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洪蘭台北 > 放下的藝術

放下的藝術

發文時間: 2021/10/07   文 / 洪蘭台北 瀏覽數 / 6,850+

一個向來開朗的朋友最近總是眉頭深鎖,原來相知30年的朋友突然不跟她說話了,也不解釋原因,令她非常難受,茶飯不思。 

我立刻告訴她不要折磨自己,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對大腦是個懲罰,我們大腦有個天性,對不合理的情形會找理由把它合理化(就是所謂「認知失調」),同時管記憶的海馬迴會不停反省自己,想找出得罪人的原因。牛角尖鑽下去會嚴重損害她的健康。我叫她趕緊「放下」,日久見人心,讓時間來解開這個結。不幸的是,朋友是人生快樂的泉源之一,每個人都需要別人的認同和接納,她放不下來。

這使我很感慨,人需要朋友,所以溝通技巧很重要,但總被忽略。學校有語文課,卻很少教如何委婉不傷人表達意見,使原可幫助的「友」成為對抗的「敵」。

朋友是人生快樂的泉源之一,每個人都需要別人的認同和接納,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圖/朋友是人生快樂的泉源之一,每個人都需要別人的認同和接納,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溝通是藝術,需要高度同理心。中學時,老師說鍾子期死後,伯牙沒有知音不再鼓琴。當時很好奇,什麼友誼才叫知音?為何這種朋友會「心有靈犀一點通」?

最近因為新儀器的出現,現在可以直接看到心靈契合的大腦情形。這個儀器叫做「功能性近紅外光譜儀」(fNIRS),是利用血液對600-900NM近紅外光(Near Infrared)的散射性來偵察大腦的活動。它跟核磁共振很相似,也是計算大腦中帶氧血紅素和去氧血紅素的差別,但是它無噪音,又輕巧容易攜帶,最重要的是比核磁共振便宜,因此現在很多實驗室都有這個設備,利用它允許稍稍移動頭部的好處來窺視大腦的活動。

人生免不了有缺陷,緣盡就散吧! 

有一個實驗是給孩子和大人(父或母)都戴上fNIRS的電極帽,然後記錄他們一起玩遊戲或親子共讀時大腦的情形。結果發現當他們很有默契(即親子互動良好)時,他們前額葉內側皮質的腦波一致性很高,幾乎是同步的(這個叫作coupling),但是孩子坐在媽媽身上,沒有和媽媽眼睛接觸,而是觀察媽媽和別人說話時,他大腦和媽媽的同步性就差很多。研究發現兩人的同步性愈高,溝通效果愈好,孩子學習的效果愈強。

這個同步性應該就是現在年輕人說的「來電」。想不到它竟真的有大腦電流的真實性:兩人大腦同步(synchronize)時會出現知己的感覺,當雞同鴨講時,大腦就各走各的路了。

清初,納蘭性德有首詩,「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心人易變」,人本來就是會變的,有緣就在一起,緣盡就散吧!人生免不了有缺陷,不妨還諸天地,不受擾。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原刊載於遠見雜誌2021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