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產業創新 > 李立亨上海 > 看見《斯卡羅》!想到文創金融創投...

看見《斯卡羅》!想到文創金融創投...

發文時間: 2021/08/27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5,700+

文創產業有內容產業這個可見的「台前」招牌,它的「幕後」還有金融創投產業得同步發展。《斯卡羅》被熱議的同時,剛好提醒我們來想想文化創投的各種可能。

聽到「文化創意產業」這幾個字,我們會想到網飛(Netflix)和亞馬遜等頻道拍攝的影視作品,博物館和遊樂園還有延伸商品跟電玩,以及具有設計感的各種產品。

我們可以說,文創產業就是從生產到推廣到銷售,一條圍繞「內容」而生的上下游產業鏈。然而,這似乎只碰觸到「文創業台前」可見的產業部分,而忽略了「文創業幕後」隱性的龐大商機。

最近引起熱議的的公視節目《斯卡羅》,屬於文創產業當中的內容生成、推廣與傳播的一個絕佳案例。關於作品故事線與人設上面的討論,可能還會延燒一段時間。趁此機會,我們剛好可以來想想文化創投的各種可能。

斯卡羅劇照。圖片來自斯卡羅臉書圖/斯卡羅劇照。圖片來自斯卡羅臉書

文創產業的感性與理性

文化創意產業不像製造業或服務業有明顯的標的,它屬於投入時間週期長、主客觀估價不易、儲存與傳播費時費力等難度。然而,文創產業也擁有可以重複使用、可以持續延伸創造價值等特質。

文創產業工作者可能覺得自己投入心力跟回報不成正比,科技進步還會造成相關設備與能力的汰舊速度過快。然而,文創產業也因為內容本身的獨特性,可以迅速形成話題,吸引資金跟消費者的大量投入。

所謂的專業人士,往往需要突破練習「一萬小時定律」。東京奧運會場上那些表現激動人心的運動員如此,工匠、演員、設計師也大多是這樣走過來的。怎麼讓文創從業者的價值可以得到最大化,這需要理性思維跟操作才能得到保證。

編導製作《斯卡羅》的曹瑞原團隊還有製播的公視,已經有億元製作的工作經驗。他們知道怎麼緊扣觀眾的注意力,也知道怎麼協調完成不同文化工作者來如期完成作品——文創產業不僅要有感性的抒發,更需要理性的掌控並保持水準穩定。

斯卡羅劇照。圖片來自斯卡羅臉書圖/斯卡羅劇照。圖片來自斯卡羅臉書

文創金融的創投與擔保

金融是各行各業經營者都得打交道的行業,就算是個人工作室也會有報稅或融資的事情得接觸。所有的創新事業,都需要金融的服務,這同時也要求金融的發展必須與時並進。或者說,金融的發展甚至會倒逼創新事業的誕生。

文創金融跟地產金融或製造業金融一樣,都需要檢視財務報表、現金流管控、投資回收估算與週期的管理等手段來支撐。最大的差別點在於,文創金融的抵押物不容易確認,而需要額外去找到政府或合作企業的擔保。

大陸的文創金融,很多時候是依靠獲得土地(文創園區、配套空間等),還有經營者本身就擁有國有企業這樣的體質來支撐。日本的文創金融則是透過所謂的「製作委員會」,邀請地產商和媒體來做後盾。歐美等國的情形,則是製作公司本身就是大金主。

魏德聖導演團隊在十年前推出《賽德克・巴萊》時,就曾遇到文創金融的問題。近年來,文化部透過「文化內容策進院」等機構,已經開始在為台灣文化金融與創投的合作模式進行許多嘗試。所有創投都需要用心的團隊,可預期可量化的收益比,以及差異化的獨特產出——文創產業可以嘗試的,可以產出的還有許多可能。

賽德克巴萊劇照。圖片來自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臉書圖/賽德克巴萊劇照。圖片來自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臉書

文創基金的國內與國際

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有句名言說道:「人不能兩次走進同一條河流。」時代跟河流一直都在流動,每次踏入河流都是第一次,每次的河水都是新的,不一樣的。同樣的,文創產業的投資與交易,當然也會發展到國內與國際互動的那一天。

好的基金會尋找好的投資標的,網飛在幾年前就已經開始投資台灣的電視劇往海外輸出。這代表文創產業的經營者應該意識到,你要考慮到自己是屬於里長、區長、市長、還是總統級別的在要求自己的高度跟完整度。

里長選舉可能只需要3000人投票支持你,然後你去服務一萬人。市長可能需要找到15萬票,你得服務好50萬人才行。台灣文創產業目前大多是,小企業與微企業及個人為主。他們必定會成長,也必定有人會消亡。

台灣從1960年楊傳廣在羅馬奧運獲得第一面銀牌開始,到東奧累計獲得2金4銀6銅也花了一甲子的時光。關於台灣文創產業的發展跟茁壯,我們不怕沒有好成績,但也不能只是埋頭苦幹。甫過世的查馬克・法拉屋樂在《斯卡羅》裡飾演的角色「卓杞篤」,有句話說得特別好:「土地從來不拒絕任何種子。」

台灣文創的台前表現已經有不少亮點,這塊土地還會因為幕后努力而讓許多種子可以發芽的。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