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黃達夫台北 > 女版賈伯斯爭議》我相信醫學雜誌主編,也信以為眞!

女版賈伯斯爭議》我相信醫學雜誌主編,也信以為眞!

發文時間: 2021/11/26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12,300+

最近,19歲輟學,在矽谷設立新創血液檢驗公司,市值曾高達90億美元,被認為是將顛覆醫療產業的女版賈伯斯——伊麗莎白・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 正在加州法庭接受審訊,美國聯邦檢察官以11項詐欺投資人、醫師、病人等罪名起訴她。

因為,幾乎病人,從診斷、治療到追蹤,都逃不了要經常重覆的扎針做血液檢驗,對任何人,尤其是小孩而言,都是難以承受的痛苦。

伊麗莎白・霍姆斯新創公司Theranos 

所以,大約在10年前,我首次在美國商業雜誌的報導,注意到伊麗莎白・霍姆斯的新創公司Theranos時,對於她的發明,只用小細針吸一滴血就能夠取代傳統抽血的血液檢查,感到驚奇。

女版賈伯斯——伊麗莎白・霍姆斯。圖片來自Wikipedia圖/女版賈伯斯——伊麗莎白・霍姆斯。圖片來自Wikipedia

我認為要做如此革命性的技術上的改變,將面臨很多的困難。居然,有這麽一位年輕的女孩子,想要去解決他人不敢去嘗試的鞎難任務,她的勇氣令我感佩,也就樂觀其成。但是,對於這個新創公司能否成功,心中還是存着一個問號! 

Medscape網路雜誌主編專訪 

直到2013年底,我在Medscape這個專門為臨床醫師的持續教育而設置的網路雜誌讀到,此雜誌的主編Dr. Eric Topol的專訪,當時,伊麗莎白・霍姆斯已經與美國最大的連鎖藥局沃爾格林(Walgreens)結盟,在加州及亞利桑那州開了40家健康門診提供一滴血,且在四小時後就能得到結果的血液檢查服務。而且,物美價廉,收費比傳統抽血檢查還便宜很多。 

Dr. Topol在過去10年出版了三本推動醫療創新的暢書,我非常認同他以科技為輔助,提供個人化醫療的觀念,是一位我所尊敬的醫師。該專訪的標題是「創造性破壞?她29歲,準備重新啟動實驗室醫學!(Creative disruption? She’s 29 and Set to Reboot Lab Medicine) 

Dr. Topol在專訪前還特地去附近的沃爾格林藥局的門診做一滴血檢驗很快的就得到檢驗報告結果看起來和他不久前在一所醫院所做的傳統抽血檢查結果差不多。接着,他就到外觀看起來很體面的Theranos公司參觀並進行專訪,因為驗血過程是商業機密,所以,Dr. Topol並沒有進入該公司的實驗室。 

顯然,前面的經過給了Dr. Topol 很好的印象,專訪中,伊麗莎白・霍姆斯表現了她的聰明、自信及説故事的魅力,她說她一直就有改變世界的企圖心,因此,從小就立志要幫助人,後來,想到這個以驗血檢驗方法的創新去幫助病人的想法,就全心投入,堅定地要讓夢想成真。 

她說,她所發明的一滴血驗血設備「愛廸生(Edison)」的檢驗項目當時只達到200多項,但她仍舊在奮力研發,希望能超越現在一般血液檢驗項目約600項,最後將會達到1000項。那麽,不但驗血不再有任何痛苦,而且只要靠少少一滴血就能夠得到非常多的的資訊,而達到早期偵測很多疾病的目標。  

她說,她和沃爾格林藥局結盟是希望以平價及方便性讓血液檢驗更為普及,讓更多病人受益。她還特別提到,她花了很多心血在品管上面,包括環境的溫度、人為疏失等,力求檢驗程序高度標準化、自動化,十足呈現她對人的愛心及對科學的用心。 

Dr. Topol及伊麗莎白・霍姆斯的對話,我可以感受到,一位醫療界的長輩對於這麽有才氣有毅力,又充滿熱情的後輩的愛及鼓舞。不知不覺中,我也被Therano公司當時的成功故事深深地感動了。 

華爾街日報記者踢爆騙局 

直到2015年,華爾街日報記者約翰卡雷魯(John Carreylou,《血:矽谷獨角獸的醫療騙局(Bad Blood: Secrets and  Lies in a Silicon Vally Startup)一書作者,開始報導Therano公司的問題時,我們才知道,原來,那部「愛廸生」並不如伊麗莎白・霍姆斯所説,能夠做200多項檢驗,其實它只能夠做12項檢查,而且,結果並不準確。

當病人到沃爾格林藥局驗血時,並不如公司所宣稱能夠在數小時後得到結果,因為,絕大多數的檢驗,事實上是靠傳統的儀器進行,少數靠「愛迪生」完成的檢驗,結果是不準的。 

這個事件被稱為驚天大騙局的理由是,伊麗莎白・霍姆斯可能是創投史上,唯一一人,藉著個人魅力,編織一個遠大的夢想,一個高貴的願景,加上她說故事的天分,而讓美國學術界、政界、軍界、商界、媒體,甚至醫界頂尖人物相信她動人的故事。結果,我也信以為真! 

根據過去兩個月在法庭上,檢方人的證詞Therano公司做假的事實顯而易見,現在輪到辯律師團上陣,他們決定讓大膽、自信、很會說故事的伊麗莎白・霍姆斯親自站出來為自己辯,以她過去表現出來驚人的說服力,很難說,不會有陪審員也被她說服了!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