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賴珩佳雅加達 > 兩月內確診驟降5萬例!世銀:向印尼學習什麼?

兩月內確診驟降5萬例!世銀:向印尼學習什麼?

發文時間: 2021/09/23   文 / 賴珩佳雅加達 瀏覽數 / 24,150+

日前世界銀行(World Bank)發文「印尼的新冠疫苗注射已達一億劑,我們可以向之學習什麼?」(Indonesia has passed 100 million Covid-19 vaccine doses. What can we learn?)兩個月前因為疫情嚴重被媒體稱為「第二個印度」的世界第四大人口國印尼,截至8月底全國新冠病毒疫苗注射已達一億劑的里程碑。 

印尼新冠疫苗注射已達一億劑,圖為當地民眾施打情形。圖片由賴珩佳提供圖/印尼新冠疫苗注射已達一億劑,圖為當地民眾施打情形。圖片由賴珩佳提供

現今全國仍以每天施打超過120萬劑疫苗的速度繼續推動疫苗普及率,每日施打疫苗量能相較於今年5月增加10倍之多。以首都雅加達為例,成人的第一劑疫苗覆蓋率已達100%(全國比例為39%),第二劑也已到達83%(全國比例為22%)。12~17歲青少年第一劑疫苗接種率已達87%,完整接種兩劑疫苗的也已到達70%。

疫情高峰》單日確診超過五萬例 

全國確診數由兩個月前嚴峻時的每日超過5萬例降至近日的每日3000例以下,首都雅加達的確診數也由當時的每日破萬例,驟降至現今每日約200例。相較於其他東南亞國家,疫情控制有了顯著的成效。

如同世界銀行提及,這樣的成效首要歸功於印尼政府能及早認知疫苗覆蓋的重要性,並在全球疫苗短缺的情況下,確保能連續獲取充足無虞的疫苗。即便如同台灣所思,印尼也冀能自行發展本國疫苗,不同的是,印尼政府或大量採購、或用外交手段、經濟策略談判獲取歐美日各國疫苗援助。

同時早在半年前即開始鼓勵民間企業自行對外採購疫苗,若企業成功採購,即可供給該企業員工與家屬等優先施打,種種政策讓印尼至今獲得源源不絕的疫苗供應。

印尼在政府與民間共同努力下,短短數月提高疫苗施打量能多達10倍。圖片由賴珩佳提供圖/印尼在政府與民間共同努力下,短短數月提高疫苗施打量能多達10倍。圖片由賴珩佳提供

政府民間努力下,疫苗施打提升10倍

於此同時,政府與民間共同努力,在短短數月間,疫苗施打量能提升10倍之多。除了政府安排疫苗施打之外,民間企業也多自尋與醫療機構及公共區域(如購物中心、商業大樓內的公共空間等)合作,鼓勵敦促民眾施打疫苗。

以個人經驗為例,集團企業中的飯店與大樓已多次與當地市政府合作,無償提供場地、人力、物力以幫助加速當地民眾施打疫苗,並提供抽獎獎項(如防疫用品、電子用品、免費飯店住宿卷等等)以此為鼓勵。

有別於在世界中歸屬富裕的台灣政府,印尼政府的財政光是提供已達施打疫苗年齡的人民免費兩劑疫苗已是重中之重,更不可能如歐美國家給予任何實質獎勵。來自民間自發的力量,令人動容。政府指引了正確的大方向,與民間攜手一起努力,實是國家與人民之福。若反其道而行,上下交相賊,累積的民怨將是災難的開始。

幾年前台灣政府大力推行「新南向政策」,「教育」為其中重要的一環,盼能吸引東南亞各國學生到台灣就學,一方面可稍微舒緩台灣少子化對教育機構與體系帶來的衝擊,更長遠的企盼是但願來台就學的學子,藉著這段青春美好的學習歲月,能讓他們在情感上或實質上與台灣有所連結,對於成年後的就業,或可擔任所處的該社會與台灣間的橋樑,或可續留台灣,成為台灣與原屬國的溝通管道,關於台灣的文化與記憶,勢必成為他們生命中重要的養分。

當地飯店與市政府合作,無償提供場地、人力、物力,加速提高民眾施打率。圖片由賴珩佳提供圖/當地飯店與市政府合作,無償提供場地、人力、物力,加速提高民眾施打率。圖片由賴珩佳提供

境外生返台就讀難 

最近由於台灣本土疫情趨緩,指揮中心宣稱開放境外生返台就讀。原本為好事一樁,但若以來自印尼欲赴台的學生為例,即便駐印代表處核發學生簽證,但是印尼與台灣直航的國籍航空公司至今仍是完全停飛。學生必須經過第三國如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轉機。又即使取得機票,按照指揮中心規劃,來自高風險區的所有學生一率入住集中檢疫所。

境外生預估超過一萬名,但集中檢疫所共提供1500床位,每所大專院校需為本校生搶床位而不可得的狀況時有所聞。疫情下沒有國籍直航航班、國際班機減班、又得排隊才得以申請入住檢疫所、隔離14+7天後,境外生抵台赴校園,恐怕已不是準備開學,而是將近期中考了。

疫情中心的嚴格規定當然有其必要性,誰都不願疫情有破口,誰也不敢為破口負責。只是當有此政策宣布,卻完全沒有相當配套措施,徒增困擾。原本要廣納學子的美意,卻反而讓境外學子看到台灣決策的粗糙、政府部門間的不協調,實在是可惜。

印尼仍列高風險地區 

又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如若以可轉機的馬來西亞為例,全國約3000萬人口,至今每日確診仍維持一萬5000例以上,相較於印尼為2.6億人口,每日確診已降至3000例以下,印尼仍被視為高風險地區,但馬來西亞卻不在高風險之列,不知是否疫情中心的「滾動式調整」滾輪圓周時間較長?又或是有其他特殊考量?真不是一般老百姓可以揣測而知。

新冠疫情讓各國的政治人物或多或少都藉之操弄,只要整體大我利益仍高過少數人的小我利益,人民大概也會睜隻眼閉隻眼。例如印尼社會也曾質疑某些政治人物的防疫政策與國家策略,但當疫苗普及、疫情獲得控制,大多數人民生活好轉,這些質疑也就隨之淡化。台灣政治人物喜歡到廟宇祈求上天庇佑「國運昌隆」,殊不知民意即為天,國運就操之在手,何須遠求?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資產物業管理公司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