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評論 > 李偉文台北 > 走路是一種修行!粉紅超跑與台灣的朝聖之旅

走路是一種修行!粉紅超跑與台灣的朝聖之旅

發文時間: 2022/05/28   文 / 李偉文台北 瀏覽數 / 17,500+

從大甲媽祖到白沙屯媽祖,以及其他富有歷史的媽祖廟的遶境,已成為全台灣年度盛事。這種類似西方朝聖步道的長程徒步旅行,從各地的媽祖廟開始,為什麼全世界各式各樣的朝聖之旅有蔚為風潮之勢?

粉紅超跑還在路上(編按:本文刊登時,八天七夜白沙屯媽祖遶境行程已結束),雖然疫情又起,但是絲毫沒有影響大家隨媽祖神轎行走的堅定意念,從大甲媽祖到白沙屯媽祖,以及其他富有歷史的媽祖廟的遶境,已成為全台灣年度盛事。

這種類似西方朝聖步道的長程徒步旅行,從各地的媽祖廟開始,也有許多人規畫各種不同類型的「朝聖之旅」,比如有文化歷史悠情的「淡蘭古道」或「彰之細路」、「山海圳」、以及更早先的環台徒步旅行……等等。

為什麼全世界各式各樣的朝聖之旅有蔚為風潮之勢?

或許當今物質太豐盛以及資本主義下的消費主義,已經無法滿足精神上的渴求,我們期盼生命有更多的意義,我們也希望賦予日常生活裡能有更神聖的價值。

因此,朝聖之旅已不全然是屬於宗教的,真理也不在道路的終點,事實上真理跟踏上神聖道路的人一樣多,雖然走的或許是同一條路,但是每個人走向的是每個人內心屬於自己的神殿。

延伸閱讀

走路的隨想

朝聖之旅已不全然是屬於宗教的,走路本身就是一種修行。截圖自白沙屯媽祖網路電視台YouTube圖/朝聖之旅已不全然是屬於宗教的,走路本身就是一種修行。截圖自白沙屯媽祖網路電視台YouTube

走路是一種修行 

行走可以是散步、漫遊、晃蕩的休閒,也可以是實用性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求生存的拓荒;行走更可以是從養生到心靈禪修的一種方式。宗教的虔敬者以沿街托缽、甚至用幾跪幾叩的苦行,甚至可以說是化身為暮鼓晨鐘來敲醒世人。

自古以來,僧侶有種修行的功課,就稱為「經行」,不斷地走路,有意識地藉著走路靜下心,進而觀照全身。澳洲原住民從遠古至今足跡穿梭於廣漠的大地,編織成夢的路徑,他們經由記誦吟唱夢的歌聲中,找到自己與腳下土地的位置。

十多年前,來自比利時的朋友巴特在家裡用電腦,秀出他花了數十天徒步行走的西班牙聖雅各朝聖之旅,這段旅程就成了我等待中的夢幻之旅。

這些年周邊好朋友一起蝸行台灣,漫遊徒步行走台灣的步道後,一些世界知名的朝聖步道就成了我們朝思暮想的夢幻之旅,除了這條從歐洲各地前往西班牙西北邊的聖雅各大教堂外,還有近點的日本四國的遍路88間廟的1000多公里步道的旅程。

前些年我們真的到日本四國去走遍路之旅,不過因為時間關係,無法空出50多天,所以我們就去了頭幾間寺廟跟最後幾間寺廟,也算有始有終吧!

四國遍路是追隨日本平安時代的空海大師(又稱弘法大師,是唐朝時到中國長安留學的學問僧)的足跡,這88間廟大致繞著四國島一圈,位於四個縣內,也因此被分為四個道場,第一間廟從面對鳴門海峽的靈山寺起,稱為發心之道場,高知縣稱為修行的道場,愛媛縣是菩薩的道場,最後幾間廟在香川縣,稱為涅槃的道場。

起始站靈山寺有賣朝聖專用的斗笠、白衣服、白書包及手杖,整個1000多公里步道路線上,隨時隨處都有如此穿著的人在行走著。

聖雅各朝聖的路徑跟其他聖地不同的地方,或許自古就宣稱有神奇的療癒功能,在900年前出版的「聖雅各朝聖指南」裡,就列出不同路徑前往會有不同的療效。

在古代朝聖是非常辛苦與危險,但是為什麼人還是要朝聖?最多的是要表明自己對信仰的虔誠,另外踏上朝聖之路也可以是犯下重大錯誤之後的贖罪方式,也有的是為了祈求,為他生病的家人或朋友,祈求神的祝福。

當然,在現代,踏上朝聖之旅的人,不見得是因為宗教的因素,而是追求一場心靈的療癒之旅,我相信也有的只是為了走路,長時間的走路。

長途健行是非常吸引人的經驗,這種不趕行程,就是為了走路而走路,哪時候達目的地都無所謂,甚至根本就沒有目的地,這種長途健行是我夢想中的奇幻旅程。

從小至今,我一直都很喜歡走路,走路的感覺很踏實,而且它是有意識的行為之中,和呼吸、心跳等無意識的身體韻動最為接近的,因此走路雖是屬於生理上的動作,卻可以從中激發出心靈的思維與領悟。

延伸閱讀

想休息、想運動不用等有空!每天一點小改變,放過被壓榨的身體!

時間不再重要,日子也更加悠長

這個時代通常走路本身就是目的,我們工作辦事情時會以交通工具來達到效率的要求,但是當我們穿上走路鞋往郊外走,找到步道後,步道不再是「過渡」,從一條步道到另一條步道,永遠在自然野地中,從一間旅舍到下一間旅舍,從一棟山屋到另一棟山屋,沒有一晚睡在同一張床上,這些室內只是暫歇,讓我們能在醒來後繼續走在大自然中的過渡。

因為沒有目的地,總是在走,所以時間不再重要,日子也更加悠長。

不斷走路,不再心懷功利與期待,只是走著,慢慢的天地間會有股溫柔的力量擁抱著我們,只要走路,不斷地前進。

就像法國哲學家盧梭在他寫的「懺悔錄」裡這麼寫著:「我喜歡隨心所欲地走路,隨處暫停稍歇。這種漂泊是我需要的生活。天色美好在優美的景緻中不疾不徐,一步一腳印地走路,邁向旅途盡頭某個宜人的事物;在所有的生活方式中,就這種方式最討我歡喜。」

是的,在追求迅速的時代,許多人開始警覺到「慢下來」使我們的心靈、精神或生理都更為健康,也發現步調慢一點,才能感受多一點、體會多一點、享受也多一點。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牙醫師、專欄作家;原文刊載於《方格子》,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