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丘美珍台北 >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坦然地說:我結過三次婚,三次都很成功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坦然地說:我結過三次婚,三次都很成功

發文時間: 2021/12/20   文 / 丘美珍台北 瀏覽數 / 98,300+

「我結過三次婚,每次婚姻都很成功。第一次結婚是為浪漫,第二次是為家庭,第三次是想找伴。」有一次在書上看到這句話,出自美國知名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Margaret Mead),我還記得當時非常受到震撼。 

這個週末,與公投同樣具有震撼力的話題,就是藝人王力宏與他的前妻李靚蕾的爆料新聞。一段歷時八年的婚姻,看來是無法繼續了。從彼此的回應來看,這段婚姻不會是好聚好散,而是充滿遺憾。

人到中年,周遭也有朋友已經歷不只一次的婚姻。我也發現,從婚姻中走出來的人,就算是自己十分坦然,周遭的人有時不知該如何回應,尤其有些長輩會搬出「勸和不勸分」的論述,理所當然把婚姻當作是女性人生的避風港,是每個人都應該死守的人生基地,不論如何委屈,只要忍耐,保全婚姻,就是在人生中獲得安穩。

如果婚姻不是人生的避風港,那是什麼? 

我自己已經結婚26年,是妻子,也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我的體會是,婚姻是我人生旅程中某個階段的一種「有伴」狀態,婚姻中的另一半,是在那一段旅程中與我同行的同伴。但是,無論有沒有這個同伴,我的人生有自己的方向和目標,就算是一個人,也會好好地走下去。

所以,如果這樣,即使人生中有時「有伴」,有時「無伴」,但這並不表示人生的成敗。因為,只要還活著,自己的人生就隨時可以重新起步,到最後,是自己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跟婚姻沒有關係。

婚姻是人生中「有伴」的狀態,但並不代表人生的成敗,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圖/婚姻是人生中「有伴」的狀態,但並不代表人生的成敗,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說出「我結過三次婚,每次婚姻都很成功」的米德,出生於1901年。她在1928年出版了《薩摩亞人的成年》,一舉成名!她抒情的筆調與嚴謹的學術背景,讓這本書成為意外的暢銷書,也讓她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人類學家。

在現實生活中,她也是特立獨行的女性主義者。直到現在,美國的大部分女性,在結婚之後都會冠夫姓。但是她在1923年第一次結婚時,就決定不冠夫姓,維持「米德」這個娘家姓氏。

後面兩次的婚姻,她當然也沒有改姓。有人開玩笑說,還好她結了三次婚都沒有改姓,這樣她眾多學術著作的署名,始終都可以維持「米德」這個姓,而不會因為一再冠夫姓,而稀釋了學術界的名聲。

結過三次婚的米德,為何這麼有自信地說,自己的三次婚姻都很成功?因為,她認為自己在每一次的婚姻中,追求的目標不一樣。她說:第一次是為了追求愛情,第二次是為了追求家庭的親情,第三次是為了有個伴。

因為好奇,我去找了米德的傳記來看。雖然她這麼說,好像她總能從婚姻的聚散中全身而退,但是,這並不表示這三段婚姻中沒有人心碎。至少,我看到她的前兩任丈夫,都對於結束婚姻感到非常沮喪。我想,對於米德來說,這些聚散也絕非沒有衝擊,只是她後來找到了往前走的方式。

如果檢視另一位有類似際遇的女性,我似乎找到了「結過三次婚」的真諦。賈桂琳・甘迺迪・歐納西斯(暱稱Jackie Kennedy),曾經是美國第35任總統約翰・甘迺迪的夫人,在1961年至1963年期間,這位第一夫人,會說流利的法語、西班牙語和義大利語,既知性又時尚,贏得全民的愛戴,直到甘迺迪總統遇刺。

在1968年,她帶著兩個孩子嫁給希臘船王亞里斯多德・歐納西斯。歐納西斯去世後,她沒有再婚。她找到她喜歡的工作,到紐約的雙日出版社上班,成為編輯,並且和比利時裔的企業家同居。

第一次結婚是為了愛情,第二次結婚是為了家庭,第三次是為了找個伴。賈桂琳與米德,雖然是不同年代的美國女性,但是她們的人生抉擇卻驚人的相似。為什麼呢?

對另一半的期待:情人、家人、友人 

我在想,這也許就是女性人生中的終極渴望:年輕時,希望愛情能修成正果,所以我們與所愛的人結婚。結婚後,如果有了小孩,我們投注精力經營家庭,希望另一半也能投注心力,扮演好家人的角色。到了小孩長大,我們希望能有可以一起過生活、無話不談的知心朋友。情人、家人、友人,或許就是我們在人生不同階段,對另一半的期待。

如果是這樣,可以說,任何一對結婚超過20年的夫妻,彼此都經歷了作為情人、家人、友人的考驗吧。也許我們也可以對自己說:我結過三次婚,三次都是同一個人,三次都很成功。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知名專欄作家、品學堂文化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