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郭智輝台北 > 以「產業化」思維,促進高等教育轉型!

以「產業化」思維,促進高等教育轉型!

發文時間: 2022/01/19   文 / 郭智輝台北 瀏覽數 / 8,550+

日前與幾位集團同仁搭機跨海拜訪國立澎湖科技大學,洽談產學合作計畫。 

少子化已讓各大學院校承受招生不足的壓力;據統計,110學年度全台灣152所大專院校的錄取率逼近98%,尚有20所學校招生缺額達2700多人;甚至部分頂尖大學如台大、清大、成大的研究所招生掛零。更令人吃驚的是,全台灣大學生人數已連續兩年跌破100萬人,估計直到2035年,平均每年還會減少1.5萬個學生。 

大學院校各系所必須發展自有的特色,才能「搶」到該領域較優秀的學生。拜會澎科大當天,我們在戶外實驗養蝦池旁,看到老師帶著幾位學生頂著狂風低溫,進行蝦池的水溫、水質檢驗,以及捕撈、分類、冷凍等實際操作;過程中還以空拍機全程記錄。

只見池邊布滿多項感應設備搜集各項養殖數據,作為日後導入AI、發展智能養殖的基礎功課;雖然養殖規模不大,但作業流程一點都不馬虎。 

學生若能從這樣的實務操作中,學習一身扎實的功夫,日後踏出校門,必然是相關企業積極爭取的人才。同時,學校若能培育出有實務經驗和能力的學生,透過聘用企業的口碑,將是最好的宣傳,何愁招不到好學生? 

數位轉型》導入大數據、AI、智能營運

離島澎湖少子化、高齡化、缺工化的問題益形嚴重,這股趨勢必然會逐漸往本島三線、二線城市蔓延。也因此,各行各業若不即早導入大數據、人工智慧、智能營運等數位轉型,必將面臨空有機具設備,卻找不到合格人員操作的困境。 

少子化已不可逆,但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短期缺工需要更具彈性的移工法規,以解燃眉之急;中期則需要務實可行的移民政策,吸引高階人力資源。但更重要的扎根工作,則是鬆綁高等教育不合時宜的法令。 

一直以來,華人社會十分肯定「興學」,但若是「企業興學」,似乎便多了一層顧忌;質疑企業捐贈的動機,不是圖謀學校校產,便是有其他意圖。 

大學老師薪酬制度僵化,不利於提升教學品質。遠見張智傑攝影圖/大學老師薪酬制度僵化,不利於提升教學品質。遠見張智傑攝影

其實將部分經營成果回饋社會,尤其是捐給培育學子的學校,早已成為企業社會責任重要一環。當社會普遍抱怨高等教育達不到「學以致用」的需求時,企業能提供給學生的,不止是有形的實體資源,還有第一線的產業趨勢和組織策略思維。 

儘管教育和財稅主管單位對企業捐贈學校節稅一事向來十分謹慎,但去年底剛通過的《運動產業發展條例》,讓企業資源與大學需求對接,有了可參考運用的範本。將前述運動產業化的精神引導至「高教發展、創新」領域,可望對有理念、但經營苦哈哈的大學院校帶來新的契機。 

比方「捐一抵二設上限」,企業捐給大學院校100萬元,可扣抵200萬元的營業利益所得;並設定合理的捐贈上限,如該年度應繳稅金的10%。 

此外,一般捐贈標的多以校內硬體設施設備,或學生獎助學金為主,卻忽略了知識傳授的主體——老師的處境。大學老師薪酬制度僵化,認真與打混者都是齊頭式的一口價,缺乏外部激勵誘因。而私校老師一年一聘,還得兼作校務行政;兼任的流浪教師鐘點費七、八百元,卻得花上三、五倍的時間備課,以投入的工時計算,稱之為血汗行業也不為過。

在這樣的勞動條件下,大學老師如何為自己的學術生涯作長遠規劃?又如何提升授課品質、教出能為社會所用的學生? 

經濟成績如何分享給高等教育成員? 

台灣2021年出口進口金額皆大幅創新高、人均國民所得有望站上3萬美元大關、稅收超徵逾4000億元⋯⋯大家要想辦法將亮眼的經濟成績,分享給高等教育系統內的主幹成員。 

經營企業面臨問題,大多會透過策略思考尋求最適解方;最難的是組織文化的改變——尤其是公務部門的思維,能否接受教育體系結構性的改變。 

為了彌補半導體產業的人才缺口,政府主導的半導體學院已相繼開學;《運動產業發展條例》也即將上路;牽涉範圍更廣更深的大學院校經營困境,更需要各界關愛的眼神。以「產業化」的思維檢視高等教育的結構,擬定教育版的《高教產業發展條例》,或許能朝解決問題的方向跨一大步。 

如若企業捐贈大學院校可享稅負優惠,可進一步擬訂合規公平的師生獎助辦法。企業為提前布局所需人力資源,甚至可以指定捐贈用在某些領域的老師或學生身上,及早培養日後為其所用的學生。這麼一來,優秀的老師便可無後顧之憂地致力研究、教學;學生也能早一步了解產業脈動和企業需求。 

組織運作已不再強調cost-down,而在追求利害關係人的value added。大學院校要減少只為取得文憑、大量生產的「商品」思維,轉型為打造量少但價值更高的「精品」策略。少子化趨勢不易扭轉,但若有更多具有數位思維、能善用數位工具的年輕人成為社會新鮮人,至少能緩和優質勞動力不足的衝擊,為台灣爭取更多的調整時間。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崇越集團董事長、光華管理策進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