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王建煊台北 > 貧窮回憶苦澀而精彩!卻能激發我們更多愛心

貧窮回憶苦澀而精彩!卻能激發我們更多愛心

發文時間: 2021/10/17   文 / 王建煊台北 瀏覽數 / 8,000+

我的父母,皆因家貧繳不起學費,連小學都未進過,結婚後生了我們兄妹三人,日子過得極為辛苦。窮日子的回憶,可能比有錢人家更為精彩。 

我出生時,因為母親營養極度不良,出生時,滿頭皺紋,大家說生下個小老頭。在這樣窮困家庭裡,有許多回憶,是富有人家,很難想像的。

出生在窮困家庭裡,有許多回憶,是富有人家很難想像的,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圖/出生在窮困家庭裡,有許多回憶,是富有人家很難想像的,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坐船吃飯不要錢

我的外婆早逝,生了七、八個孩子,繼母又生了好多個。在姊妹中,母親老大,與母親緊接著的一個妹妹,我們稱二姨的感情最好。二姨家境比我們略好一點,家住上海,我們住在安徽合肥。二姨一直希望母親能去上海住幾天,給她過幾天好日子。但母親怕勞動人家,總是不肯去。後來二姨假傳信息,說病重,日子不多了。

母親一聽不得了,趕緊帶了我們三個小孩,乘船到上海,行程大約四、五天。我們買最便宜票,沒房間,睡在走道旁邊。每天用餐只能啃自帶的白饅頭,不敢去餐廳用餐。有人邀我們去餐廳吃飯,我們都說吃飽了。直到最後一天,有人說去吃飯吧,餐廳吃飯不要錢,因為餐費已含在船票裡了。

我們半信半疑進了餐廳,果然不要錢,餐廳的飯,比我們白饅頭好太多了。心中自是懊惱萬分,但又能怎樣?窮人,未出過門,未坐過商船,資訊不通,只能自認倒霉。現在回想起來,仍有些懊惱,深感窮人在各方面,包括資訊,都是很貧乏的。

母愛何時了

到台灣來後,貧窮依舊,但比在大陸時要好一些。當時我們連吃一副燒餅油條,都是可望不可及的,是奢侈品。有次母親與鄰居去市場買菜,兩人突然想犒賞一下自己,去吃了一副燒餅油條加豆漿。但母親事後一直感到不安,孩子都沒吃燒餅油條,她這個做母親的卻偷偷的吃了燒餅油條。想到這裡,母愛真的偉大,我們做子女吃好東西時,有想到要帶一份給母親嗎?

小時候家裡用餐,我們坐著吃,搶著夾餐,狼吞虎嚥,母親拿個小碗站在桌旁,根本不敢伸筷子。我們吃得飽足,母親即使只吃了點剩菜殘羹也都心滿意足,母親真偉大,怎麼說呢?說不盡哪!寫到這裡,我又是淚流滿面。

過期吃了沒生病

窮人家吃飽飯就不錯了,那裡還有錢買水果呢?賣水果的小販,到了傍晚天快黑的時候,常到我們家來,將幾天已生酒味、賣不掉的水果,以很便宜價賣給我們。王太太這些都給妳了,五塊錢。所以小時候,我們經常吃這種很爛的水果,靠神恩待,吃得津津有味,但卻沒拉肚子。

中秋節我們也喜歡能吃到月餅,談何容易?能分到一個,就已經難上加難了。有次傍晚在總統府廣場,小販、民眾甚多,當年總統府廣場是對外開放的。我們發現一個車子,堆滿了月餅,大概只有1/5的價錢,我們買了好幾個,可以吃得過癮一點。但當時,中秋節已過了兩個多星期,月餅還能吃嗎?那裡還管這些,便宜有得吃就快樂多多了,靠神恩典,也未拉肚子。

窮人憶往,真的感觸良多,看起來雖苦,但回憶往事,卻也樂趣多多。但更重要的是,窮憶往,常能激發我們生出更多的愛心,這是富有的人常不能及的。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財團法人愛心第二春文教基金會創辦人)  

(原文刊載於《台灣醒報》,經作者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