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產業創新 > 劉育東台中 > 苦等25年的台灣啤酒

苦等25年的台灣啤酒

發文時間: 2021/08/17   文 / 劉育東台中 瀏覽數 / 7,800+

25年前雖然不太遙遠,但只要回想幾件日常生活產品,就覺得是上一個世代。25年前手機還不普及,很大很重一台,功能只有發話收話。25年前電視還不是平板螢幕,厚重的一台占據不小空間,如果要接錄影機,線路的複雜繁瑣,需要家中或鄰居「對電路有概念」的人才能接通操作,否則必須請專業人員到家中安裝。

25年後的手機,人手至少一台,功能無所不有,操作卻極其簡單。25年後的電視,愈來愈薄又愈來愈大,不再需要外接錄影機,若需再接高級音響或投影,線路已整合為一條電線一個插座,人人可以安裝。

介面設計細微卻關鍵,能讓產品走向國際舞台

恍如隔世的這25年,不只是電子網路通訊等「工程」有著革命性的發展,能讓這些工程產品人手一機、戶戶普及,另一個幕後功臣是人們與產品之間「介面」設計的觀念革命。

還有一項產品,我長期以來特別關注它的介面設計,就是擁有世界金牌盛名的台灣啤酒鋁罐,罐子的商品設計也是經典案例,除了表面視覺是否美觀、吸引消費者目光,罐子的厚薄是否強度適中、底座凹凸設計是否易於堆疊而節省空間、拉環的觸感是否容易打開而又聲音清脆。

25年前的台啤雖然得過歐洲幾項金牌獎,啤酒品質應該有一定的水準,但當時美國歐洲日本等國的啤酒,年年叩關,隨著保護關稅逐年下降,我們有機會在超市就能一睹國際知名啤酒罐的設計。25年前台啤為了擺脫地方色彩,視覺設計幾度更新,罐身材質也國際化,跟這些啤酒大國的「介面設計」愈來愈接近。

鋁罐裝金牌台灣啤酒。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圖/鋁罐裝金牌台灣啤酒。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唯一可惜的是,拉環設計一直沒有更新,拉環緊貼著頂蓋毫無空隙,拉環與頂蓋又被夾得太緊,非常不易拉開,經常要用硬幣先輕輕撬開再拉,否則手指和指甲很容易弄痛。25年前我看著日本啤酒拉環的新設計,刻意稍微高一點,讓手指方便使力,既不會弄痛又能大力拉出響聲,細微卻又關鍵的介面設計,果然是產品設計大國的水準。

自25年前起,我把台啤拉環何時進化,暗自在心中列為台灣產品設計的進步指標。25年來,我只要開日本啤酒罐,必然心想,這設計真好,台灣何時才追得上?然而,我只要開台灣啤酒罐,仍是難開的舊設計,必然心想,我總會等到改善的那一天。我就這樣喝著啤酒等了25年。

揚棄專業者習慣,改採使用者思惟的直覺式設計

以往的產品尤其是電子產品,設計的重點都是速度快、效能高、價格低,這些都是工程師的價值,工程師天天待在實驗室的熟練度,設計出來的產品經常是文字冗長、不再花力氣設計為圖形,而又步驟繁瑣、不再費心思設計簡化的流程。然而問題在他們一方面非常熟練操作程序因而不自覺困擾,另一方面他們也沉浸在「比一般大眾會操作高科技產品」的封閉愉悅當中,因此,這種設計理念就是以「工程師習慣」為中心的、老舊的介面設計。

所幸1980年代一位天才工程師看出了這一大弊病,提出以「圖形介面」為主的電子產品,他不以速度、效能、價格為設計要點,寧願速度不是最快、效能不是最高最廣、而且介面設計必須花費巨大而售價較高,這樣顛覆性又革命性的產品以「使用者思惟」為中心,他設計的電腦取名叫蘋果,他設計的手機取名叫iPhone。他的產品必然以「人類認知思考模式」為操作程序,他的產品必然順心、順手、簡單、好用。這位改變20世紀產品設計的工程師叫賈伯斯。

最後,一直擺盪在工程師∕使用者、工程設計∕直覺設計的台灣啤酒拉環,我苦等25年後,上個月悄悄的改變,一個小小的拉環,微微高一點,讓使用者手指方便使力,也許台啤當局也為慶祝25年的演變,將拉環顏色改為喜訊般的金色。上個月不經意看到的那一天,心中默默高興,雖然遲了25年,但對我而言,一直宣揚國際獲獎的台灣啤酒,終於具備了國際水準。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原刊載於遠見雜誌2021年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