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國號是國家安全議題》國慶展飛彈 樹上十隻鳥

國號是國家安全議題》國慶展飛彈 樹上十隻鳥

發文時間: 2021/10/15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4,300+

樹上十隻鳥,獵人開槍打下一隻,還有幾隻?

這不是數學的數學題,本文最後會揭示眾所周知的答案,並嘗試引申一些現實的寓意。

本文的主題是「國號是一個最核心最基本的國安問題與國防問題」,試從今天(編按:原刊登日期為10月10日)的國慶大會談起。

今年是110年大慶。自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國慶大會主視覺的雙十標誌一年比一年抽象化,今年的「金陽雙十」被說成是「捷運路線圖」;主題標語,則從歷年的BETTER TAIWAN/TAIWAN,TOGETHER/TAIWAN FORWARD/PROUD OF TAIWAN,變成今年的TAIWAN NATIONAL DAY(台灣國家日/台灣國慶日)。

民進黨是台獨黨,因此將中華民國的國號、國歌、國旗等國家符號皆視為敵體。早年民進黨拒絕在國旗及國父遺像前宣誓,蔡英文至去年才唱出完整的國歌,台獨始終陷於在理想上要「去中華民國」,但在現實上又不敢放棄「中華民國庇護」的掙扎與矛盾之中。

把「中華民國國慶日」說成「台灣國慶日」,正是這種「剪不斷,理還亂,是國愁」的掙扎與矛盾。

今年空中出現了「史上最大國旗」(65坪)。中華民國憲法第六條規定:中華民國國旗定為紅地,左上角青天白日。但是,連蔡政府官員有些時候都稱其為「台灣國旗」。將「中華民國國慶日」說成「台灣國慶日」,將「中華民國國旗」說成「台灣國旗」,其實皆反映了根本性的國安問題。

圖為今年雙十國慶時展示的「史上最大國旗」。遠見池孟諭攝影圖/圖為今年雙十國慶時展示的「史上最大國旗」。遠見池孟諭攝影

亦即:以為可以不要中華民國了,但丟不掉;以為可以台獨了,但做不到。兩頭落空,這是國安問題。

在「台灣國慶日」展示史上最大的「國旗」,但至今民進黨的中央黨部及群眾集會仍完全看不見這面「國旗」(如果可稱為「台灣國旗」的話)。

朱立倫回習近平函,落款稱「110(2021)年」。民進黨說,怎麼不敢標明「民國」?朱立倫說,對方也未稱「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正是「一中各表」。

問題是:民進黨迄今仍守著《台獨黨綱》,要推翻中華民國,蔡英文更三不五時稱「這個國家」。如果民進黨真的如此重視能否在中共面前稱「中華民國」,足徵民進黨也知道此一國號攸關國家安全,必須堅持及護守。那麼,民進黨就應表現出比朱立倫更護守國號的立場,而不只是用這個題目來羞辱他。

國家符號是國安問題 

國家符號只是民進黨的玩具。在野時大罵「中華台北」,執政後反對「東奧正名」,更要張忠謀在APEC宣讀「中華台北需要更多疫苗」的稿子。申請加入CPTPP,又用的是「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比照香港),這時民進黨為什麼不用中華民國,或正名為台灣國?民進黨無力治療傷口,只會在傷口撒鹽。

國家符號是國安問題。站在中華民國上,還能用「中華台北」及「個別關稅領域」,台獨恐怕就什麼都沒了。

國慶前夕大談解構中正紀念堂。蔣介石終生處在危亂,是一爭議性角色。但他無疑是保全台灣未受中共統治的最關鍵人物,且台灣今日農政、國防、經濟、教育、甚至民主可稱均奠基於蔣氏二代。

由於兩岸離亂,蔣介石的全貌蒙塵,但他的回復辛亥革命正統及領導抗日勝利,皆是不能抹煞的民族偉業。尤其,蔣介石日記公開後,世人(包括對岸朝野)對他的正面評價顯著上升。然而在台獨眼裡,只咬定蔣介石是228的兇手。但是,請問:因應兩岸抗衡,難道史明與鄭南榕的台獨論述,會勝過孫中山、蔣介石的中華民國譜系?

國號代表政治譜系,政治譜系攸關國安。難怪民進黨的民調,呈現多數民意不同意對蔣中正鞭屍。

圖為歡慶2021雙十國慶日。遠見池孟諭攝影圖/圖為歡慶2021雙十國慶日。遠見池孟諭攝影

政治解決是唯一選項 

蔡政府已陷入軍備競賽,明年軍費將達破紀錄的5000億,國慶大會也展現自製增程飛彈及船艦。但是,對台灣而言,兩岸問題的唯一因應方案是避戰,而非迎戰或挑戰。

亦即,政治解決是台灣的唯一選項,開戰凶多吉少。簡述理由:

一、戰爭心理:

兩岸若進入戰爭,本來主張台獨者,因心中早有「若台獨,對方必動手」的宿命論,臨戰可能會覺得咎由自取而心虛;相對地,原本主張中華民國者,則可能憎惡台獨引戰而覺得受到無妄之災。國家認同撕裂,心理素質脆弱,對台灣應戰非常不利,但國防預算不能補救這個問題。

再者,期待美國介入十之八九會落空。從越戰及阿富汗事件可知,美國的體制若與中共的專政體制開戰,美國的民主與民意必定撐不到最後,台灣就成了南越及阿富汗。何況中共不是越共,亦非塔利班。

尤其,美國若介入,必定會增加並增快戰爭對台灣的毀滅性。

再者,許多人更想像屆時台獨主政者必定變成阮文紹及甘尼,出亡他國,在這類的社會預期下,台灣沒有進入戰爭的條件。

二、軍力比較:

兩岸軍力太過懸殊。因此,主張台灣採「豪豬戰略」,欲使來犯者「付出高成本」。但豪豬這個說法,其實就是意謂「最後還是沒有用」,因為對方願付多少「成本」不是由豪豬決定的。

而且,進入軍備競賽,防守方增加抵抗,相對亦必定增加攻擊方的投入,因此也必然加重並加速戰爭對台灣的毀滅性。

當陳水扁發動廢止徵兵制時,他就設定了台灣不能打仗。在現今兵役體制下,正規部隊連編制足額都作不到,而居然將期望寄託在役期四個月連步槍兵都不夠格的後備部隊,甚至有「在家當兵」、山地游擊戰、都市巷戰等構想,蘇貞昌更揚言要拿掃帚去拚。這是以色列化,還是天方夜譚?

游錫堃的說法有代表性。他說,對方打我高雄,我打他上海,我們還有台北;但是,打了上海,他們腹地深廣可能還有上百個戰略基地,而我們若被打掉了高雄,台北還能以平常心運作嗎?或如兵推預估我們開戰將陣亡數萬人,剩下「在家當兵」者仍能平常心打到一兵一卒嗎?

回到十隻鳥的數學題:打掉一隻鳥,樹上還有幾隻?打掉高雄,還有台北嗎?

以上出自本文的主觀想像,必須接受任何質疑,也尊重任何不同見解。

但不可懷疑的是:兩岸關係,正確的政治部署比軍備競賽重要。

不搞台獨,就是最好的國防。維護中華民國,就是最佳的國安方案。

因此可知:中華民國與中華民國憲法是最核心與最基本的國安與國防憑藉。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  

(原載2021年10月10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