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蔡鴻青台北 > 家族後繼無人,神祕的萊曼家族以「合夥人制度」突破困局

家族後繼無人,神祕的萊曼家族以「合夥人制度」突破困局

發文時間: 2022/03/17   文 / 蔡鴻青台北 瀏覽數 / 17,300+

企業在傳承接班時,不僅要考慮主雇和血脈關係,合作模式也是評估的要素之一。 企業接班傳承中,除了主雇關係和血脈接班,其實合夥關係也是可考慮的方式,德國萊曼家族(Reimann)即為一個有趣案例。 

Benckiser品牌的成立 

約翰.本基澤爾(Johann Adam Benckiser Jr.)是德國工業家第三代,祖父自18世紀的鋼鐵及伐木浪潮中致富。

1823年,約翰創立「Joh. A. Benckiser Gmbh」公司(簡稱JAB),跨足工業及家用化學品。之後化學家凱爾.萊曼(Karl Ludwig Reimann)加入,並娶了約翰的女兒。約翰去世後凱爾掌權,延伸生產檸檬酸、酒石酸等化學品。公司陸續由萊曼家族成員接手,本基澤爾家族則退居幕後。 

凱爾的曾孫小亞伯特(Albert Reimann Junior)25歲即加入家族企業。1954年小亞伯特的父親去世,56歲的他開始掌權JAB,陸續發展食品、洗潔劑及護膚品,將公司從工業化學品轉向消費品行業。

小亞伯特身為化學博士,發明了軟水劑,並引進假牙清潔片、洗碗精、衣物柔軟劑等產品,公司因此崛起,並聚焦於居家清潔及化妝品領域,且將市場拓展至其他國家。1980年前後的JAB只是小型家族企業,年營收約2.5億美元。 

去家族化的發端 

雖然企業穩健發展,但小亞伯特的元配不孕。面臨公司經營及家族的巨大財富後繼無人,他在80歲時把權力交給專業經理人,雇用時任BCG諮詢公司的彼得.哈爾夫(Peter Harf)。 

小亞伯特過世前,將他的股權平分給九個養子女,每人平分繼承股權11.1%。然而他與父親在二戰時支持希特勒的行徑,以及冷血對待勞工的醜聞,讓家族聲譽蒙上陰影。

他因此對後代提出保持低調的要求:不得對外出售股權、不得涉入公司經營、須遵守家族治理的基本規則、過匿名生活、不得接受採訪、不得洩漏家族內幕,及不得參加豪華派對;這系列禁令,將萊曼家族變成一個神祕家族。 

合夥制度是企業共治時代中,應該考慮的選項,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圖/合夥制度是企業共治時代中,應該考慮的選項,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家族與專業經理人的合夥人制度

被延攬而來的彼得,於1988年接手JAB公司CEO與Chairman,從此家族開始以JAB的品牌為基礎,透過收購加速擴大快消品的事業規模。他的策略是:剝離創始的化學品業務,用出售的收益收購消費產品品牌。 

1992年,JAB公司向輝瑞(Pfizer)購買科蒂(Coty)香水和化妝品業務,2005年收購聯合利華(Unilever)的香水業務,2010年收購中國本土品牌丁家宜(TJoy Holdings)。2015年更收購寶僑(P&G)的美妝資產,試圖成為美妝龍頭。 

延伸閱讀

愛馬仕大戰LVMH!堅守品牌價值近200年

英國家用品巨頭Reckitt & Colman在1999年用20億歐元的估值,以換股方式合併JAB,成為知名的品牌「利潔時」(Reckitt Benckiser)。雙方合併後公司市值58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家用清潔品公司,旗下有滴露(Dittol)、Airwick等知名品牌,意圖挑戰寶僑與聯合利華兩大龍頭。 

兩家公司合併後,JAB仍持有15.3%股權。2019年底,利潔時市值暴漲10倍達576億美元,JAB亦將持股全數出脫。 

JAB的發展與轉型

2012年起,JAB開始一連串大重組。

首先,成立家族控股公司JAB Holding company,並改為合夥人制度,由三位高級合夥人領導公司,共持有10%股權,分別為第一代的外聘CEO彼得.哈爾夫(Peter Harf)、巴特.貝西特(Bart Brecht)和奧利維耶.古代(Olivier Goudet)。

此三人形成三個10年的接班梯次,梳理集團雜亂的投資事業,區分業種與不同次集團。 

延伸閱讀

飛雅特以「隔代接班」兩度飛越傳承危機,屹立百年!

