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丁學文台北 > 上海封城逾月!中國撐不起疫情經濟,也走不出清零死路?

上海封城逾月!中國撐不起疫情經濟,也走不出清零死路?

發文時間: 2022/05/03   文 / 丁學文台北 瀏覽數 / 5,500+

今年是中國大陸非常關鍵的一年,但目前為止的情勢發展卻讓它看來艱難處處。

俄烏戰爭方興未艾,疫情爆發卻讓上海和幾個工業重鎮,不得不採取封控清零,這搞得本就大不如昔的經濟狀況雪上加霜。

大陸乘聯會4月11日公布,3月的乘用車銷量較去年同期下降10.5%,同時間,大陸國家統計局公布的3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同比上漲1.5%,創了三個月以來的最快增長。

乘用車的銷量下滑,以及消費者物價的快速上升,逼得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對中國今年5.5%的經濟增長目標能否達成,充滿懷疑。

在外國企業努力應對著物流、製造和供應鏈亂局之際,中國大陸歐盟商會在4月8日寫了一封信給中國大陸副總理胡春華,敦促大陸政府重新審視疫情的防控政策。歐盟商會主席Jorg Wuttke表示,為實現清零目標而不斷升級的防疫措施,將導致經濟社會成本的迅速增加。

對,這期的《經濟學人》封面設計讓人一目瞭然,談的就是已經封控超過兩週(編按:目前已經封控超過月餘,尚未完全解封)的上海市。

我們看見的是一個站在上海人民路隧道入口處,全身防護裝備的交通警察,上面寫著兩排補充白字,大字寫的是 「What China is getting wrong 中國大陸正在做錯的事情。」小字則是「It’s not just Covid 這不是只有疫情。」

《經濟學人》封面。圖片來自The Economist 臉書圖/《經濟學人》封面。圖片來自The Economist 臉書

文章一開始提及人們常說,大陸政府在幾十年前就制定好了計畫,趁著民主國家分崩離析之際,好好規劃了一個長期的圖謀。但如果以今天上海正在發生的狀況來看,似乎他們的決策沒有人們想的那麼明智。

清零死路一條,卻連中共也不知怎麼退出? 

就在全球其他地區逐漸解封之際,上海市竟然有2500萬人正被隔離封鎖著,他們不但被困在了自己的公寓裡,還面臨著連大陸政府都掩蓋不了的食品和醫療短缺困境中。《經濟學人》直言清零政策已經變成一條死路,但卻是一條連共產黨都不知道怎麼退出的死路。

疫情防控不過是今年大陸將面臨的三大問題之一,另外兩個分別是經濟的不景氣和烏克蘭戰爭。 你可能會認為它們彼此之間沒有關係,但《經濟學人》認為大陸對這三個事件的反應如出一轍:在公開場合的傲慢自大,私下對完全掌控的癡迷,以及被人充滿質疑的結果。

今年對大陸的國家主席而言,是一個一切必須按計畫進行的重要年。今年秋天,他被預測將利用這個五年一次的黨代表大會,展開他第三次的任期,這不但是對大陸過往兩任期滿就該退下舞台的一個挑戰,也是開啟一條終身執政新道路的嘗試。 

為使一切能夠順利進行,大陸必須竭盡所能維持穩定來達成目標。

在某些方面,習近平確實取得了成果。例如文宣上誇耀的新冠肺病死亡率是所有大國中最低的,而且自2018年以來,大陸的經濟增長速度遠遠超過了G20中的任何一個國家。

另外,隨著歐洲的陷入戰爭,中國大陸不但置身事外而且相對安全,更別說大陸不但擁有足夠的核武裝備,甚至有能力從太平洋向加勒比海輸送該地需要的資金援助。

延伸閱讀

Omicron救人類?防疫重整,中國式清零最受挑戰

經濟學人拋出三疑問

然而,仔細來看,作為一個政治領導人,習近平仍然暴露了在他統治下的大陸弱點和優勢。經濟學人拋出了三個問題:

首先,清零政策到底正不正確,大陸應該怎麼堅持或是怎麼退出?

另外,為了追求共同富裕而對科技產業的打壓,怎麼改弦易轍來讓大陸迎來新一波的產業發展?

最後,俄烏戰爭怎麼權衡取捨,才能不與西方世界決裂?

當然,經濟學人在文章最後仍然強調永遠不要低估中國大陸,它的集權管理使得大量資源可以集中在國家戰略任務上,從建設海軍到主導電池的產業發展。

它還可以調動公眾的輿論,中國大陸國內的市場規模,更讓企業能够在不離開大陸的情况下,實現規模經濟,而潜在的利潤終將吸引全球企業進入,並吸引全球一些重商主義的政府轉而支持它們。

然而,《經濟學人》認為隨著權力的越來越集中,大陸的政府體系正在出現新的缺陷。 威權國家絕對有能力把事情做好,但得學會修正錯誤。對中國大陸長期前景的觀察重點就是:它會不會在前述三個選擇題上學會修正 ?

延伸閱讀

俄烏戰爭恐成壓垮美元的最後一根稻草?人民幣趁機崛起

我的想法?

說實話,在病毒面前我們都很渺小,是清零正確還是與病毒共存聰明,其實眾說紛紜。況且我也不是病毒專家,但從經濟的角度來看,俄烏戰爭已經引發了通貨膨脹和地緣政治的危機,更讓全球產業鏈面臨了巨大的壓力。

上海的突然封城進一步讓全球經濟的前景陰霾盡現。現在的中國大陸面臨的不僅僅是防疫的兩難,後續發酵的連鎖反應以及衝擊範圍,不但會打擊中國大陸經濟,還會進一步擴散到全球範圍。

為什麼這麼說?上海封城的迅雷不及掩耳,肯定讓全球各國對中國大陸政治的不確定性,打上叉叉;而對國家風險十分敏感的國際資本,也會跟著調整在中國大陸的投資布局。

更重要的是,封城對中國大陸商品的出口干擾,肯定讓全球貿易的脫鉤和通貨膨脹的壓力雪上加霜。疫情爆發是一個讓人感到無奈卻又不得不面對的難題,但我仍然希望防疫成本越低越好,因為過去兩年多的疫情,確實讓大家身心都付出了不小的成本。

我感覺吧,經濟學人這次的看法仍然略顯偏頗,只有經歷過台灣去年519三級警戒,以及這次上海封城的人,才明白隔離封控的難熬,以及防疫官員的辛苦。

確實,這是一個決策特別困難,什麼變化都不能小覷的時代,完全防堵很辛苦,順勢疏導也有其風險,怎麼樣能夠儘快恢復正常才是最重要的,這兩年的疫情折騰,我想大家都已經受夠了。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兼總經理;原載於2022年4月18日《經濟日報》,本文獲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