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丁學文台北 > 《經濟學人》破四舊封面,現半導體晶片!中國科技新藍圖正生成

《經濟學人》破四舊封面,現半導體晶片!中國科技新藍圖正生成

發文時間: 2021/08/17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16,550+

最近,有關怎麼解讀中國大陸一連串對科技企業的治理鐵拳,全球各界眾說紛紜,很多人甚至認為這是冷戰的開始,雙邊關係有可能進一步的惡化。

前Morgan Stanley亞洲主席Stephen Roach近日的一番講話最為傳神。他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這些行動看似中國大陸改變了多年來讓人倍感期待的發展主軸,並讓他從一個對中國大陸的樂觀主義者變得充滿憂慮。

另外,曾在1950年成功推進中美關係正常化的美國前國務卿Kissinger 也多次警告,中美之間如果不能妥善解決眼前矛盾,這個世界將面臨冷戰的危險。

中國科技產業新棋局 

最近大陸政府對滴滴和教育培訓機構的出手,很多人認為是大陸在面對人口老化、貧富不均開出的一劑猛藥,更多人甚至選擇把這些動作放在中美對抗下的放大鏡下審視,卻忽略了或許大陸正在下的是一盤早有規劃的科技產業新棋局。

這期的《經濟學人》封面設計很有年代感,卻讓人有些時空倒置。這是一張取材於文革時代的破四舊海報。《經濟學人》把紅衛兵的臂章修改成了半導體的晶片,卻把當年的文物改成了這些在美國掛牌的科技企業Logo,包括了美團、支付寶、抖音與微信等。旁邊幾個補充紅字:「China’s attack on tech 大陸對科技業的攻擊」。

《經濟學人》封面。圖片來自The Economist 臉書圖/《經濟學人》封面。圖片來自The Economist 臉書

是的,這期《經濟學人》的封面故事探討了大陸政府最近對價值4兆美元的科技產業的打擊。目前大陸已經對數十家科技企業展開了50多項的監管行動,涉及了一系列令人看不明白的違法行為,包括了從反壟斷到數據使用的違規。政府的禁令和罰款讓全球投資者的荷包損失了1兆美元左右。

公平競爭加強科技優勢 

大陸政府的短期目標也許是為了馴服這些科技巨頭,並且讓監管機構能夠有效管理越來越不受控的數位市場。但正如《經濟學人》所想要闡述的,共產黨更深層次的企圖是按照中國大陸的發展藍圖重塑科技產業。大陸政府希望在促進公平競爭以及有利消費者的同時增強大陸的科技競爭優勢。

在這方面,它反而直面對決了西方監管者和政治家的最大擔憂:「數位市場的越來越走向壟斷,科技公司的囤積數據、壓榨供應商、剝削勞動力和破壞著公共道德」。現在的問題是中國大陸要如何達到這個目標 ?

中國大陸即將成為一個政策的實驗室,在這個實驗室中,一個不需要負責的中國大陸正與美國這個全球最大的企業爭奪著21世紀全球基本基礎設施的控制權。

一些數據,就像過往的生產要素,諸如土地或勞動力,有可能會轉而成為政府所有。國家有可能會強制執行平台之間的相互轉換,讓人上癮的網路算法會受到更嚴格的監管,這些變化也許會損害商業利潤,但也可能會使市場的運作變得更好。

重塑科技的嘗試恐出錯 

《經濟學人》認為重塑大陸科技的嘗試仍然可能出錯。 處理不當,這會進一步會引起海外的懷疑,並打擊大陸正在細心培育的資本市場,最後阻礙了大陸想要像美國那樣在21世紀向全球輸出和制定全球科技標準的雄心。

近日調查指出,抖音擠下臉書成為全球第一社媒。圖片來自Unsplash by Solen Feyissa圖/近日調查指出,抖音擠下臉書成為全球第一社媒。圖片來自Unsplash by Solen Feyissa

任何對經濟增長的拖累都可能會超出大陸可以控制的範疇。更大的風險是,打壓科技會削弱大陸的企業家精神。經濟發展永遠必須依賴創造性的破壞,沒有人會否定陸政府處理破壞行為的能力,但類似的科技動蕩會不會進一步拖累大陸的創造力?大家都在睜大眼睛看著。

我的想法?就像最近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JEFF SOMMER 下的標題「Invest in China, but Without Illusions 可以投資大陸,但不要再帶幻想」。我贊成《經濟學人》的論點,大陸正在以十四五規劃作為科技發展藍圖進行路線修正,而美國則始終就像它的前總統Calvin Coolidge 形容的:「The Business of America is Business 對美國人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生意」。

大陸的科技產業實驗結果結果如何仍難預料,但疫情爆發以來,我們看見Fidelity、BlackRock、State Street和T. Rowe Price 仍然蜂擁的進入中國大陸市場,一個廣泛而多元的投資組合不可能沒有大陸,原因很簡單:「中國大陸市場很重要,而且只會變得更加重要」。

疫後的資本逐利,更加瘋狂 

今天的大陸當然不再是30年前的大陸,但資本的逐利卻從來沒有改變過,疫情過後的資本逐利只會更加瘋狂。大陸政府推動的尖端晶片和其他深度科技的飛躍或許不會一舉成功,但它不至於會像大躍進或大煉鋼時代帶來那麼大的災難,只要它能避免「Law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始料不及後果定律」,或許若干年後,我們會發現它又成功塑造了一個與時俱進的大陸特色科技烏托邦。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原文刊載於2021年8月16日《經濟日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