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蔡鴻青台北 > 飛雅特以「隔代接班」兩度飛越傳承危機,屹立百年!

飛雅特以「隔代接班」兩度飛越傳承危機,屹立百年!

發文時間: 2022/03/01   文 / 蔡鴻青台北 瀏覽數 / 15,950+

有人說義大利人跟華人的民族性十分相似,創辦飛雅特(Fiat)的阿涅利家族迄今123年,經過五代行業週期仍不輟,或有諸多可參考之處。

1899年創辦飛雅特(Fiat)的喬凡尼.阿涅利(Giovanni Agnelli)是地主後代。一戰後,飛雅特的汽車製造技術領先,並擴展到拖拉機、飛機和火車領域,創立30年後已是義大利第三大工業集團。

喬凡尼在1927年成立家族控股公司IFI(Industrial Financial Institute),擁有飛雅特的控股權,並進行多元化擴張,陸續投資飲料、混凝土、煤炭、航空運輸、水電能源、出版、建築、足球和滑雪度假村等多種行業。

喬凡尼的獨子愛德華多二世(Edoardo Agnelli II)1935年因事故身亡。德華多二世育有四女三子,喬凡尼評估接班能力後,在1945年去世前,宣布由年僅24歲的長孫吉亞尼.阿涅利(Gianni Agnelli)為接班人,隔代接班。

國際化與超級多角化集團

1968年起,飛雅特開始國際化。1986年與福特(Ford)競標愛快羅密歐(Alfa Romeo)勝出,1969年買下法拉利(Ferrari)50%的股份,並在美國、巴西等各地設廠。

吉亞尼60年的長期獨裁執政,將飛雅特推向巔峰,變成一個涵蓋保險、造船、石油煉製、出版、銀行、酒店、飲食、汽車、航空、電訊、金融等的超級多角化集團,巔峰時期一度貢獻義大利GDP的4.4%。1984年創立Giovanni Agnelli B.V.,為頂層控股公司,下轄兩層控股公司IFI和IFIL。

然而家族再度面臨接班危機,吉亞尼唯一的兒子愛德華多三世(Edoardo Agnelli III)性格孤僻,並與父親不合,2000年自殺身亡。吉亞尼決定隔代接班,讓當時21歲的外孫約翰.埃爾坎(John Elkann)在未來接任。

2003年的內憂與外患

吉亞尼在2003年去世後發生遺產大戰,他未留下正式遺囑,僅三封日期分別為1983年、1985年和1999年的簡短手寫書信,表明不動產的受益權給妻子瑪萊拉(Marella Caracciolo di Castagneto)、所有權給女兒瑪格麗塔(Margherita Agnelli)和兒子愛德華多三世,並在信中明確表明希望外孫約翰接班。

家族成員沒有異議,但瑪格麗塔將親生兒子約翰告上法庭,並指控母親瑪萊拉擅自「跨代式」安排接班人,同時指控父親吉亞尼的三名顧問,刻意隱瞞父親的海外資產,操縱財產分配。瑪格麗塔的「自殺式」指控震驚了阿涅利家族,更招來稅務機關調查。

創辦飛雅特的阿涅利家族迄今123年仍不輟。圖片來自pexels圖/創辦飛雅特的阿涅利家族迄今123年仍不輟。圖片來自pexels

2000年前後,全球汽車業競爭激烈,飛雅特逐漸落後競爭對手。研發投入低導致車型匱乏,且車型研發與目標市場都出現戰略錯置,過度槓桿貸款及盲目設廠巴西、波蘭都拖累飛雅特的發展,集團總負債高達355億歐元。

經營權之爭與拯救瀕危企業

巨額虧損讓飛雅特處境艱難,部分融資來自銀行的強制性可轉換貸款,若無法償還將轉為股份,使銀行成為集團最大股東,危及家族的控制權。

此時第四任CEO朱塞佩.莫奇歐(Giuseppe Morchio)說服所有股東對集團注資18億歐元,但他提出了一項令家族極為震驚的要求:他要身兼飛雅特集團的董事長與CEO,以便與債權銀行談判。

