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丁學文台北 > 貿易戰後,下一步?美聯社:航運障礙使美企撤出中國

貿易戰後,下一步?美聯社:航運障礙使美企撤出中國

發文時間: 2021/08/26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8,800+

8月6日,全球最大通訊社「AP美聯社」的一篇報導引人側目:「Shipping snags prompt US firms to mull retreat from China(航運障礙促使美國企業認真考慮撤出中國)」。

隨著美國與中國大陸因智慧財產權、貿易戰、新疆、香港等議題陷入緊張,政治效應也開始蔓延到了經濟領域,愈來愈多的西方企業擔心過於仰賴中國大陸的生產。 

接著,一場COVID-19加上蘇伊士運河擱淺事件,全球產業供應鏈被迫停擺,甚至讓運費與原物料價格飆升雪上加霜,這不但抹去了很多企業的高額獲利,也讓西方企業認真思考撤資中國大陸,將生產線移往離自己較近的地方。

蘇伊士運河事件讓全球航運陷入緊繃狀態。圖片來自Suez Canal Authority圖/蘇伊士運河事件讓全球航運陷入緊繃狀態。圖片來自Suez Canal Authority

撤資中國代價高昂 

但講到撤資中國大陸,真的知易行難,畢竟低成本就是中國最大的優勢;加上供應商聚落已經成形,工廠可以輕鬆取得需要的零組件。這些都讓撤資中國大陸變得異常複雜,而且代價高昂。

McKinsey顧問公司(MGI)最近就發表了一篇報告,全球重大供應鏈中斷的情況正變得愈來愈頻繁。其合夥人Katy George進一步表示:「儘管COVID-19疫情像是一隻黑天鵝,但供應鏈中斷的嚴重程度和頻率一直都在增加。」

McKinsey在報告中指出,此前很罕見的持續一個月或更長時間的供應鏈故障,現在每3.7年就會發生一次。而一次的嚴重事件,比如生產被擾亂100天,就可能抹去某些行業近一年的收入。

供應鏈僵局的背景有三 

眾所周知,讓供應鏈陷入僵局的背景不外乎三個:首先,就是供應價格的上揚,一場無法預見的災難降臨,讓物流價格上揚、港口超載、船舶、 火車、貨車全都面臨短缺。

除此之外,企業也擔心捲入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的貿易戰,這兩個國家又恰巧是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

更重要的是,去年3月疫情一發不可收拾,讓各國相繼採取封鎖政策、人們被隔離在家,逼得各企業拋售庫存並取消訂單,弔詭的事情卻隨後發生,民眾的瘋狂消費讓去年第三季的經濟成長創33.1%的驚人紀錄,伴隨這一趨勢,就是企業為大量且無法滿足的訂單所淹沒。

疫後》全球供應鏈重塑 

我相信疫情過後,全球供應鏈注定需要重塑。Deloitte對日本、南韓和台灣跨國公司進行了一項調查,發現日本有55%的企業已經或計畫將部分或全部業務移出中國大陸,在南韓和台灣的跨國企業中,比率更達到了78%和75%。

另外,數位供應鏈的發展將愈來愈快,它可以讓企業知道哪些供應商、網站、零組件和產品可能面臨風險。除此之外,更多企業會開始通過「隱藏」其核心供應鏈中的一個或多個備援網絡來應對斷鏈。

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企業必須嚴肅面對全球價值鏈的風險管理,並同步進行機遇與風險的權衡取捨,只會轉移工廠到成本較低的區域只是一個過時的戰術,跨國企業必須先有戰略,再談戰術;只有戰術沒有戰略注定會在疫情過後進退失據。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原文刊載於《聯合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