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蔡鴻青台北 > 法國百年獅王:挺過三次家變的寶獅家族

法國百年獅王:挺過三次家變的寶獅家族

發文時間: 2022/04/13   文 / 蔡鴻青台北 瀏覽數 / 13,300+

法國大廠寶獅(Peugeot)汽車是撐過兩次世界大戰及多次危機的家族企業,212年歷史中經歷多次家族內鬥但仍屹立不搖,他們是怎樣做到的?

第一代尚.皮耶.寶獅(Jean Pierre Peugeot)1810年以印染及麵粉業務發跡,後轉型鋼鐵鑄造及工具配件,並衍生鋼鐵相關業務。

1882年,第四代家族成員阿爾芒(Armand Peugeot)推出品牌首款自行車,並於1889年巴黎世界博覽會展出蒸汽內燃機的三輪汽車,隔年更推出第一輛寶獅汽車,正式進入汽車業,但也成為家族第一次分裂的導火線。

阿爾芒的表弟尤金(Eugène Peugeot)不認同汽車業,導致家族分裂為兩個體系。阿爾芒沒有後代,兩人相繼過世後,家族於1906年再度合併,此時寶獅的汽車產量已占法國總產量的一半。

經歷兩戰,危機重重

一戰後,雪鐵龍(Citroën)及雷諾(Renault)出現,破壞市場價格。192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使寶獅虧損累累,家族再次將自行車與汽車分離,並停止卡車製造,努力經營多年才於1939年恢復成為市占25%的法國第二大汽車廠。

好景不常,二戰期間法國被德國占領,寶獅直到戰後十年,才又開始推出其他車型。

延伸閱讀

挺過法國大革命與世界大戰,這家法國企業寫就300年傳奇

1966年寶獅重組,成立控股公司Peugeot Société Anonyme(PSA)。1973年二次石油危機,穩健的寶獅家族大膽收購雪鐵龍,並在1978年以一元收購克萊斯勒(Chrysler)的歐洲業務。併購策略擴大了市占率,卻讓寶獅於1980至1985年進入長期虧損。

寶獅汽車如何撐過兩次世界大戰及多次危機?圖片來自pexels圖/寶獅汽車如何撐過兩次世界大戰及多次危機?圖片來自pexels

權力不均,家族內鬨

第三次家族內鬨起於第八代家族的三分支——尚.菲利浦(Jean Philippe Peugeot)、羅伯(Robert Peugeot)、泰瑞(Thierry Peugeot)。

家族委員會原本由三分支輪流掌管不同職務,但這代因掌權問題破壞家族默契,導致羅伯與泰瑞埋下心結。泰瑞掌舵PSA公司,羅伯掌理控股公司Société Foncière, Financière et de Participations(FFP)。

家族成員不合阻礙公司重要決策,年輕成員對汽車業不感興趣,開始尋求其他行業的多角化布局。

同時,歐洲市場的需求飽和與白熱化競爭,讓寶獅的利潤與銷售不斷下降,海外拓展策略因家族股東不合而擱置,進軍中國的計畫,也因雙方對合作之長短期觀點不同又無功而返。

儘管歷任CEO試圖以提升銷量、大幅裁員及擴廠來挽救頹勢,皆無顯著成果。2012年,PSA出現50.1億歐元的巨額虧損。2013年的融資計畫無疾而終,更凸顯家族分裂造成的問題。

羅伯及其他年輕成員想放棄虧損的PSA,主張分拆汽車產業,放棄控股權,但泰瑞仍力圖持續投資以維持家族控股,家族內部角力無法達成共識。

放棄家業,三足鼎立

2014年,法國政府與中國東風汽車決定拯救寶獅,各注資8億歐元,各取得14%股權,寶獅家族放棄增資,股權從25%降到14%,成為持股比例相同的三強鼎立局面。寶獅家族在第八代手上首次失去起家事業控制權。

2014年專業經理人卡洛斯.塔瓦雷斯(Carlos Tavares)接手PSA的CEO,卡洛斯採取各種策略手段,如開拓非洲市場、合資印度市場、獨立豪華車品牌,並於2017年收購德國歐寶(Opel)及佛賀(Vauxhall)汽車,PSA開始轉虧為盈。

面對興起的電動車趨勢,寶獅與飛雅特(Fiat)歷經多年接觸後,終於在2021年同意以50-50的股票為基礎,合併成立新公司斯泰蘭蒂斯(Stellantis),成為全球第四大汽車集團。飛雅特的家族主席約翰.埃爾坎(John Elkann)擔任董事長,卡洛斯為CEO。 

延伸閱讀

飛雅特以「隔代接班」兩度飛越傳承危機,屹立百年!

家族控股,策略轉型

單傳的第五代掌門人羅伯早年即立下家族協議,家族股份不得外流,所有獲利都須再投資回企業,使家族成員與公司的未來綁定在一起。

寶獅1925年在巴黎上市,家族1929年成立FFP做上層控股,1957年更成立最上層控股Etablissements Peugeot Freres(EPF),成為三層控股架構。

董事會由家族三分支共同主持,輪流擔任董事長,經營管理交由專業經理人。1989年FFP於法國上市,EPF持有80%,另外20%流通。

延伸閱讀

家族後繼無人,神祕的萊曼家族以「合夥人制度」突破困局

隨著放棄PSA控制權,避免認列鉅額虧損,家族控股公司FFP在2013年從虧損14.1億美元,轉為2014年淨利4.08億美元,並開始策略轉型,成為直接長期持有上市及非上市企業少數股權的投資控股公司。

為避免直接參與風險投資,FFP與其他家族辦公室及各主要市場的私募基金合作,採共同投資模式,如2014年與法國的溫德爾家族(Wendel)合作投資IHS、2016年投資Tikehau Capital、2016年與德國JAB控股長期合作投資消費行業。

FFP於2021年正式更名為Peugeot Invest,事業投資及財務投資之資產配比,從2013年的28%及72%調整為2021年的40%及60%,市值從14.6億美元成長至2022年30億美元。

2013年PSA市值36.9億美元,家族持股25.5%。2022年,寶獅家族持股7.16%的斯泰蘭蒂斯市值來到521億美元,寶獅持股價值大漲4.2倍。

學習點

身處高週期性及重資本行業時,家族股東永遠會面臨繼續加大投資提升競爭力或變現投資分散的抉擇。不管家族治理結構如何巧妙設計,只有家族團結一心,才能成就未來。寶獅家族早期設下的家規綁定家族三分支,有技巧地繫緊家族與企業。

把企業交給專業,家族控股保守穩健,是寶獅相較法國同業得以勝出的秘訣。同時,家族低調,以企業利益優先,建立有秩序的家族傳承梯隊及企業專業治理,是責任所有權(responsibility ownership)的最佳表現,也是寶獅保有企業韌性的關鍵。

當家族內部資源不強,且外部競爭態勢不佳時,應尋找策略伙伴共同合作,轉進其他領域發展。面對動盪的未來,寶獅家族選擇與對手飛雅特家族合併,除了讓雙方更有機會存活,更大幅提升了股東價值。

至於應該堅持獨立本業控股,還是放棄控股分散投資其他領域的策略問題,很難有標準答案,但完善的家族治理體系、家族品牌及價值觀凝聚家族成員共識,讓家族團結不變,搭配專業團隊治理的盡職治理,才是寶獅家族百年的長青關鍵。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本文為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倫敦商學院客座教授海因茨-彼得.埃爾斯特羅特 Dr. Heinz-Peter Elstrodt合著;原載於2022年4月號《哈佛商業評論》數位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