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郭智輝台北 > 「培訓亞洲精英」納入教育政策!人才缺量、更缺質

「培訓亞洲精英」納入教育政策!人才缺量、更缺質

發文時間: 2022/04/07   文 / 郭智輝台北 瀏覽數 / 8,300+

這陣子全台各處不時發生臨時停電狀況,台電及上級主管機關經濟部飽受各方責難。Omicron境內確診人數暴增,雖然不像去年5月那波三級警戒造成大規模恐慌,但是防疫指揮中心的壓力也是直線上升。

然而,民間企業高喊人才短缺多年,但是教育主管機關似乎並未把「台灣缺才」視為施政的當務之急。 

台灣的高等教育,包括大學和研究所,招生名額年年縮減,卻仍無法滿招,即便是知名大學院校也不例外。究其因,少子化是最佳藉口,但是科系的差異與學校辦學政策才是關鍵。

雖說學校不是營利事業,但仍避不掉優勝劣敗的市場法則缺乏競爭力的學校,過去在高度管制的教育政策下尚能生存,一旦撤除保護傘,自然前途茫然、慘澹苟活

人才數量不足,但素質更加匱乏 

台灣的義務教育已延伸至高中,事實上,不少大學為了招生,入學門檻一降再降,以至於一些不知道怎麼進來的學生,還有進來後不知道要做什麼的學生,仍抱著國中生、高中生的心態,等著四年後,時間到了,就戴上方帽子走出校園,進入社會台灣的人才荒,不但是數量的不足,更是素質的匱乏。

延伸閱讀

躺平、內卷讓人迷茫?有這特性才能找到出路

大學裡教的是解決問題的方法研究所則是在既有的問題中,找出新的解決方法博士學程的重點在於找出新的問題,並試圖提出可能的解方。 

在台灣,優秀的孩子愈來愈難找了?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圖/在台灣,優秀的孩子愈來愈難找了?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少子化讓公私立學校都面臨招生的壓力,為了搶學生、求生存,降低對學生的素質要求和畢業門檻;主管機關則擔心學校關門,讓已經十分棘手的流浪教師問題更形惡化,也默許或漠視學校濫收學生的狀況。資質有限、動機不足,這樣的學生扛著大學生的頭銜進入職場,具有解決問題的能力? 

每每與企業友人聚會,大家普遍認為,在台灣,優秀的孩子愈來愈難找了。當然,台積電在這方面扮演催化的角色。 

台積電預計今年要徵才8000人,為其量身定做的人才培訓單位半導體產業學院才剛上線,等到人才「量產」,一年也才產出6000位專業人才,時間、數量完全無法滿足護國神山一家企業所需。需才孔急下,台積電也網羅相關領域的人才;據聞連桃園機場的工程師都被挖角,造成維護營運人力吃緊。 

延伸閱讀

台積電大缺工!企業應甩開「根留台灣」迷思,走向海外

台積電的福利待遇與企業形象,在在都是台灣的企業標竿,也值得有心追求卓越的企業主仿效。日前台積電更宣布,4月調薪大家會很開心,但相信其他企業的老闆聽了大概不太開心得起來 

面對零碳壓力,再生能源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可是台積電一家便吃盡了台灣九成九的綠電。同樣地,在強力磁吸效應下,台灣優秀的人才也幾乎盡入台積麾下。面對這種態勢,除了國發會、經濟部、勞動部,教育單位也不該置身事外。 

曾有學者表示,大學不應該是企業的職訓單位;言下之意,學校不應為了經濟需求或產業變化,而隨波追逐流行趨勢。要討論這個話題,得先了解大學的本質定位。

一般大學的「功能」概分為學術與應用,如果學校或系所能有明確的定位,自然不會有「職訓」的誤解。尤其大學並非義務教育,學生要有意識、有目的地就學,才不會虛耗四至六年的寶貴光陰。 

延伸閱讀

如何讓自己舉足輕重?培養交叉技能,比專精更重要!

台灣企業在30年前進行第一次大遷徙是西進中國,由於語言、文化溝通都沒有太大的隔閡,反而阻礙了台企「國際化」的進程,也拖拖累了產業升級的腳步。現在政府在推新南向、新東向,企業向東南亞、日本、美國、歐洲發展,立刻凸顯國際化人才的不足連外派人員都顯得捉襟見肘。 

大學定位為「亞洲企業精英培訓」基地 

針對這個現象,如果台灣的大學能定位為「亞洲企業精英培訓」基地,招攬海外優秀的學生來台受教育,短期可解決學校生源不足的困境;中期可補充台灣本地優質人力的缺口;長期更可在其回國後,成為台灣企業在當地發展的先遣部隊。 

發展中國家的優秀孩子,在台灣接受大學教育後,若受雇於台灣企業派回母國服務,可享有高於當地平均水準的福利待遇,企業也可減少在當地運入的溝通成本。 

台灣的地理位置、生活條件、飲食文化與人文氣候都有優勢,對海外學生具有一定的吸引力。大學可與企業策略聯盟,以學費補助或高額獎學金,增加東南亞優秀學子來台就學的誘因,並提供寒暑假企業實習的機會。 

台灣經濟的五缺壓力始終存在,經濟部管缺水、缺電,內政部、農委會管地,勞動部管缺工;當各部會都在為轄下所屬業務焦頭爛額之際,教育主管機關管學校、管學生,是否也要想法子管一管台灣人才不足的問題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崇越集團董事長、光華管理策進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