阿涅利家族在銀行成為大股東與專業經理人一人控權之間左右為難,最後家族不同意朱塞佩的要求,他於2004年掛冠求去。

此時原定的接班人約翰隨即接手,他飛往瑞士秘會旗下的通用驗證公司SGS執行長塞吉歐.馬奇翁(Sergio Marchionne),說服他擔任飛雅特執行長。儘管塞吉歐是汽車門外漢,但他與約翰卻聯手扭轉局勢。

面臨巨幅的銷量與財務衰退,塞吉歐先透過組織再造止血。2007年發表全新復刻款的Fiat 500,讓飛雅特小車再度於多國熱銷。

2009年金融風暴,美國克萊斯勒(Chrysler)聲請破產保護,塞吉歐危機入市,取得35%股權。更於2014年全額控股克萊斯勒,兩大集團整併後更名為 FCA(Fiat-Chrysler Automobiles)集團,成為全球第七大汽車集團。

除了旗下13個品牌,更囊括汽車電子零組件大廠、工業用機械手臂,以及鑄造引擎與變速箱,展現與三大汽車集團一別苗頭的決心。

集團整併後的浴火重生

約翰同時開始一連串的控股整併,將三層的控股架構合併精簡,讓Exor成為集團唯一控股公司。家族控股公司Giovanni Agnelli B.V擁有Exor 52%的普通股,以及53%的投票權。

2021年初,將原有的核心汽車業務FCA與法國寶獅雪鐵龍集團(Groupe PSA)合併為Stellantis,Exor為Stellantis的單一最大股東,更震撼全球汽車行業。

比較約翰接班前後,2002年時,集團持有汽車(飛雅特、愛快羅密歐、法拉利、通用之交叉持股等)、電力、農機、銀行保險、航空發動機及零件、電信、出版、百貨零售、旅遊、足球。

20年後的2022年,Exor對核心業務持股達到87%。持股Ferrai 22.9%,占Exor資產的24.8%。PartnerRe保險公司持股100%,占Exor資產的22.2%。

原有的汽車核心成為Stellantis的14.3%持股,占Exor資產的23.8%。持股26.9% CNH industrial農業和建築業務,占Exor資產的16.4%,其餘12.8%分散在小額持股及眾多新創事業投資,集團成為一個大型工業控股集團。

學習點

阿涅利家族數次面臨危機,隔代接班仍屹立百年,歸功於控股與經營的特殊共治系統。

與一般歐洲家族採用的民主共議決策制度不同,阿涅利家族成員雖有200人,但控股由單一家族成員管控,家族掌門人主要決定資本配置策略及組合管理,各事業體則交由專業經理人經營。

在集團控股層面,雇用專業顧問進行重大交易及結構性重組,配合時勢調整事業版圖。

集團成立單一控股公司,事權統一,進入新的發展階段仍定位為工業集團,維持汽車為核心。對核心事業保持絕對控股且高達九成配置,對於核心周邊事業則採財務性調整,配置小額比例進行廣泛的探索性投資,摸索下一階段的布局。

華人企業家則常反其道而行,事必躬親,控股與管理一把抓,不信任外部專業人士。

事業布局只喜加不喜減,反而容易錯失最佳時機,從阿涅利家族的個案來看,獨裁管理也可行但需要策略到位,結構與制度匹配,才能長治久安。

延伸閱讀

低谷逆襲!百靈佳以「三角接班」蛻變成環球藥業巨頭

延伸閱讀

愛馬仕大戰LVMH!堅守品牌價值近200年

延伸閱讀

挺過法國大革命與世界大戰,這家法國企業寫就300年傳奇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本文為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倫敦商學院客座教授海因茨-彼得.埃爾斯特羅特 Dr. Heinz-Peter Elstrodt合著;原載於2022年2月號《哈佛商業評論》數位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