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產業創新 > 李立亨上海 > 有腔調的自拍熱點:美術館,咖啡館和書店

有腔調的自拍熱點:美術館,咖啡館和書店

發文時間: 2022/01/17   文 / 李立亨上海 瀏覽數 / 9,400+

我拍故我在,自拍對年輕人跟非年輕人都一樣意義重大。自拍不僅是年輕人的社交行為,更是非年輕人嘗試社會化的一種努力。 

2002年,世界第一款手機自帶拍照功能的諾基亞7650問世。20年後的今天,我們根本無法想像,不能自拍並發送上傳的手機,還算不算手機?

2013年,牛津英語字典正式收錄了「自拍」(selfie)這個字。現在,每個月有30億張照片(想想,三後面得有多少個零),會上傳到Facebook上面。

我拍故我在,自拍對年輕人跟非年輕人意義一樣重大。圖片皆由李立亨提供圖/我拍故我在,自拍對年輕人跟非年輕人意義一樣重大。圖片皆由李立亨提供

曾經有旅遊網站長期研究了IG自拍地點排名,結果顯示前三名分別是:巴黎鐵塔,迪士尼樂園城堡跟杜拜塔。受疫情影響,人們到國外旅遊的機會還要繼續等待。

自拍,到有腔調的地方去 

旅遊自拍去不了,美食自拍的技術要求又太高。最近,大陸有不少人選擇到美術館,拍出有腔調(上海說有腔調,是指有風度、風格、格調、氣派、漂亮、自信)的自拍照。

1月9日的《人民日報》就有專文討論道,上海浦東美術館等一批新美術館的落成啟用,正在成為社交媒體的打卡新熱點,吸引很多原本不會走進文化場館的觀眾。

應該說,美術館再加上小資男女跟文青們,習慣去造訪的咖啡館跟書店,就是大陸,特別是在上海,目前最有腔調的自拍熱點。

書店是最有腔調的自拍熱點之一。圖片由李立亨提供圖/書店是最有腔調的自拍熱點之一。圖片由李立亨提供

什麼是自拍?

媒體學者的解讀是:「自拍是在一定程度上經過刻意拍攝、調整並最終發布在社交媒體上的照片。」

刻意去拍攝,刻意去調整(透過P圖軟體),要發布讓人看到。這三個刻意(選地點跟構圖,選內容最定稿,選發布對象跟平台),是自拍的必要條件。

根據2021年《長三角青年消費報告》顯示,平均每小時收費200塊人民幣(約台幣850元),提供場景,提供服裝,也提供另外收費的專業化妝跟拍攝服務的「換裝自拍館」,甚至已然成為青年十大消費新型態之一。

為什麼,大家會對自拍驅之若騖呢?

自拍,就是社會化的過程 

因為自拍是新媒體發展蓬勃的此刻,社交活動的基本行為。自拍不僅是年輕人的社交行為,更是非年輕人嘗試社會化的一種努力。

19世紀末的著名德國社會學家格奧爾格・齊美爾,針對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關係的探討,寫了兩本社會學論著,一本副標題叫做「關於社會交往形式的探討」,一本副標叫做「個人與社會」。

齊美爾認為社會的構成,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之上,互動的行為就是社交。社交過程需要經過協調,不協調就會產生衝突。

有個性的人,可能會在「這裡」跟別人產生衝突,卻可能在「那裡」得到肯定。這裡跟那裡之所以會產生不同的結果,就肇因於社會環境跟組成的差異。

學習如何跟社會,跟別人互動,是「社會化」的過程。

現代人流行圖像社交,因此自拍地點的選擇也很重要。圖片皆由李立亨提供圖/現代人流行圖像社交,因此自拍地點的選擇也很重要。圖片皆由李立亨提供

年輕人自拍是要學習進入成人世界的社會化,非年輕人自拍想要進入新媒體世界的社會化。自拍的空間選擇,還有自拍上傳的這個行為,是現在「圖像社交」的基本款。

沒人想要做出很俗的社交行為,美術館,咖啡館跟書店不但是安全牌,而且不用花大錢就能搆到商務艙規格。

自拍,有情懷不可被超越 

美國媒體文化研究專家尼爾・波茲曼,在他那本有名的《娛樂至死》一書裡面,談到我們被太多的資訊給淹沒了。我們很多時候,只會留下「印象」而不在乎內容。如果事情不能讓人留下印象,我們甚至會完全沒興趣知道更多。

波茲曼最後的結論是,問題不是我們看什麼內容(what),而是我們要如何看,如何解讀(how)。

曾經熱播的電視劇《上海女子圖鑑》有句有名的台詞說:「只有頭頂上有梧桐樹的地方,才是上海。」聖誕夜才首映並且橫掃票房到今天的電影《愛情神話》,乾脆讓演員全部用上海話,來演繹發生在梧桐區(就是上海市區中的舊法租界)的中年人愛情故事。

影視劇表現出的內容在說,上海之所以有腔調,就是我們並不會拿高樓大廈商業繁榮來說嘴,我們不可被超越的是:我們有情懷。看吧,我們梧桐樹影婆娑的老街區,既有歷史又有故事,絕對的有腔調。

解讀起來就是:我們跟你們不一樣。給人的印象是:我們有梧桐,你們,沒有。

然而,梧桐樹影不是天天有。那麼,來美術館,咖啡館跟書店吧。

裝潢獨特的書店吸引不少自拍人潮。圖片由李立亨提供圖/裝潢獨特的書店吸引不少自拍人潮。圖片由李立亨提供

自拍,源自於我拍故我在 

截至2021年底,上海共有6913家咖啡馆,是全球排行榜第一名。遠遠超過倫敦、東京、紐約等城市,每萬人擁有2.85家咖啡館。梧桐區的獨立咖啡館,甚至在街道與街道之間的馬路上就會有兩三家。

咖啡館那麼多,咖啡品質固然要好,本身的裝潢也一定要有特色。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書店裡,雖然大家在網路上面買書至少能有75折。專業的,有品牌的,內裝獨特的書店,也跟美術館一樣持續吸引自拍人潮。

我拍故我在,自拍對年輕人跟非年輕人都一樣意義重大。

不炫富,卻願意炫腔調,也算是正面的風潮。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未來文創旅發展聯盟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