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用中華民國救兩岸〉思考中共對台總體方略!

用中華民國救兩岸〉思考中共對台總體方略!

發文時間: 2022/05/17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7,550+

中共20大,習近平將依新憲進入第三屆任期,並提出「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習近平曾說: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這是70載兩岸關係發展歷程的歷史定論,也是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

本文建議,此一「總體方略」最好不要太過強調三種性質:①個人化(太過與習近平個人的政治企圖掛鉤)。②旗幟化(太過與「統一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掛鉤)。③時間表化(太過與第二個100年掛鉤)。

否則,這三個掛鉤極可能使中共墜入「自我承諾的陷阱」(trap of self-commitment),屆時恐將引發吞不下又吐不掉的政治危機,騎虎難下。

本文建議,「總體方略」應有下述十一路思考:

(一)

首先,應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及「第二個100年」脫鉤。喬良說:「台灣問題並非中國復興大業的全部內容,甚至連主要內容都談不上。」章念馳說:「當今中國究竟是民族復興為大,還是武統台灣為大。」亦即,首先不要輕率定下作繭自縛的時間表。

(二)

應與習近平個人的政治企圖脫鉤。習近平自我創設「新時代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言必稱「黨18大以後」;此皆透露以個人主義及英雄主義作為斷代的工具,以個人的人設與企圖為時代目標。

但「兩岸」問題畢竟是一個牽涉全歷史、全世界及全文明的課題,並非「兩岸」自己所能關門解決,因而不應過分綁定在個人的意志與企圖上。

兩岸問題不應過分綁定在習近平個人的意志與企圖上。圖片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官網圖/兩岸問題不應過分綁定在習近平個人的意志與企圖上。圖片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官網

(三)

俄烏為鑑,「兩岸」問題不可能由「兩岸」自己解決,因此必須使兩岸問題從「國共內戰」的盲區與誤區中走出來,亦即應當從全歷史、全世界、全文明的視角,來提出「解決台灣問題總體方略」。

(四)

於是可問:「統一」是什麼?「統一」是不是等於「消滅中華民國」?一個專政政體如果以消滅一個民主政體為「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這算是什麼「偉大」?這對全中國與全世界的歷史與文明如何交代?

(五)

兩岸問題不容武力解決。武統是國難,也是國恥。若是硬要武統,那就可能面對國際的反撲,借鑑俄羅斯今日處境,屆時發動武統者恐將面臨「被開除地球球籍」(毛澤東語)的後果。

因此,「總體方略」不應再有「不能和統,就只能武統」的意識,而應轉向「不能武統,就只能和統」的思維(如果不能放棄統一論述的話)。

延伸閱讀

俄烏戰中,兩岸更應修好!

(六)

思考的主軸,首要在中共必須走出「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的旗手形象,在全歷史、全世界、全文明的視角上,透露出中共仍有民主轉型的意願及可能性,使中國成為一個可信可愛可敬的國家,以此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並藉此回報中國人及世界的期待。

這也許就是章念馳所說「統一三點」中的兩點:①要讓被統一的一方心悅人服。②要得到國際社會的理解、同情、支持、安心,而不是焦慮與害怕。

章念馳的話是對中國的赤膽忠心。台灣問題的解決,應當獲得兩岸與世界的「心靈契合」。

(七)

兩岸要和統,就不能定時間表,也就必須從「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轉向「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亦即必須設法使中華民國在「統一前」不致異化、掏空、變質、流失。

因此,「總體方略」的戰略重點,應當從強調統一的「目的論」轉向努力維持中華民國的「過程論」。亦即將戰略重心從「和平統一」轉向「和平發展」。

在「過程論/和平發展」中,中共不能只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更要接受「中華民國是一部分的中國」。

延伸閱讀

「中華民國不可消滅論」

(八)

國台辦呼籲大陸人民:「反台獨,不反台灣。」對台方略若由「目的論」移向「過程論」,即應當由「反台獨,不反台灣」推向「反台獨,不反中華民國」。

如此,在大陸民意認知「中華民國不是台獨」,及台灣人民認知「不容台獨異化中華民國」之下,兩岸始可能在「你不消滅中華民國,我不台獨」的「兩不路線」下,維持「和平發展」。

亦即,中共必須承認或默認「中華民國的分治而不分裂,即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如此兩岸始有在「大屋頂中國」的概念下「和平發展」的可能性。

(九)

中華民國已漸被台獨掏空,國際間的「一中政策」也正在掏空。兩岸的危機正在這種「雙掏空」,亦即,幾已「求維持中華民國」而不可得。

而中華民國之所以「幾不可得」,主因源自中共的「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欲挽狂瀾於既倒,中共確實應當細思「反台獨,不反中華民國」的深義。

「兩岸」問題真的不是「兩岸」自己能關門解決,必須面對全歷史、全世界、全文明。圖片來自flickr圖/「兩岸」問題真的不是「兩岸」自己能關門解決,必須面對全歷史、全世界、全文明。圖片來自flickr

(十)

俄烏戰後,世局丕變,兩岸架構也已完全不同。中共「剋期統一」的目標已幾無可能,因此應將目標移換至「在隔岸維持一個友善的中華民國」,徐圖未來。

最近,蔡政府提出「中華民國不算台獨」的論述,在爭議中其實存有生機,北京不必不經思考地加以撲殺,如能循原本存在的「兩岸各自規定(憲法)符合一中原則」的思路加以回應,或許即可能相向而行,共同建立「中華民國不是台獨」的共識。

這應是蔡英文任內最冒險也是最後一次的轉型試探。這次北京如果再不開門,今後恐就再不會聽到叩門聲了。

(十一)

倘若沒有和平發展,武統喧囂,兩岸將陷入長期不可測的「不和平發展」。倘係如此,一方面大陸民意「反台獨,又反台灣」,另一方面中共亦以「統一」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甚至是「習近平新時代的政治承諾」。

兩者相互綑綁,在這種背景下建構的「總體方略」,勢將使兩岸關係不可能「和平發展」,因而也必使中國的「和平崛起」平添變數。

習近平新時代,是個人英雄主義的斷代方法。歷史長河,漫漫悠悠,不可貿然決堤改道。

本文認為,在此時際,與其用「習近平新時代」來規劃「台灣問題」,不如以「俄烏變局後時代」的概念來思考「總體方略」。因為,「兩岸」問題真的不是「兩岸」自己能關門解決,必須面對全歷史、全世界、全文明。

中華民國不是台獨。兩岸應當共同用中華民國來救兩岸,定錨在中華民國,和平發展;否定中華民國,就沒有和平發展,就不會有「未統一,但和平」的兩岸關係,更不可能有「和平統一」。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原載2022年4月10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