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金融理財 > 馮侖上海 > 投機下的投資品?比特幣、區塊鏈正催生金融科技

投機下的投資品?比特幣、區塊鏈正催生金融科技

發文時間: 2021/09/09   文 / 馮侖上海 瀏覽數 / 2,150+

一、問:有人說這是一種「去中心化的貨幣」,代表了未來,有人說它可以當做投資品,也有人覺得它是一種投機的產物,還有人對它持非常負面的看法,比如芒格。

在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今年的年會上,他說:「我當然討厭比特幣的成功,我不歡迎一種對綁架者和勒索者等人如此有用的貨幣,我也不喜歡把額外的數十億美元交給一個剛剛憑空發明出一種新的金融產品的人。我想我應該謙虛地說,我認為整個該死的發展是令人厭惡的,違背了文明的利益。」  

馮叔:在這個話題上,我跟芒格的看法不太一樣。我比較樂觀,我想我可以從創新的角度聊一聊它。

許多創新的事物,剛剛出現時,所謂的正常人都覺得它是怪物,而且排斥它,會找到它的很多毛病。

但有意思的是,到最後,往往是這些新東西戰勝了舊事物,最終成為了主導。

比特幣暴漲暴跌,投資者對它的看法兩極。圖片來自unsplash by André François McKenzie圖/比特幣暴漲暴跌,投資者對它的看法兩極。圖片來自unsplash by André François McKenzie

舉個特別簡單的例子,網戀。剛有網戀的時候,出現過很多議論,很多家長都認為這簡直是耍流氓。認為就通過一個網絡,誰也沒見過誰,這樣搞對象,肯定會引發欺騙,出現犯罪。

但是,到現在,網絡社交,線上社交多普通,很多年輕人最開始都是通過網絡認識,然後視頻,再到線下,就交往了。還有很多人,都有可能通過網絡去跟一個原來不認識的人說幾句話,社會已經接受了這樣一個情況。

其實,過去40年裡,很多事情都是這樣。新事物出來,一開始都覺得很奇怪,然後再慢慢接受。

股票也是如此。在西方的市場經濟下,股票可能很平常。但在我們這邊,改革開放初期,80年代初才慢慢開始有一些關於股票的研究。我記得剛開始有人研究股票的時候,光「股份制」的研究就被一堆人批判,更何況股票交易了。

當然,到了1992年前後,出了一個關於股份公司的試行條例,不僅有了股份公司,也有了股市和股票交易。

剛有股市時,有些股民一旦賠錢了,還嚷嚷著要砸交易所,到現在,大家看股市的漲跌,賠錢賺錢,也都正常了。

我認為比特幣也是這樣。一開始沒被人注意,突然被大家注意到,爭論就起來了。

其實,討論比特幣,也應該了解區塊鏈。區塊鏈技術的進步,發展出很多做金融的操作,出現了很多和比特幣類似的數字貨幣。

我是這樣看的,如果說,人類必定要走向數字社會,那麼金融也一定會數字化。金融數字化,就一定要用金融科技。區塊鏈、人工智能,等等一定會被用到。在這個過程當中,貨幣的形態,先是去紙化,變成了無紙化交易,最後變成數字化交易。

數字貨幣作為一種獨特的、新的貨幣形式,相比於傳統的紙幣,有一些優點,比如說更安全,更保密,也更公平,更好記錄,更好查找。

因為有這些優勢,那麼在未來,數字貨幣一定會取代傳統的紙幣。所以我是比較樂觀看待這個事情的。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隨著交易頻率、使用範圍的變化,相關的法規肯定也會越來越多,越來越規範。

就跟當年股市、股票的發展一樣。這個事情,遲早有一天,全球都要面對。

至於有沒有人拿它去投機,我認為不重要。為什麼?喝酒也有喝high的,喝死人的,不能說因為有人喝死了,就不讓人喝酒了。也有人騙婚,不能說因為有人騙婚把結婚取消了,騙婚的,該抓就抓,對吧?

比特幣,其他數字貨幣也一樣。隨著制度、法律法規的健全,有人違法違規了,該抓就抓。但不能說因為有人用比特幣投機或者說拿它幹別的,就否定這個東西本身的合理性和未來的趨勢,我覺得這要分辨清楚。

冒險創業的人少了,因為容錯機制還是不夠完善。圖片來自unsplash by Adeolu Eletu圖/冒險創業的人少了,因為容錯機制還是不夠完善。圖片來自unsplash by Adeolu Eletu

二、問:說到創新,您覺得,對於企業,或者說創業者而言,什麽比較重要?

馮叔:比如風險投資機制、產權保護製度、資本流動的便利性、資本市場的開放性等等。

我相信中國現在不缺少企業家精神,但其他方面還可以完善,比如「允許說錯話、辦錯事」的市場文化。

走錯道、花錯錢、愛錯人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如果生來就是80歲的老頭,什麼都不做也不犯錯,人生又有什麼意思?社會也一樣,得允許犯錯,不犯錯怎麼創新?

去年有個小孩子模仿老師,被談話了,怎麼就不能模仿老師了呢?說不定未來還能出來第二個趙本山。不讓模仿,孩子是變乖了,一路乖到底還有什麼創新性?

回到商業上,為什麼現在的風險投資越來越少,私募股權投資越來越多了?風險投資對企業而言是雪中送炭,私募股權投資是錦上添花。

現在比過去冒險創業的人少了,有一個因素就是現在的容錯機制還是不夠完善,對錯誤的包容性不夠。

為什麼馬斯克、比爾・蓋茲、喬布斯都誕生在矽谷?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企業家精神和激發創新的製度環境、天使投資制度、資本市場制度、包容錯誤鼓勵創新的市場文化以及獨立的人格、科學精神促使的。

最近幾年,國內的營商環境優化了很多,對企業來說其實是把雙刃劍。看似成長環境優化了,實際上一個人衣食無憂,反而不利於創造力的發展。如果讓你吃不飽飯,被逼著出去找吃的,創新能力或許會更強。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萬通集團董事長)

(原文出處:馮侖風馬牛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