JAB同時開始專注美國的咖啡和烘焙領域,並啟動一連串收購。2012年收購美國的皮爺咖啡(Peet’s)進入咖啡產業,2013年收購荷蘭咖啡品牌D.E Master Blenders,及美國的馴鹿咖啡(Caribou coffee)。更於2014年將旗下咖啡品牌整併成Jacobs Douwe Egberts(JDE),為全球最大咖啡公司,挑戰雀巢。

2015年,JAB收購美國的綠山咖啡(Keurig)及瑞典的咖啡連鎖店Expresso House,並在2019年將JDE及Peet’s合併為JDE Peet’s後上市,目前市值154億美元,JAB透過Acorn Holdings BV持股55.11%。

2016年,JAB購買知名甜甜圈品牌Krispy Kreme Doughnuts,並於2021年上市,目前市值22億美元,JAB持股44.77%。2019年收購美國寵物連鎖醫院Compassion-First,2020年收購世界上最大的獸醫和寵物護理組織之一NVA。 

瘋狂的10年收購 

為了壯大資金實力,JAB開始籌組聯盟基金。2014年JAB消費基金(JAB Consumer Partners,JCF)即是與其他家族合作,如法國寶獅汽車(Peugeot)及哥倫比亞的聖多明各啤酒家族(Santo Domingo family)。

雖擴大資金來源,但也增加聯盟的複雜性並承擔更多債務。連續的瘋狂收購,雖然使JAB旗下增加不少企業,但槓桿收購的高額銀行債務及多次債券發行,也埋下隱憂。JAB欲打造的咖啡帝國,已面臨債務超高風險,供應商之間的帳期最長達300天,是雀巢的三倍左右。 

但JAB的收購仍在進行中。回顧過去10年,2012年JAB的管理資金約12億美元。2021年底,JAB的管理資金超過500億美元,管理資產為270億美元,旗下企業總價值超過1300億美元,並將科蒂香水、JDE Peet’s及Krispy Kreme三家企業成功上市,從單一家用消費品領域拓展到美妝、咖啡連鎖餐飲、甜食及寵物照護五大領域。

學習點 

面對外在機會多但內在資源不足時,家族可考慮引入外部團隊,甚至設立合夥人制度,成為利益共同體一齊成長。與其他家族辦公室合作,更可借力使力,擴大資源並放大行業觸角。

全球化後局勢變化快速,資產配置需要配合不同的外部環境轉型,只有專業管理才能抓住機會。家族企業不一定要家族成員接班。只有分享,才能做大。 

長期任職的高階管理階人是寶貴的公司資產,除了熟悉系統外,更有深度信任。優質人才若可提升到大股東層面,一方面可監督後進的高階管理人,還可解決人事安排問題,並利用累積資源創造更多成長機會。 

話雖如此,合夥人制度在華人社會中並不容易推進,除了信任問題之外,仍存有大小股東利益與風險不對稱的問題,以及最終決策權的問題。在這個個案中,三個專業合夥人各差10歲,形成接班梯次,並陸續引入後代接班團隊,且受諮詢委員會監督,確保永續經營。

延伸閱讀

低谷逆襲!百靈佳以「三角接班」蛻變成環球藥業巨頭

然而,強人的下一棒也是不易接班,快速購併所伴隨而來的高度財務風險,也凸顯此潛在隱憂。無論如何,合夥制度仍是一個企業的共治時代,應該考慮的選項之一。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本文為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倫敦商學院客座教授海因茨-彼得.埃爾斯特羅特 Dr. Heinz-Peter Elstrodt合著;原載於2022年3月號《哈佛商業評論》數位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