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 確診醫護自責為何是我?同事暖答:你比較勇敢吧

確診醫護自責為何是我?同事暖答:你比較勇敢吧

發文時間: 2022/04/21   文 / 外傷重症說書人高雄 瀏覽數 / 13,900+

看過國外的疫情走向和近來台灣染疫人數節節上升,我們醫護是早就知道清零不可能,未來勢必走向與病毒共存這條路。坦白說,連年初那波疫情能守下來,我們都覺得很不可思議了,只是我們怎麼也沒想到病毒這麼快就到身邊。

怎麼可能會是她?

前兩天上課上到一半手機突然有一連串訊息傳進來,下課後我還來不及看,安安就悄悄的走到我旁邊來問:「你看訊息了嗎?小莉確診了!」

「蛤?你說什麼?小⋯⋯」我忍不住大叫出聲。

安安則是趁著我話還沒說完,直接摀住了我的嘴罵:「要死了喔你?這種事能大聲嚷嚷的喔?剛剛訊息傳成這樣,你是都沒神經的喔?」

「我專心上課啊,可是怎麼會是小莉?怎麼可能會是她?」

小莉是我們之中最遵守防疫規定也最小心的,在前陣子疫情緩和的時候,我們都已經把N95口罩都換成外科口罩了,就只有她還堅持戴著會令人呼吸困難的N95口罩上班,而且她穿脫隔離衣的步驟是標準到被感控找去拍教學示範影片欸,怎麼可能會是她?

「好像是之前有接觸到還沒確診的確診患者吧?不過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啊!你看看我們,老早就換成外科口罩了,就剩她還在堅持N95,結果我們都沒事,反而是她,她一定很難過⋯⋯。」安安感嘆的說著。

延伸閱讀

得到COVID-19該怎麼辦?染疫痊癒的確診者經驗分享

可能是因為你比較勇敢吧?

果不其然,聽說小莉從進隔離病房就一直哭,一直認為自己是有哪裡沒做好,才會染疫,讓其他跟她一起上班的夥伴暴露在風險中,甚至還說如果有其他同事染疫的話,那她就是千古罪人了。

可是啊,我們都知道,小莉真的已經做到所有她能做的防護措施了,該作的清潔也都是照規定來的,所以大家除了嚇到之外,更多的是不解和疼惜,不解這麼認真防疫的她怎麼會染疫,疼惜她心中的愧疚和自責。

延伸閱讀

如何用正念給確診者支持?

到了第四天,輾轉由隔離病房傳出來的消息說,小莉還是不停地哭,已經哭到眼睛都腫了,聲音也哭啞了。

我終於忍不住撥電話給她,電話那頭的她只是安靜地啜泣著,我一個人自言自語地跟她說著大家的近況,說著大家都很健康,採檢結果都是陰性的,大家都很想念她,想要她早點康復回來跟大家一起上班。

突然間,她哽咽地問了一句:「為什麼是我?」

霎時間,我也哽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空氣隨之凝結。

倏地我想起在《我們與惡的距離》裡也曾經出現過這樣的問句,戲裡的回應是給了問話的人輕輕的搭肩說:「可能是你比較勇敢吧?」

雖然我無法搭上小莉的肩,但我還是脫口說出了同樣的話「我想可能是因為你比較勇敢吧?」

說完後,我聽到小莉在電話那頭嚎啕大哭的聲音,彷彿要把這幾天的委屈和自責焦慮都哭掉一樣,但心疼的我卻不能給她一個寬慰的擁抱,只能無力地在電話這頭聽著她哭泣。

醫護人員染疫時,心理上的罪惡感常常揮之不去,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圖/醫護人員染疫時,心理上的罪惡感常常揮之不去,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延伸閱讀

比起冷言冷語,第一線醫護人員更需要支持

醫療人員為照護病患染疫,罪惡感揮之不去 

在國內外的研究裡,就算再怎麼努力地遵守防護衣穿脫規範,在脫下防護衣之後,還是有少許的機會會沾染到病毒,而這是在已知病患染疫的情況下的防護狀態。

現在的COVID-19病毒早在發病前就有感染力,更不說還有許多是無症狀的感染者,在防疫與物資的考量下,醫護人員不可能隨時穿著全套防護裝備來照顧一般病人,因此染疫的機會勢必是比上述說的有準備時著全套防護裝備來得高。

然而台灣醫療體系長期講求人力高C/P值的情況下,幾乎所有人的工作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大家都知道只要自己生病了,多出來的工作就是其他的同事必須擔下來,因為台灣引以為傲的健保體系完全不給我們有餘裕和緩衝的空間。

也因此當醫療人員為了照護病患而染疫時,不只會自我究責哪裡做不好,更多的是對於增加同事負擔的愧疚。即使理智上大家都知道就算做好相關防護措施,在長時間近距離接觸發病前但已有傳染力的確診病患時,就是有染疫的風險。

即使現實中也接收到同事們的關心訊息,知道同事們沒有苛責,也都會體諒,但心理上的罪惡感還是會揮之不去。

未來染疫者越來越多,醫護人員因為照護病患而染疫的機會也越來越高,醫院端甚至政府端是不是已經針對這樣的狀況做好準備,讓這些醫護不至於被罪惡感壓垮。也不會出現如國外一樣,在疫情過後就出現大批的醫療人員流失,讓天使不被折翼,在疫情過後還能繼續飛。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外傷與重症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