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蘇宏達台北 > 後梅克爾時代的西方

後梅克爾時代的西方

發文時間: 2021/10/10   文 / 蘇宏達台北 瀏覽數 / 7,300+

德國大選後,梅克爾即將優雅卸任。回顧過去16年,她成功帶領歐盟度過重重危機,捍衛西方民主走過民粹狂潮,同時把德國建造成一個富裕、強大又慷慨的歐洲領袖和世界大國,遂取代了傳統的美英法領袖,擎起全球自由主義的大纛。

來自東德牧師家庭、德國統一後由學術界踏入政壇,梅克爾竟能承繼大統,執政16年,在在顯現德式民主的優越。

梅克爾執政長達16年,如今優雅卸任。圖片來自Flickr圖/梅克爾執政長達16年,如今優雅卸任。圖片來自Flickr

回顧二戰以來西德和德國歷任總理、政黨領袖,無一屬官二代,每位都是從專業出發踏入政壇,然後攀登頂峰。德國的選舉花費有嚴格限制和管控,大大降低從政的財力門檻。

因此,德國政黨真正發揮為國舉才的功能,而非派系分贓的黑箱,才讓無勢無財的梅克爾出線。此外,德國屬聯邦制,加上多黨又必須組織聯合政府,不斷協商往來遂成為所有領袖的必備能力,反而不過份凸顯個人魅力,有利調和鼎鼐的梅克爾脫穎而出。

在全球民粹狂潮下,儘管德國也出現極右派政黨和反移民勢力,但始終無法坐大,也未出現狂人領袖、川粉暴動和公投脫歐的政治暴走。梅克爾當權時期,處理內部紛爭,堅持恪遵憲法,拒絕濫用公權力。金援紓困南歐時,她靜待德國憲法法庭針對該政策是否違憲的判決;面對極右派崛起,她拒絕任由憲法保衛局(BfV)以國安為名,解散該政黨;在恐攻高峰時,她仍然反對政府透過網路監控人民通訊,堅持個人自由不可侵犯。

率領歐盟挺過危機,擅長建立架構降低緊張 

梅克爾的成就也證明梅式風格和歐式外交的價值。2005年以降,歐盟危機挑戰不斷,但在梅克爾領導下,歐盟不但克服困難,且脫胎換骨、益見茁壯。她主導下,歐盟更從自身統合經驗發展出以「多邊、和平、對話」為原則的歐式外交:堅持最大限度不訴諸武力,也不求立即且全面解決問題,而是建立架構納入所有利害關係國,有效降低緊張、限縮危機,先達到有限目標,再逐步尋求全面解決方案。

國際和歐洲事務上,梅克爾不單獨強出頭,始終結合法國與其它領袖共同領導,同時多方對話。歐債危機中,她組建以德法為核心加上荷蘭北歐等國的集體領導,同時協調與受援的南歐國家建立南北對話,逐步尋求解方。烏克蘭危機中,她深知波蘭的不安,因此邀波蘭與德法組建「威瑪三角」,集體與普丁談判。

外有中國大陸快速崛起、俄中交好,內有民粹掣肘、社經動盪,後梅克爾時代對西方的挑戰是:誰來承繼領袖大位,扛起捍衛自由、憲政民主和多邊合作的大旗呢?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