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 疫情下的陪病子女,能回報父母的操心煩惱嗎?

疫情下的陪病子女,能回報父母的操心煩惱嗎?

發文時間: 2021/09/11   文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瀏覽數 / 11,600+

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病人住院多了幾項新規定,不只是病人住院前需要採檢陰性,連陪同的照顧者也需要採檢陰性才行,也因為新冠肺炎PCR檢驗耗費的人力物力成本不小,因此健保只幫大家負擔病患以及一位照顧者的檢驗費用,如果有第二位照顧者,就必須自費採檢,也因此在急診現場的我們會看到一些無從評論對錯,卻讓人心頭悶悶的畫面。

搶著陪病的爸媽

那天晚上值班,趁著病人略少的空檔,我拿著水壺到小兒科區裝水,聽到護理師小文跟小朋友家長的對話。

小文說:「爸爸媽媽,小朋友的情況醫師評估之後需要住院唷,不過現在健保只給付一位陪病者的採檢費用,請問你們是哪一位要採檢呢?」

接著就聽到男聲問說:「請問一定只能一個人陪病嗎?我們可以兩個人嗎?自費也沒關係唷!」

跟著就是另一個女聲問:「是啊!護理師,我們可以自費的,可以讓我們兩個人陪病嗎?」

小文於是說:「可以唷,不過第二位要自費好幾千喔!」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可以的。」小朋友的爸媽同聲急切地說著。

理該是溫馨的畫面,但我想起了剛剛跑到行政櫃檯吵鬧的內科病人家屬,只覺得有些哀傷。

等看護的兒子

那是一個80多歲的阿公的兒子。阿公因為肺炎需要住院,已經在急診待床好幾天,好不容易等到床了,只差陪病者的PCR採檢結果出來就可以上去病房住院了,現在卻因為這個理由,阿公得在急診繼續待著。

負責行政的護理師君均姊耐著性子問阿公的兒子說:「先生,阿公現在已經有病床了,你們真的不考慮一位家屬先採檢,讓阿公先上去住院嗎?」

阿公的家屬毫不客氣地說:「我們一個人先陪阿公上去住院,那公費採檢的名額不就被用掉了,看護來之後,我們豈不是要幫他付採檢費用?不行不行,我們要等到看護來才要住院!」

爸媽、子女陪病的情形大不同。圖片來自unsplash by Olga Kononenko圖/爸媽、子女陪病的情形大不同。圖片來自unsplash by Olga Kononenko

君均姊解釋說:「可是疫情期間,很多看護都不想來急診工作,所以現在急診的看護非常難請,從阿公確定要住院那天,你們來登記要請看護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幫你們聯絡看護公司了,但到今天都還是沒有看護可以來照顧阿公啊!這樣等下去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是不是我們先一位家屬採檢,陪同阿公上去住院,病房的環境比較舒適,這樣對阿公也比較好?而且病房的病人也會比較容易請得到看護喔!」

沒想到阿公的家屬鐵了心的說:「不行,我們才不要自費出這個採檢的費用,我們就等你們的看護來再上去住院。」

「先生,如果您堅持這樣的話,那這張病床我們可能得先讓給後面病患跟家屬都已經完成採檢的病人那去住院了!」

「沒關係,那就讓他們先上去住院,我們等有看護再住院。」阿公的家屬說完就氣沖沖地走掉了。

家屬為了等看護,不願讓阿公上去住院,而在急診等待,僅為情境配圖。遠見張智傑攝影圖/家屬為了等看護,不願讓阿公上去住院,而在急診等待,僅為情境配圖。遠見張智傑攝影

等阿公的家屬走遠之後,君均姐忍不住無奈的說:「明明就有床了啊!家屬還好幾個,就是沒有人願意採檢陪阿公上去住院,讓老人家就這樣躺在急診,真的好嗎?我已經遇過好幾次病人家屬都這樣了,聽其他學姊說他們也遇過好幾個,不管怎樣就是不願意先有家屬採檢讓病人上去住院,堅持要讓病人在急診等看護,這樣真的有比較好嗎?

自費採檢他們平均下來一個人也才幾百塊而已,而且在看護來之前,他們還不是得自己在急診顧病人?再況且難道病人上去住院後,他們都不打算去看他們自己的爸爸媽媽嗎?雖然醫院規定是家屬來院照顧病人兩小時內可以不用篩檢,但是這些家屬也從來沒問過如果他們之後想來看病人要不要篩檢啊!難道真的只打算把爸爸媽媽丟給看護負責照顧,都不來看、不來關心病情嗎?」

看護再好也沒辦法代替子女

雖然知道小朋友生病時會很需要爸爸媽媽在身邊照顧,也比較不適合讓陌生的看護照顧,不過老人家生病的時候,儘管他們的生活自理能力可能比小朋友好一些,儘管看護的照護能力可能比毫無經驗的家屬好一些,但家人的關心與陪伴對他們來說依然非常重要。

現代人已經不時興「養兒防老」這套說法了,但看到父母對幼孩生病時極力付出的關愛,再對照子女在父母生病時的反應,還是會令我唏噓。

當然,這或許是因為現代人都生得少,工作壓力又大,不容易請假照顧爸媽的關係,就像也有學長曾經對我說過:「學妹,你如果有遇到認真照顧病人的看護,記得要把他的名片留下來,因為我們啊!都屬於那種爸媽生病自己卻不能親自照顧的人,能做的也不過就是幫他們找個好一點的看護,然後盡量在工作有空時去看他們。不過要記得,不管怎樣都要來看他們,就算五分鐘、十分鐘也好,因為看護再好也是沒有辦法代替我們在爸媽心中的地位的!」

疫情期間或許探病、進出醫院都不像過往那般自由,但能不能,為人子女的我們在這段期間還是盡力多給爸媽一些關心、一些體貼,就當作幼時他們也曾經為我們操心煩惱的回報?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外傷與重症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