wikimedia commons by Mk2010

1876年的一次晚宴上,JC與當時知名的科學家、作家討論,萌生了創立基金會的想法。1876年,JC創建了嘉士伯基金會,並準備把所有權轉讓給丹麥皇家科學院。他認為,若有以科學為根基的嘉士伯基金會,可確保自己去世後,嘉士伯仍會努力不斷改進啤酒釀造。基金會主席不僅是基金會的負責人,也是嘉士伯公司監事會主席。

1886年,在JC去世前,父子關係才和解,但當JC在1887年去世時,嘉士伯基金會(Carlsbergfondet)接管了老嘉士伯的所有權和管理權。145年來,它一直是嘉士伯的控股股東。

卡爾在1902年追隨他父親的腳步,也將他的釀酒廠贈與他創立的新嘉士伯基金會,來支持藝術。

1906年,卡爾將兩家啤酒廠合併,新嘉士伯基金會也併入嘉士伯基金會。直到卡爾於1914年去世後,公司便由嘉士伯基金會的董事會監管,創始家族沒有參與其中。

嘉士伯基金會至今仍是嘉士伯集團最大的股東,擁有30.3%的股權及75%的投票權。截至2021年6月,營收為十億美元,市值為27億美元。

由最優秀的人才治理

基金會要如何在一個高度競爭的營利行業中,創造出全球贏家?成功因素很多,但關鍵可能在於,基金會是延續創辦人價值觀的重要關鍵。

嘉士伯基金會的任務,是管理JC的遺產,並讓基金會的憲章配合現代演進。換句話說,基金會取代了創始人傳承後代子女的做法。

誰實際上治理基金會呢?JC相信,交由國家中最優秀的人才來治理,應該是最佳方案,而丹麥皇家科學院是當時國內唯一獨立運作的專業機構,把公司控制權交到這個機構,將保證他的企業永續成功。事後來看,他是對的。

自基金會成立之初,五名董事會成員由學院提名,必須是來自不同學科的科學家,創建一個更多樣化人才組成的董事會,不僅僅只是金融、律師等商業代表。基金會的現任主席,同時也是嘉士伯集團的主席,是一位奈米科學家,他的前任是一位藥劑師。

基金會的五名董事會成員,也在公司董事會的15名成員之中。基金會留下五個席位,由小股東提名。因此,基金會雖然是控股股東,但只占三分之一的董事會席位。它做了好老闆經常不做的事情:吸引最好的外部人才,並在董事會中賦予其真正的權力。它也做了一個好老闆應該做的:只專注於價值觀、理念和戰略。

如何從中借鏡?

很難解釋這個系統為何長期運作良好:基金會的董事會,沒有從所有權中獲取顯著利益;董事們僅得到微薄的報酬;董事只對自己負責,卻運作順暢,關鍵在於強烈的使命感!

嘉士伯基金會是國際上第一個「企業基金會」,這種基金會是由創始人家族為延續控制權而設立的,通常在其章程中規定,不放棄對公司的控制。

其他傳承方式呢?最常見是傳給家族後代。這相當困難,而且大多數是失敗的。利用信託來控股?通常會指定家族成員為受益人,指定律師為受託人,然而,受託人多對企業運作不甚了解,而家族成員仍會繼續控制,最後只能淪為稅務規畫工具。另一種方式,是建立一個家族基金會,主要目標是慈善公益。不過,將家族企業的控制權交給一個慈善基金會,通常是放棄企業控股權的開始。

但嘉士伯的企業基金會,是使擁有權永久持有,因為基金會不能放棄對公司的控制,監督公司運作和慈善公益之間沒有優先權的混淆。只要最初的董事會選得好,章程提供了明確的目的,加上深思熟慮的自我學習機制,那麼永續傳承成功機率很高。

華人家族企業運用「企業基金會」可行嗎?除了法規不同外,也許還要考慮兩大挑戰:第一,找出一個獨立運行機構並受託給它,而不是受託給信任的個人,這需要克服信任的心理障礙,並相信法治制度。讓不同領域人才來治理,可能是創新的源頭,但也可能是經營的致命傷。第二,最難的部分在於如何把創辦人對企業的熱愛,變成後代接班人百年不變的使命感,與時俱進而不偏頗。此法利弊參半,但無論如何,企業基金會至少提供了另一種傳承選項參考。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本文為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倫敦商學院客座教授海因茨-彼得.埃爾斯特羅特 Dr. Heinz-Peter Elstrodt合著)
(原文刊載於2021年7月號《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