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郭智輝台北 > 戴資穎東奧開戰能成為運動外交起點嗎?

戴資穎東奧開戰能成為運動外交起點嗎?

發文時間: 2021/07/21   文 / 郭智輝台北 瀏覽數 / 5,800+

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干擾而延後一年的東京奧運,終於要在7月23日開幕了。17天的賽程,將有超過一萬2000名全球頂尖好手,角逐33個競賽種類、339個競賽桂冠。台灣第十度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出征,計有68位選手參加17項競賽。 

然而中華隊才剛上飛機,就發生為國參賽的主角擠在經濟艙,而體育官員、各協會高層及工作人員卻搭商務艙的荒謬劇情,引來國人一陣撻伐;即便小英總統及行政院長急忙向選手及國人道歉,已經於事無補了。

戴資穎赴東奧參賽掀起一連串道歉潮,也引發國人熱議。圖片來自戴資穎臉書圖/戴資穎赴東奧參賽掀起一連串道歉潮,也引發國人熱議。圖片來自戴資穎臉書

超馬好手林義傑:道歉無法解決問題 

超馬好手林義傑也直言,道歉不能解決問題;台灣體育界的根本問題,在於運動員、體育署與各單項協會之間的法律關係曖昧不明。拿下國際大獎的就是「台灣之光」,但在這之前,再有潛力的運動員也只能聽憑官僚系統裡的大小官員指東道西。

這樣的亂象、這樣的控訴,聽在熱愛運動、傾企業之力推展體育如我者的耳裡,真是痛心不已。

由於國際處境艱難,民眾對於台灣在國際上的成就,或是外人的友我舉動,都報以極大的回響;過去年餘的防疫公衛成就如此,台積電執全球晶圓代工牛耳亦是如此。在在顯示歷經長期被邊緣化後,台灣民眾亟欲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同與肯定。

超馬好手林義傑在臉書坦言,蔡英文總統道歉並無法解決體育制度現存的問題。圖片來自林義傑臉書圖/超馬好手林義傑在臉書坦言,蔡英文總統道歉並無法解決體育制度現存的問題。圖片來自林義傑臉書

職棒成運動外交的基石 

若以全面的戰略規劃,我們可將台灣的醫療公衛成就,延伸至健康領域,再推展至運動外交。去年台灣職棒領先全球開打,已為運動外交奠定良好基石,中長期目標則可以鎖定今後的奧運或國際主要賽事。

奧運四年舉行一次,如果每回台灣都拿到亮麗的成績,可望維持國際能見度。回顧2016年的巴西奧運,出賽代表團86個、比賽項目307個、總獎牌數973面;中華台北取得一金二銅的成績,排名第50。

假設今年東奧我們勇奪10面獎牌,這表示大會要升10次代表台灣的旗幟(中華奧會旗)、演奏10次代表台灣的歌曲(國旗歌)。眼光再放遠一點,下屆目標若鎖定在30面獎牌,成績翻上兩番,全球運動迷要不認識台灣、不提台灣的名字也難。

四年一次的露臉機會,如果每次都有令人驚豔的成績,屆時國際社會不致再把台灣與泰國搞混,更能了解這個國家與中國並不互相隸屬。就像這回,台灣與「防疫模範生」緊密連結在一起,即便仍有台灣、中華民國、中華台北等多個名稱交雜其間,但是這塊土地在國際間的辨識度,將會與日俱增。 

坦白說,或許正是前述體育制度不良的問題,以致台灣運動員在多數國際大賽的表現並不突出;但是公務機關若肯適度鬆手、放寬胸襟,以策略性思考引進民間企業的能量,換個想法,換個作法,成績將會大不同。

獎勵優質企業贊助》體育版的「獎投條例」

首先,體育主管機關應先評估、設定我們最可能奪牌的10項、20項,甚至30項奧運項目。其次,獎勵民間優質企業贊助參與;比方以應繳稅金的一成為扣抵上限,投入政策重點項目;若企業對體育項目有其他選擇,則可以應稅金額的5%為上限,投入自選領域。換言之,就是企業支持體育的「獎投條例」。

以2019年營利事業所得稅收入為6453億元估算,台灣企業一年可自行運用投入體育相關的經費將高達322億至645億元(5%~10%)。對比2020年運動發展基金編列的用途預算金額61.7億元,可投入資金大增五倍有餘。量變產生質變,導入企業管理精神,必能翻轉台灣的體育產業、體育成績,甚至體育政策。

政府行政作業受到嚴謹的監督,從計畫、預算、審核、決議到執行,動輒花上一年半的時間。企業決策速度快又靈活,且花錢更精準,行政成本低,對鎖定的運動項目,將可提供選手更好的資源,奪牌機會大增。

體育》全民健康的重要推手 

以體育分級的角度分析,政府相關預算應著重在扎根階段,即國小、國中、高中的體育基礎教育,可視為體育界的「國民義務教育」,重點在啟發學童對不同運動類別的了解與興趣。接續以抵稅誘因,鼓勵企業投入體育產業,認養/培養高中、大專以上的運動選手,並引進企業,帶動企業員工的運動風氣。

一提到稅收減免,財稅單位就會跳腳。然以2019年稅收資料來看,總稅收2兆4497億元,提供企業投入體育項目的抵稅金額最多才占1.3%~2.6%(以營所稅抵稅率5%~10%概算),占比甚低。再把施政格局拉高到全民運動、全民健康的層次,民眾愈有健康意識,健保支出愈少,國家的財政負擔就愈輕。

運動外交提高國際能見度 

台灣在國際現實下,強推正式邦交的阻力不小。過去我們以經貿外交結交有共同利益的朋友;近年本著同理心進行人道外交,對遭逢天災的國家送暖,也在這次國際贈我疫苗一事上得到回饋。我們若能有系統地推展運動外交,效果將會更全面、國際能見度會更高。

有能力繳稅的優良企業,不但是運動外交的神隊友,也能成為全民健康的重要推手。期待這樣的良性生態系早日成形。更盼望體育政策主事者能藉著這次經濟艙風波,徹底除弊、大力改革,為台灣體育的明天留下一絲曙光。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崇越集團董事長、光華管理策進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