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丁學文台北 > 供應鏈短缺!《經濟學人》指這兩問題比疫情更麻煩

供應鏈短缺!《經濟學人》指這兩問題比疫情更麻煩

發文時間: 2021/10/13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4,850+

20年前,隨著中國大陸加入WTO,世界工廠一下子橫空出世,整個世界也跟著歷經了天翻地覆的一個變化,於是乎全球化成為了流行詞,世界貿易更是變得理所當然。曾經,每一個經濟歷史學家都會告訴你,人類的國際通商活動,早從中世紀的香料貿易到東印度公司累積了幾百年的歷史,這是一個人類通商發展的不可逆趨勢。 

是的,全球化發展帶來了更便利的國際交通、更發達的全球聯網、更多的貿易協議和一個個開放的新興經濟體,並為我們創造了一個全新的貿易體系,它不但讓我們對世界的另一邊更加的依賴,並讓全球企業緊密結合密不可分。但也正因為這樣,Covid-19的肆虐,立馬把全球貿易的弱點打得原形畢露,並讓全球經濟陷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措手不及。

為什麼這麼說?《經濟學人》這次想帶我們探討的議題正是疫情爆發後讓我們深受其害的商品短缺現象,在這期的封面設計上,我們看見的是一排空蕩蕩只剩一顆蘋果的商品貨架。貨架上崁入了這一期的標題: 「The shortage economy 短缺經濟」。

《經濟學人》封面。圖片來自The Economist 臉書圖/《經濟學人》封面。圖片來自The Economist 臉書

疫後經濟大翻轉 從供給過剩到短缺經濟 

是的,經濟學人本週的封面故事重點就是現在最讓全球感到憂慮的供應鏈短缺效應。在金融危機發生後的最近這十年,全球經濟的問題一直都是缺乏足夠的消費支出。我們既擔心家庭是不是還清了債務,我們也憂慮政府實施的緊縮政策,我們更看見謹慎的企業拚命壓制資本支出,尤其是在實業方面的投資,而取之不盡的勞工更是好像永遠不需要我們擔心人力不足。

如今,一切都不一樣了,隨著政府紓困刺激的流向消費者,支出快速的升溫,並讓需求強勁的連供給都難以跟上。我們發現卡車司機獲得的運送獎金前所未有,停泊在加利福尼亞州港外等待清關的貨櫃難以想像,能源價格更是呈現著螺旋式的上升。 不斷上升的通貨膨脹不但嚇壞了投資者,更讓2010年代以來的供給過剩一下子讓位給了短缺經濟。

最直接的原因就是Covid-19的爆發。在疫情期間,對電子3C產品的需求暴增,而其中的半導體晶片短缺已經打擊了像台灣這類依賴出口的生產型經濟體。 Delta變種病毒的傳播更逼得亞洲部分地區的服裝工廠被迫關閉。 然而,短缺經濟也是兩種深層次力量的產物

第一、脫碳。從煤炭轉向再生能源的趨勢使得歐洲,尤其是英國,受到了天然氣供應恐慌的影響,還一度讓天然氣的現貨價格上漲了超過 60%。

第二、第二股力量來自保護主義。正如經濟學人這期的特別報導所闡述的,各國的貿易政策目的不再是追求經濟的效率,而是從在針對勞工和環境的標準調查到為了懲罰地緣政治上對手的一系列政治動作。脫碳和保護主義將可能比這個疫情持續的時間還會長得多,對全球政策制定者而言,這才是最難以應付的一個重要課題。

比疫情更麻煩:脫炭與貿易保護主義 

我的想法?全球化與世界貿易體系運作確實恰如其分的解釋了,例如位在英國的汽車廠為什麼會突然被迫關閉?疫情爆發讓它們賴以為生的全球銷售網路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零部件採購的一夕之間斷鏈,也讓他們看清楚了企業本身在經營上的脆弱不堪。

牛津大學的教授Ian Goldin的書籍《The Butterfly Defect, How Globalization Creates Systemic Risks, And What To Do About It》(蝴蝶效應的缺點:全球化如何製造系統性風險以及應該怎麼辦)提及:「風險變成了隨時可以潰爛的東西,這是全球貿易的要害部位。」

他進一步表示,這不僅在這一次的疫情危機中被看得,其實早在2008年的信貸緊縮和金融危機中就已經初見苗頭,也讓我們看見全球聯網在疫情封鎖以及保護主義面前是何等的脆弱。這個我們熟悉的全球貿易體系曾經為我們帶來了巨大的益處,但現在也正讓我們親眼目睹它背後隱含的難測風險。

怎麼化解?我同意經濟學人的結論:全球各國應該儘快建立一個獨立的仲裁機構去監督全球重新建立的共識規則,才有辦法提供合法和穩定的運作機制。

另外,全球各國還必須允許明確被定義的例外準則,以防止貿易規則的被濫用並提供一個易於調整的迴旋空間;全球各國必須尊重貿易工具的使用來幫助實現像地緣政治、國家安全、環境保護和人權議題的目標;全球各國也需要認識到當貿易機制承擔過多時有可能帶來的風險。

最後,與其繼續詆毀及破壞WTO的運作,全球各國不如好好振興和加強這個世界貿易組織的有效功能。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兼總經理)

(原文刊載於2021年10月11日《經濟日報》;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