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評論 > 文灼非香港 > 30年河東,30年河西:中美國運逆轉時候到了?
《國運你信不信?》序言

30年河東,30年河西:中美國運逆轉時候到了?

發文時間: 2021/08/06   文 / 文灼非香港 瀏覽數 / 6,450+

中國古老的智慧:30年河東,30年河西,在中美兩大陣營這30年的表現充分反映出來。兩個國家一個古老,一個年輕,沒有世仇,優勢互補,鬥則兩敗,和則互利,但願兩國領導人的智慧可以化危為機。 

資深媒體人郭一鳴兄出版評論集《國運你信不信?》,邀請筆者寫個序言,感謝他的美意,這個書名讓我浮想聯翩。

一鳴兄在新聞界出道比我早,久聞大名。2002年秋天,我參加了一個新聞界國情班,到北京大學進修,有機會與他認識,剛好是中共舉行「十六大」前夕。當時他是一份報章的主編,我則剛好接掌《信報財經月刊》不到一年。那次的國情班規格很高,更有機會參觀軍營交流,每節課的講師都來自不同領域的名家。

北京大學西門,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圖/北京大學西門,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一群新聞界行家難得有幾天可以無憂無慮的盡情交流,加深了友誼。一鳴兄與我之後一起參加了新聞工作者聯會,好幾次一起出差考察,無所不談。他學養深厚,識見非凡,除了報章政治評論寫得好,更是電視台時事節目名嘴,影響力無遠弗屆。

美國人才鼎盛  負笈取經學習

談起中國的國運,半個多世紀以來我有很深刻的體會。小時候在愛國學校唸書,正值中美鬥爭最激烈的歲月,校內看得最多的宣傳標語是「打倒紙老虎」。

當時內地正經歷文革,國家上下都政治掛帥,運動不絕,不事生產,經濟凋敝。我在學校學的,在左派報紙讀的,與我每年回廣東寶安家鄉看到的不一樣,令我對社會主義產生懷疑,因為內地刻板教條的氣氛與香港資本主義的生機活力天差地別。

前30年國人的聰明才智都耗在政治內鬥,文化、教育受到史無前例的破壞,在那個時代,中國國運處於谷底。1979年的開放改革政策是一個轉捩點,把國人的積極性都釋放出來,從此國運開始轉好。80年代我四次訪問北京,感受到國家的不斷進步,國人精神面貌的急速變化。

美國國力強大,是因為民主、自由、開放、進取的精神,吸納全球精英。圖片來自unsplash by Paul Weaver圖/美國國力強大,是因為民主、自由、開放、進取的精神,吸納全球精英。圖片來自unsplash by Paul Weaver

小時候的教育讓我對「紙老虎」一直感到興趣,由於美國的文化軟實力無處不在,我對這個高等教育強國一直存有好感,很希望可以親身體驗。1989年是一個關鍵時刻,我從六四天安門令人窒息的國度平安返港,幾天後飛到美國南加州呼吸自由的空氣,對比十分強烈。

我以香港大學研究生的身份在美國東西岸十多個城市跑了三個多月,充份感受到美國國力為什麼那麼強,就是因為民主、自由、開放、進取的精神,大熔爐很重視對全球精英的吸納。從90年代到千禧年,我兩度往美國進修、遊學一年多,更深刻體會花旗國運興隆,人才鼎盛。

善用美國教育  助勢改革開放

同一個時期,六四後的中國韜光養晦,但沒有閉關自守,反而更加開放,善用香港的地理優勢,加快與國際接軌。自從中國在21世紀初入世後,經濟增長迅速,製造業突飛猛進,也透過香港金融中心為原本老大難的國有企業上市集資,提升管治水平。

另一方面,大量留學生出國深造,美國是首選之地,每年為中國培養大批人才,我到訪的每一家名牌大學,到處都可以看到大陸留學生的蹤影。這是中國領導人的高明手段,善用美國的高等教育優勢,取長補短,讓文革荒廢十年的教育領域急起直追,改寫了之後30多年的歷史。

中國留學生大量出國留學,首選之地為美國,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by Keira Burton圖/中國留學生大量出國留學,首選之地為美國,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by Keira Burton

中國在改革開放十年遇上一場巨大政治風波,幸好避過蘇聯解體及東歐共產國家陸續倒台的骨牌效應;十年後1999年正當美國準備下手對付這個心腹大患,甚至發生了所謂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的嚴重外交事件,但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改變了美國的國際戰略,中國不再是主要敵人,反恐成為主要戰場,讓中國無後顧之憂大力發展經濟,晉身製造業及科技強國。

最近20年,美國陷於無休止的作戰狀態,窮兵黷武,債務纏身,2008年一場金融海嘯更充分暴露了華爾街大行的貪婪無道,禍及全球,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後患無窮。2010年我再訪美國,三藩市的大街失去了昔日的光輝,美國人的自信已大不如前。

中美國運逆轉  無仇而和則利

從小布殊、奧巴馬到特朗普,美國的國運陸續走下坡,總統特朗普四年荒腔走板的治國方式,對中國窮兇極惡的攻擊,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竟然還得到一半美國人民的支持,充分顯示這個國家已經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一場世紀疫症,正好是中美實力的比拼,沒有人會預料到中國控制疫症會那麼成功,把死亡人數降到最低,經濟損害減到最少;美國則傷亡慘重,元氣大傷,高下立現。一鳴兄認為不是美國國力不行,而是國運不濟,深有同感。

中國古老的智慧:30年河東,30年河西,在中美兩大陣營這30年的表現充分反映出來。美國立國200多年蒸蒸日上,未逢敵手,到近30年才開始走下坡;中國近200年由盛轉衰,喪權辱國,歷盡災劫,近30年才急起直追,創造奇蹟,對美國構成威脅。

兩個國家一個古老,一個年輕,沒有世仇,優勢互補,鬥則兩敗,和則互利,但願兩國領導人的智慧可以化危為機,不必跌進修昔底德陷阱,為世界帶來災難。

祝願一鳴兄新書洛陽紙貴,再領風騷。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本文原刊載於灼見名家,經同意轉載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碩士,史丹福大學奈特新聞學人。現任灼見名家傳媒社長兼行政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