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郭智輝台北 > 2022有機會、市場,企業國際化人才荒更被凸顯!

2022有機會、市場,企業國際化人才荒更被凸顯!

發文時間: 2022/02/14   文 / 郭智輝台北 瀏覽數 / 15,750+

春節假期結束了,相信有不少人打算換工作,同時,很多企業也計畫擴大增才。

經濟學有四大生產要素,包括勞動力、土地、資本和企業才能,為了因應新型態商業模式而各有消長,但無論如何,人力資本已是企業成長茁壯的關鍵要素。

大家都說「人才是公司最重要的資產」,在經營步調緩慢的過去,這句話多是用來安撫員工的,聽聽就好。然而進入內外在環境快速更迭的現在,加上國際化的高強度競爭,充裕的人力資本已與企業的經營成敗密不可分。

企業普遍面臨人才不足的問題,而人才如何調度,以及適當的運用時機,則是另一門學問。戰國時代有位射箭高手更羸,某日更羸對魏王說,他只需用弓不需用箭便能射下飛鳥,魏王當然不信。過一會兒,東方飛來一群雁,更羸將弓拉滿然後放弦,果真就有一隻雁應聲墜下。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原來更羸觀察到,這隻雁飛得慢,在雁群中掉隊,又邊飛邊哀鳴,顯然是舊傷未復元,心裡也仍處於驚恐狀態,因此一聽到弓弦的聲響,就嚇得急速竄高,傷口拉扯迸裂便摔了下來。後人稱此為「驚弓之鳥」。

這則故事背後其實是暗喻六國合縱抗秦,楚國擬派臨武君當主將。然而臨武君先前才與秦國交手吃了敗仗,心中陰霾未除,實不宜在短時間內再擔重任。

「失敗」經驗更值錢,東西方文化看法不同 

東西方文化看待「失敗」這件事有著極大的差異。有一說,歐美企業喜歡聘用有過失敗經驗的人,因為他們已為此付出代價並記取教訓,日後應能避免重蹈覆轍。但是華人文化則多認為「敗軍之將豈可言勇」,日本大和文化更有切腹謝罪的傳統。

持平而論,有成就的組織或個人,多數都歷經過一連串的失敗;重點在於,「失敗」後能否從中擷取教訓、積累經驗並重建信心,化為日後成長的養分。

投手是棒球場上的關鍵角色,如果投手受傷或身心狀況欠佳,就該好好養傷或韜光養晦,等到身體復元或找回手感,再上場比賽。倘若教練迷信大牌投手,硬要指派上場,只會磨損投手的信心、拖累球隊的戰績。

同樣的道理,當企業的主管「搞砸」了一件大案子,應該先冷靜檢討、分析原因,擬定善後對策;在該主管仍陷於挫敗情緒之際,不適合立刻指派新的任務。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常有人把「不要浪費一場好危機」掛在嘴上,失敗的經驗亦是如此。現代企業講究精準決策,導入大數據等新科技,可從過往的失敗經驗中,分析出避凶途徑,進而找出趨吉的勝利方程式。

話雖如此,但是企業發展過程中,人才永遠捉襟見肘,未必有充足的人力資源供決策者調兵遣將,有時不但敗將得帶傷上場應戰,甚至連訓練不足的儲備幹部也得提前上陣。

企業人才永遠捉襟見肘,經常面臨人力資源不足的窘境,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圖/企業人才永遠捉襟見肘,經常面臨人力資源不足的窘境,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2022有機會、有市場,將更加凸顯人才不足

對台灣企業而言,2022年有機會、有市場,人才不足的窘境也更加凸顯。企業國際化的門檻不低,賣同樣的產品,在台灣服務客人與在國外服務客人的門道就是不同。成功的條件不外天時地利人和,但是只要人不對,一切優勢都會化為烏有。因此「擇人」便考驗著領導者的能耐。

企業國際化,管理則要在地化,人才也要在地化,招募在地精英執行母公司的策略,更能增加勝算。企業好友中美晶集團盧明光董事長成功併購多家國際企業,儘管春節前旗下環球晶併購德國世創,經過一年多的努力仍宣告失敗,但無損於公司正常營運及未來策略。細數環球晶圓在美國、日本等歷次跨國併購案中,皆由被併公司的原班人馬繼續經營,且皆創下優異的績效,就是發揮人才在地化的優勢。

經營環境快速變動,企業必須走向國際化、多角化,而所需的人才已超出傳統二代接班的能力;尤其企業發展到一定規模時,就不再是私人公司,要捨棄家天下的思維,承擔社會責任。鴻海集團據點遍及全球,兵多將廣,卻無家族成員參與其中,足以作為落實專業經理人制度的典範。

培養人才>海外求才 

一般而言,企業取得資源有兩種途徑,一是自行建置(Build),一是向外取得(Buy)——包括購買或併購,這也適用於人力資源的取得。前者是由企業自行培養、組建團隊,後者則是廣招具有即戰力的好手;兩者各有優缺點,可截長補短,交互運用,並不衝突。 

但就國際策略長線布局的角度來看,培養人才更重於海外求才。因為直接在海外招聘的幹部,不了解母公司的企業文化,彼此缺乏信賴基礎,以致磨合、溝通的成本相當高。

我一再鼓吹大學教育要有更靈活、更務實的「經營」思維。台灣企業走向國際,大學教育要扮演人才培訓的後勤支援角色;比方爭取各國優秀的學生前來就讀,並與企業攜手,提供實習機會,讓外籍生接觸台灣的風土民情與企業文化。日後當他們學成回到母國,有機會成為台灣企業海外設點的首選部隊,進而成為在地主國據點的營運主力。

將台灣的大學教育視為企業海外人才的「新兵訓練中心」,台灣培訓、海外扎根,相信五年、十年後,應可有效紓解企業征戰海外的人才荒。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崇越集團董事長、光華管理策進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