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丁學文台北 > 美國繁華已落盡?還是未完待續...

美國繁華已落盡?還是未完待續...

發文時間: 2021/09/14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3,250+

20年前,當時的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拜登,在911發生後的10月志得意滿的公開表示美國軍隊成功占領了阿富汗,並順利完成了導彈襲擊沒有辦法完成的任務。他還向全世界宣示新共識已經形成,美國得到了全球其他國家的支持。

如今,20年過去了,這個世界不但和當初那個拜登想的截然不同;更諷刺的是灰頭土臉的讓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竟然就是當年那個拜登。而美國現今呈現出來的潰敗、分裂和粗糙,還讓像中國這些與美國對峙的國家猶如撿到了一把槍,紛紛大聲表示:現在已經到了由其他國家來重塑國際體系的時候了。

是的,在這期美歐版本的封面設計上,《經濟學人》在戰火煙硝的背景前面,巧妙的以紐約被炸毀的雙子星世貿大廈拼出的911,提醒我們這個事件已經屆滿20週年。下面有著一排翻白的補充文字:「America then and now 美國的過去與現在。」

《經濟學人》封面。圖片來自The Economist臉書圖/《經濟學人》封面。圖片來自The Economist臉書

《經濟學人》利用文章內容帶我們重新回顧了2001年9月11日的慘痛記憶。911事件後的美國嘗試向外重塑新的全球秩序,但今天的我們卻清楚看見了美國再次改弦易轍,決定把這個外交政策拋棄在阿富汗喀布爾機場的跑道上。

拜登表示,從阿富汗撤軍是為了「結束一個遠距離戰爭的時代」,但這個粗糙舉動確實讓美國的盟友尷尬萬分,讓討厭美國的國家一時之間欣喜若狂。

拜登結束遠距戰爭,卻傷了盟友

《經濟學人》認為就此咬定美國已經衰落有些言過其實,當年越南西貢的淪陷並沒有進一步導致西方在冷戰的失勢。美國當然有很多的缺陷,包括眾所周知的種族分裂、龐大債務和破舊基礎設施,但其在許多方面的能力仍然完好無損。

我們看見它在全球GDP的份額仍然高達25%,其實與1990年代相去不遠。它在科技和軍事力量的領先仍然不可小覷。儘管公眾輿論已經轉向內縮,但與1930年代的孤立主義相比,美國的全球利益仍然繫於現在的全球化。更不用說美國擁有的900萬海外公民、3900萬個貿易支持的工作崗位和33兆美元的外國資產,一個開放的世界對美國仍然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拜登主義的首要原則是堅持外交政策必須為美國的中產階級服務。拜登認為美國在海外所採取的每一個行動,都必須考慮到美國的中產階級工薪家庭。 貿易、氣候和中國同時都是美國關注的重要問題。從某種意義來說,這是顯而易見的:所有國家現在都在為自己國家的長期利益而努力,而安內才能攘外更是所有國家的共識。

然而,拜登的中國政策與川普的非常相似,都有一系列的關稅壁壘和關於零和競賽的言論。他知道對中國的敵意是將國會和公眾團結在一起的唯一方式:45%的美國人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敵人,而2001年時這個比例只有14%。

美國內憂恐比外患嚴重,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by Brett Sayles圖/美國內憂恐比外患嚴重,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by Brett Sayles

阿富汗撤軍》美國走向衰落 

我的想法?執教於美國Princeton大學的政治學家Aaron Friedberg就表示:「對中國而言,阿富汗撤軍只是證明美國正在走向衰落的又一明證」。是的,反恐戰爭當然沒有取得美國當初滿口仁義道德宣示的結果。

美國不僅在嘗試灌輸其價值觀的國際秩序上遭遇了滑鐵盧,更讓自己的官方機構及民間機構,在一系列的混亂、疲憊、恐懼加上黨派鬥爭中變得越來越弱。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資深研究員Stephen Wertheim也表示:「通過大規模軍事行動改造其他國家的時代已經不復存在」。

今天的美國所面對的更緊迫問題,已經變成來自自己國內的威脅。近年來,美國的民粹主義力量一直在不斷增加,並在川普及右翼勢力的推波助瀾下形成了一個內縮的保護主義力量。

美國國家情報辦公室在今年3月發布了一份報告提出警告,他們相信美國國內的暴力極端主義絕對是一個更高級別的威脅。

拜登任何一個在美國國內的錯誤都有可能讓他的外交政策窒礙難行。美國需要找到一種新的方式去和中國共存,並在不同領域與中國展開新一輪競爭。

誠然,外交政策既可能隨時受到突發事件的影響,也會受到戰略的刻意指引,但拜登必須在這個多變的時代學會更加靈活的外交斡旋,但不要妄想一個受制於國內緊張情勢的美國外交政策,有可能重振自己再次領導這個世界的主張。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兼總經理)

(原文刊載於《經濟日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