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洪蘭台北 > 軍人節看阿富汗戰爭!善惡難定,但人與動物差在教育

軍人節看阿富汗戰爭!善惡難定,但人與動物差在教育

發文時間: 2021/09/03   文 / 洪蘭台北 瀏覽數 / 13,950+

一位以前在美國時的鄰居突然打電話來,拜託我去廟裡幫她兒子燒香,說她兒子在阿富汗當兵,她每天擔驚受怕,好不容易盼到拜登下令撤軍,想不到又發生自殺炸彈的事。

她生怕兒子是最後一個死在阿富汗的美軍,焦慮中想起小時候聽說中元普渡,7月鬼門關開,找替死鬼之事,便請我無論如何都要幫她,因為有拜有保佑,請神保佑她的兒子平安返國。

放下電話,我很感慨,一個從小隨父母移民到美國的媽媽,為了孩子,輾轉找到我的電話號碼來請託。唉!真是天下父母心。

我不懂人類為什麼要打仗?戰爭摧毀文明,使老百姓流離失所,所謂「寧為太平犬,莫作亂離人」,敘利亞戰爭時,那個死在沙灘上小男孩的影像怵目驚心,令人難以忘懷。相信所有人,只要想到戰爭會使你永遠看不到親人,就不會去發動戰爭。那麼為什麼戰爭還是不斷呢?

美軍撤離阿富汗。圖片來自U.S. Army Central臉書圖/美軍撤離阿富汗。圖片來自U.S. Army Central臉書

人類好戰的原因

洛克菲勒大學教授Donald Pfaff從演化神經生物學的觀點來尋找人類好戰的原因。他在《The Neuroscience of Fair Play》一書中說,人的腦中有善惡兩個相對抗的力量在制衡著我們的行為。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黃金法則(Golden Rule),它是道德的規範。

只要是人,都有恐懼心、攻擊性,但是也都有同情心和是非公平的觀念。當生存的資源足夠時,人的善容易出現,一旦年頭不好,飢荒時,惡的一邊就占優勢。

這個黃金法則是天生的,登錄在我們基因上頭,他舉了一個紐約地鐵車站的例子:一個在候車的黑人看到一個白人跌落月台,便立刻跳下去救他,那時火車已進站,他來不及爬回月台,只好將自己的身體覆蓋在那個人的身上,讓火車從他頭上三吋呼嘯而過。當記者問他,為什麼這麼勇敢,去救一個陌生人時,他說他根本沒有時間想,如果想到後果,他便不會去救了。

利他才是善行

這個想都不想的利他(altruism)行為顯示人性是善的,見義勇為是深藏在基因中的本能。台灣的野柳也發生過漁夫林添禎為了救一個落海的學生,捨了他自己性命的憾事。

這善惡兩種力量都是演化來保命的,動物要生存便要爭地盤、爭交配權,但是另一方面,與人為善,一起合作才能增加存活的機會。一般來說,善的力量比較大,側隱之心是連動物都有:如果一隻猴子去拿葡萄乾吃會使隔壁籠子裡的猴子被電時,牠會克制不食,雖然牠24小時未進食是很餓的。但是人在荒年時,會鋌而走險。

三隻飢餓的黑猩猩看到一隻落單的黑猩猩時,會兩邊包抄,第三者從中間下手將牠擊斃分食,尤其有母猩猩懷孕需要蛋白質的時候。

人與動物的區別在於教育 

所以如何平衡人心中這兩種善惡力量,是想要維持世界和平必須著力的地方。拋開腦中荷爾蒙等因素不談,人跟動物的「幾希」就差在教育上,教育使人超越動物的本性,將自私心和攻擊性昇華,使貪婪的惡減弱。

阿富汗政府如果能肅貪,把錢用在蓋醫院、建學校、提升老百姓生活上時,神學士也不可能勢如破竹般的席捲整個阿富汗,讓美軍逃之不及了。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原文刊載於UDN,經作者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