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說好中共故事(上)沒有鄧小平!中共無今日

說好中共故事(上)沒有鄧小平!中共無今日

發文時間: 2021/09/16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4,500+

本文分上、中、下三篇,核心思想是期望中共繼續推升鄧小平一代啟導的維新變制、改革開放。

7月1日,中國共產黨百年黨慶大會在天安門舉行。開場前,以《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一曲合唱暖場,穿雲入霄。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村村流血、戶戶鬥爭,造成上百萬人非自然死亡的土地改革」、「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引蛇出洞的反右整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土高爐大煉鋼」、「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人民公社」、「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活活餓死4000萬人的大饑荒」、「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文化大革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數千萬人被戴帽插牌遊街」、「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劉少奇橫死及林彪墜機」、「沒有共產黨就沒有四人幫」…。

中共一直說「說好中國故事」,但必須先「說好中共故事」。百年黨慶就是要做這件事。

習近平談話的主軸是「中國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但從前述中共的斑斑史實,可見在這「站/富/強」的三部曲中顯然遺漏了一些重要的過程。整個故事的發展應是:「中國站起來/跌下去/醒過來/爬起來/富起來/強起來。」

中共跌下去/醒過來/爬起來 

說好中共故事,必須說好「跌下去/醒過來/爬起來」的過程,不能閃避。

習近平黨慶談話要群眾思考「我們為什麼能夠成功?」但他顯然閃避了更應記取「我們為什麼曾經失敗到幾乎亡黨亡國?」不弄清楚為什麼「跌下去」,就忘了是怎麼「醒過來」的,更不知道是怎麼「爬起來」的。

中共正在重整已經錯亂不堪的政治譜系及道統。如今的決定似乎是返祖馬克思毛澤東。毛澤東曾說「我是秦始皇加馬克思」,則展開後的馬毛譜系傳承應當就是:秦始皇→李自成(看昌平的英雄銅像)→洪秀全(以上二人皆毛師法的農民革命先驅)→孫中山(中共自詡為最忠實的繼承者)→馬克思→列寧→斯大林→毛澤東→鄧小平→習近平。 

鄧小平一代的改革開放使中共與中國「醒過來/爬起來」。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圖/鄧小平一代的改革開放使中共與中國「醒過來/爬起來」。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從這個譜系看,毛澤東與鄧小平的繼替是中共命運的主要拐點。毛澤東真正的成就在領導內戰勝利,使「中國共產黨站起來了」。但當他死時,幾乎已亡黨亡國,「中國」其實終毛澤東也沒有「站起來」。因此,毛澤東的中共歷史,其實是「我們為什麼曾經失敗」的歷史。失敗於他的馬克思、列寧、秦始皇、洪秀全,終使中國「跌下去」,重跌得幾乎亡黨亡國。

鄧小平一代的維新變制是歷史的拐點。由於葉劍英、汪東興等人組織的懷仁堂事件,與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等引領的改革開放,摸著石頭過河,逐漸使中國「醒過來/爬起來/富起來/強起來」。而鄧小平一代之所以能成為「我們為什麼成功」的主要原因,就是好不容易地以「不論黑貓白貓/不論姓資姓社」,甩掉了馬克思、毛澤東、秦始皇、洪秀全。

沒有鄧小平,就沒有毛澤東 

習近平黨慶談話:「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一招。」這是承認了鄧小平是中共命運的拐點。

但是,眼前面對的景象卻是:中共因為馬毛譜系而「曾經失敗」,如今竟回過頭去欲以馬毛譜系解釋「我們為什麼成功」,甚至表態要返祖馬克思毛澤東。寧非怪事?

其實,從前述政治譜系看,甚至可以說:沒有鄧小平,就沒有毛澤東。

前述毛澤東死亡時已呈亡黨亡國的危機,若非葉劍英、鄧小平等力挽狂瀾,恐怕中共已經敗亡,則如何還有今日的毛澤東?而毛澤東尚倖存於今世,直接原因亦是鄧一代對毛的「七三開」,這其實是中共要續命的高明政治技巧,但若因毛澤東並未被鞭屍,就把「我們為什麼成功」歸功於毛,這就失去了理智。

習近平黨慶談話九度提到「以史為鑑,開創未來」。中共今天最大的課題即在:應當如何以馬克思與毛澤東的歷史「為鑑」?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圖/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毛的歷史評價被歸於希特勒及斯大林一類。但毛與斯的身後處境與希特勒不同。希特勒的「雅利安治理」在內政上其實頗有績效,但因他侵略異國、屠殺異族,所以被世人視為人魔。而毛與斯皆主要在國內造孽,因此世界罵名不如希特勒。唯若就對內的殘暴來說,希特勒則遠不如斯毛,而斯又不如毛。

然而,如今德國已與希特勒完全切割,斯大林在俄國也面對清算,只有毛澤東反而好像是牆倒眾人扶。

日本將為國戰爭的國際戰犯入祀靖國神社,世人議論。中共卻以在思想及方法上對內枉法亂政至此地步的毛澤東為靖黨的精神象徵。這豈能天長地久?甚至,這究竟是聰明還是愚笨?

中共的治理走到今日地步,可謂相當成功。但要解釋「我們為什麼能夠成功」,卻面臨兩條路線的選擇:一條是主張成功來自馬毛譜系,塗抹去「曾經失敗」的種種浩劫,並宣示未來仍以馬毛為指引。

馬毛「跌下去」、鄧小平「醒過來/爬起來」 

另一條是認知馬毛曾經「跌下去」,是因鄧小平一代的改革開放使中共與中國「醒過來/爬起來」,並以此證明中共是一個知道反省,能夠自我糾錯甚至脫胎換骨的政黨。

鄧一代之所以能「醒過來/爬起來」,正因擺脫了馬毛的綑綁。當時的拐點出現在中共否定了「兩個凡是」、「以階級鬥爭為綱」、「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論」、認定文革是「由領導者(毛澤東)錯誤發動的,給黨及國家和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是「十年浩劫」,也是「一全局性、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總結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鄧一代給毛澤東「七三開」,功七罪三,唯毛的評價早在「七千人大會」已作成是罪七功三。但是,保住毛澤東畢竟是整體權謀操作的一部分,卻絕不構成應當洗白毛澤東、返祖毛澤東的理由。

毛澤東對中共及中國的傷害皆是鐵板釘釘的歷史事實。因此,如今種種迎回毛澤東,粉飾文革的修史動作,皆猶如出土後才長出新芽的馬鈴薯,都是變造加工的假歷史。

今天的中共,即使前半截成自毛澤東,但也幾乎毀於毛。後半截能活下來,且能活到今日的精彩,卻是成自鄧小平「迷途知返/改革開放/起死回生」的一代。

用鄧小平來說中共故事,遠比用毛澤東說中共故事有活路。習近平說「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一招」,還必須加一句話:「鄧小平是決定當代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一人。」

沒有鄧小平,中共沒有今天,沒有毛澤東,也沒有習近平。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1年8月29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