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蔡鴻青台北 > 挺過法國大革命與世界大戰,這家法國企業寫就300年傳奇

挺過法國大革命與世界大戰,這家法國企業寫就300年傳奇

發文時間: 2021/10/25   文 / 蔡鴻青台北 瀏覽數 / 7,650+

法國最長壽的百年企業溫德爾(Wendel),其家族面對接踵而至的危機:兩次世界大戰、國有化、多次接班危機,以及多次金融海嘯,仍䇄立不搖的祕訣是什麼?

溫德爾(Wendel)是法國最長壽的百年企業,有長達317年的歷史,目前市值62.45億美元。某個角度來說,溫德爾應該是全球絕無僅有的最長壽成功家族案例。它在兩次世界大戰及法國國有化浪潮後仍屹立不搖,目前家族成員超過千人,公開上市並擁有52.4%的投票權,37.6%股權。它從工業巨頭轉變成投資公司的發展過程,或可提供企業家另外一個思考永續的面向。

鋼鐵工業起家的平民貴族

故事要從馬丁.溫德爾(Jean Martin de Wendel)說起。1704年,馬丁用妻子娘家的錢,從路易十四手中買下洛林(Lorraine)的鍛造廠及煉油廠。鋼鐵鍛造是武器的根基,也是皇家特許業務,收購這個特許資產,讓溫德爾家族取得貴族身份,也讓家族與執政者關係緊密。洛林位於法德邊境,這註定了溫德爾家族的命運,百年來必定受德法政府所牽動。

二代遺孀瑪格麗特是洛林區財務大臣之女,事業在她兩個女婿的經營下奠定基礎,然而溫德爾家族在法國大革命中失去了一切。瑪格麗特的孫子弗朗索瓦.溫德爾(Francois de Wendel)在1803年拿破崙大赦後,賣產舉債,從法國政府手中買回資產,並於1825年再度發揚家族事業,成為法國第三大鋼鐵廠。

家族控股的開始

弗朗索瓦英年早逝,隨後由遺孀約瑟芬接手掌權47年,在她兩個兒子先後去世後,只剩孫子接班。面對接班危機,約瑟芬於1871年創建了一個合夥控股公司,持有洛林的鋼鐵工業及房地產,規定只能由弗朗索瓦後代擁有。第一批股東是她的孫子和孫女,姻親被排除在外,但可參與公司管理,股權只能在家族內部交易。

普法戰爭後,洛林被德國吞併。一戰期間,溫德爾家族的工廠被沒收,而且被嚴重摧毀。戰後,溫德爾家族使用戰爭賠款及家族儲備金重建,但短暫的復甦,隨著19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及第二次世界大戰,又遭到破壞。戰後,溫德爾家族於1975年再度躋身行業龍頭,生產了法國72%的原鋼,並成為歐洲鋼鐵業領導者。但隨之而來的石油危機,撼動整個歐洲工業,也讓家族再次瀕臨危機。

溫德爾從工業公司轉型為控股集團,再轉型為投資公司。圖片截自Wendel官網圖/溫德爾從工業公司轉型為控股集團,再轉型為投資公司。圖片截自Wendel官網

被迫國有化是重組轉型的開始

1978年的大重組是近代家族的轉折點。石油危機後,鋼鐵業成本居高不下,深陷虧損。1976年起,法國政府推動資產收歸國有,保守派政府將國家對鋼鐵業的貸款轉化為股權,從而獲得了該公司90%的控制權;後來在未向溫德爾家族支付任何補償的情況下,又拿到了剩餘的10%股權。

於此同時,當時的家族掌門人塞利爾[Ernest-Antoine Seillière,芮妮.溫德爾(Renée de Wendel)之子]也正進行重大的重組計畫,做為被徹底清算的替代方案。他創立的控股公司Marine-Wendel持有兩個資產,將所有鋼鐵資產與鋼鐵業上下游相關轉投資分開。家族控制51%的Marine-Wendel,旗下鋼鐵業務當時已完全幾近國有化,而Marine-Wendel擁有45%的CGIP公司(詳見下段介紹)股份,在證券交易所價值40億法郎,其中10億握在家族成員手中。

