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黃達夫台北 > 悼念當代史懷哲——保羅・法默醫師

悼念當代史懷哲——保羅・法默醫師

發文時間: 2022/03/02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11,050+

日前看到保羅・法默醫師(Dr. Paul Edward Farmer)逝世的消息,除了震驚,更是深深的惋惜。 

因為,我愛讀書,我初次認識法默醫師的事蹟,是讀了《愛無國界(Mountains Beyond Mountains) 》的英文版,當時,就覺得他是一位非常不平凡的人物,他和德瑞莎修女一樣,是一位身體力行的人道主義者,更不愧為當代的史懷哲。

「健康夥伴」的組織與理念 

他的非凡在於,他年紀輕輕,就有很淸楚、很堅定的信念,他認為醫療是基本人權,人再怎麽窮都應該得到適當的醫療。今天,所謂的「全球醫療(Global health) 」這個醫學領域,就是從他與醫學院同學金辰勇(Jim Yong Kim)及幾位朋友創立的「健康夥伴(Partners In health)」的理念,推展出來的。

法默醫師期望世上所有人都能夠獲得適當的醫療。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圖/法默醫師期望世上所有人都能夠獲得適當的醫療。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因為海默醫師行動的感召以及「健康夥伴」的運作模式,實實在在地改變了不少被世界遺忘了的窮困百姓的生命。

現在,在世界各國,有不少大學都紛紛成立「全球醫療研究所(Global Health Institute)」培育願意到偏遠地區服務的公共衛生人才。

世界上所有人都能獲得適當醫療 

期望藉著更多人的參與,去照顧散布在地球上各個角落的無助病人。直到有一天,在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夠獲得適當的醫療,這就是法默醫師在他有生之年日夜在努力的目標。

從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延燒,讓我們更清楚地瞭解到,在今天的世界村,世界是相互連結的,尤其是傳染病,沒有一個國家能夠自我隔絕,而不受影響,更進一步證明法默醫師的高瞻遠矚。

也許是他與一般人不一樣的成長背景,自幼就接觸到社會不同的階層,所以,他對於社會上的貧富差距,生活上的不平等感觸特別深,而立下要去改變世界的大志向。

因此,當他獲得獎學金進入杜克大學念書的時候,就主修醫療人類學,暑假期間就到海地當志工,去瞭解第三世界的困境與需求。大學畢業後,繼續到海地生活,然後,進入哈佛大學醫學院習醫,同時,研修人類學博士學位。為他未來要從事的工作,做好充分的準備。

完成雙學位後,他就一方面在哈佛大學任教,一方面藉着「健康夥伴」這個組織,到第三世界的不同據點,為他們訓練醫療人才,並親自照顧受苦受難的病人。

延伸閱讀

緬懷一位可敬的醫界典範

海默醫師搶救窮苦病人的熱情與使命感,有很大的感染力、傳播力。他一直認為要做任何的改變,都必須要親自參與,了解當地的文化,並與當地政府與人民合作,才會有恆久的成效。

法默醫師因急性心臟問題辭世 

這回,他正在盧旺達的布塔羅(Butaro, Rwanda)地區教學及照顧病人,不幸於2月21日晚在睡夢中因急性心臟問題辭世,享年62。

因為,黃達夫醫學教育促進基金會,自創立之始,就與天下文化出版社合作,翻譯醫學人文的好書,送給台灣醫學院的學生。期能幫助他們更加瞭解醫療工作的意義。 

就如海默醫師自己,他在學生時代讀了德國醫學家費爾克(Rudolf Virchow)醫師的書,費爾克醫師認為,醫學教育並不是要教醫學生討生活的能力,醫師應該是窮人天生的保護者,因此,要教他們如何去保障他所屬社區的健康。

顯然,費爾克醫師對於醫師這個志業的定義,啟發了法默醫師生涯的選擇。這不就是基金會出書送醫學生的目的嗎?所以,《愛無國界》這本中譯本於2005年,在台灣出版。還很幸運的,邀請到海默醫師特別為中譯本寫序。

「健康夥伴」成為大規模的社會運動 

海默醫師希望這本書能夠激發更多人出錢出力,讓「健康夥伴」成為大規模的社會運動,最終,才能夠讓所有有需要的人都能享有現代醫療與公共衛生。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我們每個人一輩子會讀到很多名人、偉人的事蹟,生活中,也會接觸到不少令我們感佩或尊敬的人。譬如說,醫療是我的專業,在我心目中,有不少學識及為人都令我尊重的好醫師或研究者,一直都是我見賢而思齊的典範。

而法默醫師比我年輕許多,不知是什麽力量給了他這麽一個要去改變世界的偉大志氣,而且,30多年來,毫不氣餒地一步一步地在發揮他的影響力。我沒有他那麼大的企圖心及能耐,但是,法默醫師的意志力與行動力正是引導我繼續向前行最重要的激動力。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