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教育教養 > 尤虹文台北 > 那些蘭嶼的女孩

那些蘭嶼的女孩

發文時間: 2022/05/25   文 / 尤虹文台北 瀏覽數 / 9,800+

今年3月到蘭嶼長住,認識了兩位自力更生的女孩V和角落,被她們的故事感動。 

身材高挑美麗的外國女孩V,每天在島上一個人騎單車環島,再熱或是風再大從不退縮,最後我終於忍不住與她攀談。

我很好奇她為什麼會在蘭嶼?她從哪裡來?原來她來自瑞士,八年前毅然決然把全部家當都賣了,開始一個人的環球旅行。她想尋找最自然原始的生態環境,因為深信唯有重建人類與大自然的連結,才能提升我們的幸福。

到目前為止V嘗試過在喜馬拉雅山村和在地人民同住,哥斯大黎加的叢林生態村,吉爾吉斯斯坦沒電沒網路的部落等。她吃全素,過著極簡生活,為了環保只騎腳踏車。

她婉拒了蘋果公司的高薪邀約,做她想做的事業:為歐洲的客戶舉辦工作坊,幫助人們減輕痛苦。她被台灣的自然能量感動,但是也擔憂我們的空氣汙染,我們天然的生態環境不斷因為消費主義遭到人為破壞。

蘭嶼朗島村女孩「角落Bais」。圖片來自角落Bais咖啡館臉書圖/蘭嶼朗島村女孩「角落Bais」。圖片來自角落Bais咖啡館臉書

第二位是蘭嶼朗島村女孩「角落Bais」,一頭黝黑發亮的頭髮在海風中漂盪。她出生在村子的角落,所以取名角落。

小時候家境窮困,高中沒念完就一個人到台灣工作幫忙家計,十幾年後因為眷戀蘭嶼和父母,決定返鄉創業。因為她是女孩,沒有自己的房子和土地,只能暫住哥哥的房子一邊照顧女兒一邊開店面,做「角落甜點」後在網路上一炮而紅。

生意太好空間不夠,Bais決定再承租舅舅的傳統地下屋擴展。地下屋是蘭嶼當地文化特色,採用人體工學設計,而且防水也防風災, 當年一些朗島族人其實不願意搬進台灣政府興建的水泥房國宅,還在家族地下屋抗爭。但是時過境遷,現在許多地下屋只能當倉庫,彷彿一個被遺忘的文化慢慢凋零。

延伸閱讀

范克萊本與谷愛凌

記住祖先遺留美好,保留原民生活樣貌

Bais熱情的帶我去看地下屋,我以為裡面會很潮濕很不舒服,結果改建後的地下屋既美麗又有特色。

她一個人整理老屋,水泥板模都自己來,臉上濺飛的灰塵水泥,指甲被沾滿的混泥土固定,她都不介意。她堅持走零廢棄路線,用國宅蓋房的廢材、海廢,跟漂流木拼湊家具,一點一滴的打造出她的理想蘭嶼世界:不為錢,不為討好外來觀光客,只為了記住祖先遺留的美好,保留蘭嶼原住民的生活樣貌,讓在地文化重生。

我不會忘記這兩位女孩愛地球、愛島嶼,眼睛發亮和臉龐發光的堅持和毅力。她們將理念落實於生活的勇氣,讓我震撼與感動,也許我們都該問問自己,在地球的一角落,我們可以為世界做些什麼。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音樂人;原刊載於遠見雜誌2022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