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 我們,心裡都有傷

昨日(編按:原文為10月15日刊登於作者臉書)高雄大火的那凌晨,我值班。從接到消息的那刻起,我就開始聯絡、啟動、安排,等著準備迎接大量傷患的到來。可是等我安排好了,卻還等不到病人來,心裡焦急,不知道現場到底怎麼了。

過了一陣子,終於從無線電裡聽到有病患被撤出了,先被送到附近的醫院去了,心裡想著,順利的話,等等就會有病患被送到我們這裡來了吧。

然後,無線電裡又是沈寂,無止盡的沈寂。

我打開消防局的官網,點進即時案件連結,看到一開始就已經派出好多分隊去救火,然後接著又派出更多更多的分隊到現場,但是救護頻道裡卻始終只有聽到散發的幾個傷患被救出,我的心裡越來越擔心。

又過了好一陣子,總算有病人被送到我們醫院來了。

問了送病人來的EMT們現場情況,他們皺著眉頭說:「狀況不好,火燒得太大了,搶救很困難,我們能派的消防車跟救護車幾乎都派出來了,裡面住了很多人,大家都很急!」

他們皺著眉頭說:「狀況不好,火燒得太大了,搶救很困難。」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圖/他們皺著眉頭說:「狀況不好,火燒得太大了,搶救很困難。」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隔著N95的我,雖然站得沒有離他們很近,卻依然能聞到他們身上濃濃的火場燃燒味道。

我知道這些難聞的味道裡充斥著火場空氣中的許多毒,因此在以往我都會提醒送火場傷患到醫院來的消防弟兄們,返隊之後記得要趕快換衣服洗澡,減少暴露在這些毒素裡的時間。

但那天,我說不出口,因為我聽到無線電裡喊著:「請送病患到院的救護車,完成任務後,返回現場待命。」我知道,在我眼前的這兩位弟兄,在完成這趟任務後,不能回隊上洗澡換衣服脫離這些毒氣,相反的,他們還要再去現場待命,因為會有很多的民眾需要他們幫忙救命,所以我只能對他們說:「辛苦了,你們在現場要注意安全。」

後來,又陸續送來幾名病人,身上燻滿了黑色的碳粒,滿滿都是火場裡帶出的味道,逼得我處理到一陣子就得到處置室外透透氣,而在替幾名病人聯絡家屬時,才深深地體認到即時新聞裡寫的「大樓的居民們大多社經狀況不佳」的悲哀與無助,難過到就算我昨天順利放進一隻所謂的很困難很困難的氣管內管插管,我都開心不起來。

救人的人也變成了受傷的人

今天,遇到了前天也有去現場支援的消防弟兄,順口問了他的狀況,他只是淡淡的說:「我們一開始到的時候,現場都還有此起彼落的呼救聲,可是過了不久之後,就都安靜了。」

然後,空氣就也隨之安靜,我看著他的神色黯然,我懂得他的感受,我們都是救人的人,我們都希望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所有能救的人都救活,不管這些人是貧是富是貴是賤,在我們心裡他們就只是「都是人」,但失去的每一條生命每一聲呼喊在我們的心裡都劃下了一道刻痕,深深地提醒著我們失去了他們,就算我們曾經那樣不顧自身安危的努力過了也一樣。

那總歸,就是失去了,那總歸,就是一道傷,那總歸,就讓我們從救人的人也變成了受傷的人。

親愛的,經過昨天一夜一日奮戰的你,還好嗎?是不是即使知道自己已經盡力,卻仍然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抱歉,為自己不能再多救出一些些人感到難過,哪怕就算再多一個也好?

我知道有人會告訴你,不要再去想了,不要再去看相關新聞了,放過自己吧,可是你是不是如我一樣還是很難釋懷那曾經聽到而後又消失的求救聲?

如果是,那先可不可以先抱抱自己,抱抱自己身邊的夥伴,聽聽他說話,聽聽他經過昨天一役的感想,聽他的難過、他的憤慨、他的不甘,就算是隻字片語也好,讓他知道其實他不孤單,他身邊還有你在,好不好?至少,我們先從救自己、救自己身邊受傷的靈魂好不好?不要再讓那場火恣意在心底燎原了好不好?

因為,我們都知道救護的第一準則,是在確認自己跟夥伴的安全後再去救病人。

因為,我們也都受傷了…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外傷與重症醫師)

(本文原刊載於作者本人FB,經過同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