轉型投資公司後的多次轉型

從工業公司轉型為控股集團,再轉型為投資公司,溫德爾家族的經營策略也多次轉型。1978年集團轉型後,分拆出CGIP(Compagnie Générale d'Industrie et de Participations),理念是成為被投資方的企業家族股東(Shareholder entrepreneur),開始多角化投資。經典案例是凱捷諮詢(Capgemini),CGIP從1982年開始持有,直至2006年才退出,而這期間凱捷的銷售額增長了45倍。

然2000年的科技泡沫,使溫德爾的身價暴跌30%,諸多投資虧損或破產,CGIP 的市值銳減43%。家族於是決定重組,並將董事長和CEO角色分拆,且將兩個家族控股公司合併為Wendel-Participations SE,對外稱是單一家族辦公室。2002年,CGIP和Marine-Wendel合為Wendel Investissement。塞利爾將CEO之位交給專業經理人拉方塔(Jean-Bernard Lafonta);拉方塔是原CGIP的副總經理兼前銀行家。溫德爾集團於是從原本的控股公司,轉變為具侵略性的槓桿收購(buyout)集團。

溫德爾集團與美國槓桿收購集團KKR(Kohlberg Kravis Roberts & Co. L.P.),於2002年以36億歐元,共同收購法國電氣設備集團Legrand,即為佳例。Legrand在四年後以54億歐元的估值上市,溫德爾在2013年退出時,Legrand的銷售額已增長55%。

然好景不常,受2008年金融風暴後全球建設放緩的打擊,溫德爾在歐洲最大建材公司聖戈班(Saint-Gobain)的大量持股,影響了溫德爾的股價表現,2009年初,市值從70億歐元暴跌至19億歐元,信用等級降至BB+。

轉型下的家族紛爭

面對股價大幅下跌,前家族董事會成員波尼爾(Sophie Boegner,塞利爾表兄),指出董事長及CEO在低價時,以折扣價購買該公司近5%的股份,對此提出訴訟,家族紛爭因此爆發。部分家族股東認為管理層只想短期獲利,高槓桿收購的做法,對於放眼長線的家族投資公司是難以接受的,於是拉方塔於2009年3月離開公司。

接任的CEO弗雷德里克.勒莫瓦(Frédéric Lemoine)原即為公司董事,他通過出售聖戈班等股票以減少債務,並將策略從短期收購大型上市公司,轉為長期投資較小的非上市企業。溫德爾集團自此成為私募股權領域的先驅,不舉債投資,並專注工業和金融兩個領域。

300年不輟的秘密?

過去300年,溫德爾家族面對接踵而至的危機:兩次世界大戰、國有化、多次接班危機,以及多次金融海嘯,仍䇄立不搖的祕訣是什麼?我認為是一連串的「成功鏈條」組成,而非單一因素。

第二代即成立的家族控股公司,讓300年後超過千名的家族股東,仍彼此綁在一起;AB股的設計讓家族仍對上市公司維持控股;持股不能買賣只能分紅,讓投資極為長期導向;期間少見的兩個女性強人長期治理,形成包容性文化;家族治理凝聚家族一致性的價值觀,得以形成內部主流看法;從工業年代經營必要的政商與社會生態關係,到近50年轉型成投資公司後,與專業經理人開始共治模式,一起經歷投資、收購及創投模式。這些要素環環相扣,讓家族與公司利益一致,形成公司的韌性(resilience),才得以順應局勢,一直轉型創新不輟。

2020年新冠疫情開始,溫德爾集團的股價下降近50%,我想這只是這個龐大企業帝國遭受到眾多毀滅性損失中,最新的一次吧……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本文為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倫敦商學院客座教授海因茨-彼得.埃爾斯特羅特 Dr. Heinz-Peter Elstrodt合著)  

(原文刊載於2021年10月號《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繁體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