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洪雪珍台北 > 如何把斜槓做出名堂?打破固有的我,才能創造全新的我!

如何把斜槓做出名堂?打破固有的我,才能創造全新的我!

發文時間: 2021/10/07   文 / 洪雪珍台北 瀏覽數 / 4,250+

你是不是經常有個口頭禪,就是「我的個性就是這樣」、「他天生就是如此」?言下之意就是改不了的,別折騰了。但是一直以來,我就不認同這個想法,因為假使一生下來如此,一輩子就是如此,到死了那一天還是如此,不就是說這一生白活了,毫無長進嗎?所以我一直堅信,個性是可以改變的。

今天早晨我打電話給獨居的父親,他問我今年幾歲,聽到答案之後,沈吟了一會兒,可能是很意外吧,沒想到他的女兒也到了這麼大的年歲……但是他們那一代的人講話比較婉轉,反過來用關心的話提醒我:「這個年紀要注意退化的問題。」我想這是他近90歲人的心理投射,我提高聲調回答他:

「喔,不會,我從來不想『退化』的問題,我想的都是怎麼『進化』。」

父親被逗笑了,不過這可是我的心聲。因為人生活這麼長,如果是來退化,那麼何必來投胎?人生就是來進化,才需要各種學習、各種挑戰、各種突破,即使身體也是,得想辦法讓它進化才能維持健康,這就是我們要天天運動的原因。也就是這樣的理念,當我在教上班族做斜槓時,第一件事就是教他們——cosplay下班後的第二種身分!

創造上班族以外的「第二個我」

企業人資在衡量一個人能不能適用,有三個關鍵的考量,所以求職者要找到合適的工作,也要考慮這三個面向:

1. 興趣
2. 技能
3. 性格

我也是這麼用來教導學生找到自己的斜槓項目,這三個重疊的地方便是人資界說的「職涯的甜蜜點」,不論是求職或斜槓都一樣的道理。可是講到性格時,我都會再三強調:

❝每個人都能夠有『多個我』,不會只有『一個我』。❞

因為上班族的天生我,多半不具有創業者的人格特質,比較性格保守,不願意冒險或勇於任事,偏向於聽令行事、消極被動,這就不利於做斜槓。

唯有打破固有的我,創造全新的我,才能把斜槓做出名堂。圖片來自unsplash by Ian Schneider圖/唯有打破固有的我,創造全新的我,才能把斜槓做出名堂。圖片來自unsplash by Ian Schneider

斜槓就是個人微創業

斜槓是一個人的微創業,必須具備小小老闆的思維與心態,如果卡在天生的我,就沒法邁開一步。唯有打破這個固有的我,創造全新的我,才能把斜槓做出名堂。

就拿我來說,當了30年上班族,骨子裡是個「偏安」的人,喜歡待在舒適區裡不動,所以每份工作平均做10年。可是等到我離開組織,一個人打天下,不要說市場的瞬息萬變再也無法讓我像個植物人般一動也不動,時代的巨輪也會自動把我推向前,我現在改成三年一動,也就是10年裡會有三個我被創造出來,比如說:

第一個三年,我是個斜槓教練。

第二個三年,我在教斜槓之餘,也扮演職涯導師,教導上班族邁向高薪職涯。而且同時,我自己架網站,賣自己的課程,成了名符其實的創業者。

至於第三個三年,會是哪個「我」冒出來?我不知道,到時再說。

在三年一變的過程中,我感受到自己的成長,跟三年前的我判若兩人。比如過去我不擅表達,經常會隱忍不說,受到委屈;現在我會說出來,但是學會使用更有技巧的方式表達,像是挑對的時間、說對的話,或是幽默一點,通常也能夠得到想要的結果,心裡便會感到平衡,覺得自己是有能力主導方向的人。

在自己和很多人身上發現,人不會只有一個我,而是多個我同時存在;隨著時間遞移,這些我會不斷演化迭代演化,推出升級版。可是看到的心理學都說,個性是穩定的、一致的,比較不會變動,而且最終有可能影響到一生的走向與命運。這時候,我就會對自己的觀察有些搖擺起來。

直到最近讀了這本新書「個性」,才知道我是對的。這是德國作家克莉絲蒂娜・伯恩特(Christina Berndt) 在「韌性」與「滿足」二書之後的新作,她是記者出身,做專題報導,曾得過調查獎,也獲選為年度三大科普寫作記者。在這本書裡,她從最早的心理學理論一直談到最新的各種科學研究,指出三個事實:

1. 自我並非固定 

2. 個性會隨著成長而改變 

3. 每個人都有機會重新塑造自己,而且行動起大,改變越大 

哇,這三個發現簡直可以用新知卓見來形容,完全顛覆我們對「自我」與「個性」既有的認知,而且發現命運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其中我最喜歡的是在封面上的這三句話,它們直接寫出我們該做的三件事:

「與其發現自我,不如創造自我。」 

「不只成為自己,更要超越自己。」 

「人無法用相同的自己,得到不同的未來。願意改變,才能成就『最好的我』。」 

像佛洛伊德其中一個重要理論,指出童年對一個人具有決定性的終身影響,書裡也列出後來一些研究都發現並非如此,有影響但是沒那麼大,而且也不是不能改變。

這真的是一個好消息!這幾年很多暢銷書都在談童年的傷,突然之間,好像天下盡是「不是的父母」,把自己後來過得不好全推給成長過程。但是人格心理學家茱莉·史派特西說:

❝對於一個50歲的人來說,過去兩年發生的事,比起幾十年前小時候的事,對於性格更具影響。❞

看來童年悲慘,不必然一生都慘,反而是現在過得好,未來比較能過得好。尤其是負面的事會發揮「時近效應」,時間越近越深刻;至於快樂的記憶,則常出現在年輕階段。

所以不管你出生的那一刻是個什麼樣的我,這輩子你都能夠不斷演出不同的我,而選擇退化版的我,或是進化版的我,主導權全握在自己的手裡!與其不斷探索,去尋找一個不復存在的自我,還不如創造一個滿意的自我。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職場斜槓教練) 

(原文刊載於「洪雪珍fb粉專」;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