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張曼娟台北 > 花開有時,花落有時

花開有時,花落有時

發文時間: 2021/09/17   文 / 張曼娟台北 瀏覽數 / 8,350+

以前的學生致遠在臉書上找到我,問我是否還記得他?當年在大學教書辦活動,他是很可靠的幫手,組織力強,勇於任事,我當然記得他。

我們就這樣有了聯繫,有時候互相問候,或是分享一些生活感受。前陣子他和我說起自己很難受的一件事,他和哥兒們大徐從高中就是死黨,大徐是那種眾星拱月型的人物,做起事來卻常虎頭蛇尾,都是靠致遠收拾善後。他結婚時,致遠是伴郎;他離婚時,致遠幫他談判贍養費,不僅如此,還陪他度過那段低潮期。

然而,漸漸的,致遠覺得自己只是大徐的工具人,當他遇到挫折或沮喪,想要找個人聊聊,大徐不是沒時間,就是敷衍了事。當他們聚在一起,只是聽著大徐不斷吹噓自己的女人緣和傑出優秀,致遠想要說說自己的父親心臟病發作猝逝的事,大徐不耐煩的打斷他:「不要這麼煞風景好不好?」

年紀愈大,愈難交到朋友嗎?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圖/年紀愈大,愈難交到朋友嗎?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致遠錯愕到無法反應,「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做什麼?」瞬間抽離,過往一幕幕從眼前滑過,感覺荒謬,進而哀傷。其他幾個朋友也有些尷尬,只有大徐繼續高談闊論。致遠起身上廁所,而後默默離開餐廳,在心裡與大徐告別了。「到底是我從沒看清他?還是他改變了?」致遠問我。我知道他是重感情的人,其實捨不得這段情感,但是又已無能為力。他問我:「是不是年紀愈大,愈難交到朋友了?」我對他說:「看你想要結交什麼樣的朋友吧。」

君子之交淡如水,惺惺相惜才是真朋友 

我是一個不容易交朋友的人,每當有製作單位邀約我上電視訪談,並提出同時邀請一、兩位名人好友一起聊聊,請我提供名單時,總是一陣空氣的凝結和沉默,而後想盡辦法推掉。事實的真相是,我只有少數的朋友,不管是不是名人,我們的相處都是低調而珍貴的。隨著年紀增長,遇見的則是成熟的朋友,不再有占有欲或比較心,只是真誠的讚賞著彼此走過的路;付出的努力,終於成為現在這樣的人。

這兩年認識一位新朋友,我們的生命歷程極不相同,年輕時就算遇見也不會成為朋友,中年以後相遇,卻自然流露出惺惺相惜,真的是「相見不恨晚」。每回我有新書出版,朋友總是捧場購買許多本,送給親朋好友。拿到書的人對她說:「下回請曼娟出來吃飯嘛,大家聊聊天。」朋友回答:「如果為了證明我們是朋友,就把她叫出來吃飯,我也沒資格當她的朋友了。」一口回絕,毫不糾結,我知道這個朋友是長久的了。

花有盛放時,也有凋落日,都是自然。有些朋友不期然的走入你的生命,有些朋友漸行漸遠成為了陌生人,這也是自然。每當一朵花凋落,便是另一朵花的盛開。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作家)

原刊載於遠見雜誌2021年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