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張善政台北 > 從「數位轉型」到「數位新創」

從「數位轉型」到「數位新創」

發文時間: 2022/05/18   文 / 張善政台北 瀏覽數 / 4,400+

不論什麼行業,現在都面臨數位轉型的壓力。 

如台積電、鴻海規模的企業,資金充沛、不乏人才,只要策略得當,數位轉型不是問題。但台灣產業是以中小企業為主,素來精拮成本,資訊基礎建設相對薄弱。這上百萬家的芸芸眾生,如何都能轉型成功,讓台灣產業順利脫胎換骨?這才是終極的挑戰。

有遠見的業者,早就已自行著手轉型。例如,在中部科學園區的某工具機業者,多年前有緣聽到專精智慧製造的旅美學者回台演講,便毅然投入。不但付出不貲的費用加入該教授在美的產學聯盟,還將其執行長送至美國見習數月,同時也邀教授回台指導。

雙方密切合作,未幾便把一家傳產中小企業轉型成功,在海外可與國際大品牌平起平坐。但是這樣靠企業主執著投入,加上國外顧問協助的案例,並不多見。

經濟部近年積極輔導企業數位轉型,不乏成功案例。但是比起上百萬的中小企業,比例實在偏低。平實而言,台灣產業的數位轉型目前多屬典範個案,尚未完全擴及到產業別「線」、與整體產業「面」的層次。

要多數產業都能完成轉型,以目前速度,還真看不到隧道的出口。如此下去,我們產業競爭力比起韓國這種靠大企業支撐的局面,勢將落後。

延伸閱讀

護國神山戕害產業創意人才?張忠謀不看好台積電在美設廠

轉型由點普及到線、面,必須扶植轉型顧問業

轉型要由點普及到線、面,政府作法思惟必須改變。關鍵在於抒解轉型的瓶頸:兼具產業專業知識與數位能力的人才;例如:製造+數位,農業+數位,等。

數位轉型人才須兼具產業專業知識與數位能力,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shutterstock圖/數位轉型人才須兼具產業專業知識與數位能力,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shutterstock

算算企業的數量,可知這種跨域人才非常缺乏,不可能每家企業都如願聘到。數量的差距外,還隱含了供需雙方的意願鴻溝。

人才供給方面:具備這樣能力的人,通常不會願意進入傳統黑手產業。企業需求面:原來企業的薪資制度很難破例吸引這種人才,卻造成公司人事制度一國兩制。

要讓轉型的產業數量加速,必須扶植一種新產業:「數位轉型顧問業」。但不要期待一家顧問公司可以輔導不同種類的產業;這種顧問業仍會有產業別:智慧製造顧問業、智慧農業顧問業等。

其實國外不乏這種顧問公司,但是他們的價碼遠非台灣企業所及,而且他們對台灣產業狀況也欠缺了解。新產業的基礎人力,來自近年學校裡所培養不同背景但具備數位能力的年輕人。

當今大學的機械系,勢必教導智慧製造;農業科系也一定教導智慧農業。這些學子畢業後要發揮最大效用,就不宜進入既有的單一企業,只為一家企業服務。開設顧問公司,用「一對多」的方式去發揮專長,上面的瓶頸才能迎刃而解。

延伸閱讀

想在元宇宙淘金?先掌握數位轉型的四大邏輯

數位原民生涯發展,更幫助國家提升整體產業

不過,這新產業要能成氣候,還需要政府許多配套:

一、解決學用差距:學校裡有產業實務經驗的教師有限,單靠傳統課堂授課無法成事,還要鼓勵教師帶領學生實際進到產業去合作研發,甚至讓教師去企業進行較長期的蹲點,以培養了解產業實務的學生。

二、扶植創業:讓學校師生團隊從事轉型顧問的創業,在資金、財務、法規與營運等各種層面給予協助。

三、扮演仲介平台:一般企業可能對數位產業生疏,就會面臨選擇轉型顧問的困難。政府可以對數位轉型顧問公司施以能力分類、分級與認證,降低企業在挑選輔導顧問時的困難度。

四、維持市場秩序:中小企業成本控制甚嚴,對顧問公司協助轉型的費用勢必壓抑,無形中讓這行業變成血汗產業,不但失去對年輕人的吸引力,也降低新產業的發展價值。

政府要秉持「知識經濟」的精神,維持市場價格的合理性。同時補貼產業裡身先士卒轉型的領頭羊,塑造產業裡「爭先恐後」的氛圍。既然大家都因有政府補貼搶著轉型,合理價格就可以維持。

五、協助開闢國際市場:轉型顧問公司若在國內行有餘力,就應該進軍海外。海外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國家甚多,東南亞國家就是潛力市場。

雖說產業狀況與國情有關,但是政府可以協助媒合在地業者,同時在某些策略專案上給予補貼,增強本土轉型顧問業在海外的競爭力。

數位轉型是產業自救的必然過程。扶植轉型顧問業,不但在國內自救,還可以到海外救人。尤其,當今許多年輕人不願意進入大企業受到太多束縛,而渴望有自行創業的機會。

創業若只做到小確幸,實應非年輕人所願。政府要許給年輕人一個大未來,就要孕育一個可長可久的創業方向。

數位科技變化快速,元宇宙的潛力方興未艾,短期內不會沉寂。當今年輕人都是數位原住民,數位轉型是他們規劃生涯發展的絕佳選擇,也是國家提升整體產業的不二法門。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行政院前院長、善科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原刊載於遠見雜誌2022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