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產業創新 > 江振誠宜蘭 > 跨界人生:我為何去做手搖飲?

跨界人生:我為何去做手搖飲?

發文時間: 2021/11/15   文 / 江振誠宜蘭 瀏覽數 / 16,050+

有人好奇問我,疫情從去年停留在台灣以來,我似乎做了很多新的業外嘗試,怎麼常常在各種沒想到我會出現的地方看到我?我是不是特意要嘗試不同的跨域發展或實驗?

其實,對我來說,與其說是特別去做的跨域,不如說更像是一場旅程(journey)。

我在這趟旅程中碰到不一樣的人,對方給了我不一樣的理解和視界,看我原本沒看到、但其實一直存在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事物。

所以我對於各種合作邀約,一直都是開放的態度,連我都好奇,以前大家怎麼沒有想過要來找我?(笑)

例如去年我和手搖飲品牌「好喜堂」合作,推出「台芭線」,把了養樂多、芭樂汁、蘆筍汁這三種台味十足的飲料,變成手搖飲。

雖然不喝,但用童年飲料回憶介紹給年輕世代 

其實我平常不喝手搖飲,當這個邀約來的時候,第一時間連我都想「怎麼會找上我?」但我轉念,確實,我平常不喝市售的手搖飲,但如果我今天要做一款手搖飲給我自己和我這一代人,我會希望它長成什麼樣子?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我開始思考,我們小時候記憶的飲料中,有什麼好味道?最後,我挑出蘆筍汁、芭樂汁和養樂多,這三款都是民國50~70年代最暢銷的飲料,也是我小時候記憶中的喜歡味道,更是許多長一輩的台灣人,一嚐到就一定會想起的味道,充滿了美好回憶。

而瓶身,我們也重新設計,結合易開罐鐵蓋,瓶身是PET材質,最上面再用鋁箔封膜覆蓋。看起來既像是養樂多瓶、也像是蘆筍汁鐵罐的形狀,瓶身也以養樂多、芭樂汁和蘆筍汁的傳統顏色,簡化成紅、白、綠三種螢光色塊。

如果下一代的年輕人,他們對飲料的理解就是手搖飲,而沒有和我一樣的味道回憶,那我可以不可以讓手搖飲除了味道,還帶點時代感和文化意涵,並且用年輕世代喜歡的方式,以一個有趣的樣貌介紹給他們?

所以我嘗試把兩個世代對於飲料的記憶,混合在一起變成新的組合,也打破常見的外觀包裝,讓手搖飲不管拿在手上、喝在嘴裡,都更細膩、更有質感、也更有趣一點。

我從來不會因為自己做的是Fine Dining,就刻意把自己放在一個有距離感的位置。能夠和我原本不熟悉的事物發生碰撞,總是可以看見有趣的新事物,所以我從不抗拒這件事。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台灣首位米其林名廚)

原刊載於遠見雜誌2021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