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職場管理 > 蔡鴻青台北 > 哥倫比亞王的崛起!小國地主化身全球啤酒霸主

哥倫比亞王的崛起!小國地主化身全球啤酒霸主

發文時間: 2022/06/15   文 / 蔡鴻青台北 瀏覽數 / 5,450+

你能想像有哪家企業能從地主變成全球首富,並且將旗下啤酒事業一路換手,成為全球龍頭嗎? 

5000萬人口的哥倫比亞是南美小國,延續100年歷史的聖多明哥(Santo Domingo)家族,卻在那動蕩不安的環境中,從地主變成全球首富,並將旗下啤酒事業一路換手,成全球龍頭。 

一代唐.馬利歐.聖多明哥(Don Mario Santo Domingo)是銀行家,娶了哥國最富地主的女兒後,在1922年創立了聖多明哥。1933年大蕭條期間,他買下兩個破產的小啤酒廠,1950年代再趁巴伐亞(Bavaria)啤酒出現財務危機,買了12%股權,經過多年合併換股及增資,最終在1973年成為巴伐亞的控股股東。 

全球啤酒霸主如何形成?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圖/全球啤酒霸主如何形成?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unsplash

二代四人中,僅有小兒子胡立歐(Julio Mario Santo Domingo)對事業有興趣。他在父親過世後接班,將巴伐亞由地區性的啤酒公司,變成全國性的壟斷企業。1980年胡立歐收購厄瓜多爾的啤酒廠,壟斷哥國與厄國的啤酒業務。1981年,集團在哥國上市後,便開始投資歐洲啤酒業務。 

胡立歐利用啤酒業務壟斷地位的超額現金流,開始多角化發展。1977年控股哥倫比亞航空公司(Avianca),1986年收購Caracol廣播電台,他更成為國際集團進入哥國的最佳伙伴,與雷諾汽車合資SOFASA(汽車組裝公司)、與豐田合資汽車事業、跟家樂福合資超市事業;集團發展在1990年代中到達巔峰。 

儘管哥國毒販、游擊隊、政府間暴力不斷,胡立歐還是持續投資。胡立歐當時常駐紐約,交遊廣泛,他透過代理人瓦倫西亞(Augusto López Valencia)每日緊密聯繫,遙控國內事業。他被稱為哥國最有權勢的人,連總統選舉都是在他集團的支持下進行。 

延伸閱讀

家族後繼無人,神祕的萊曼家族以「合夥人制度」突破困局

組建安地斯啤酒盟主

好景不長,1997年哥倫比亞陷入嚴重的經濟衰退,儘管聖多明哥集團資產雄厚,但債台高築及過度槓桿,讓財務陷入泥沼,集團分拆為以巴伐亞為主的飲料業務,及非飲料業務Valores。儘管Valores旗下有126家企業、27億美元的資產,但在1998年和1999年分別損失了1.2億美元和2.2億美元,而巴伐亞在1999年則賺了8200萬美元。

1999年,胡立歐不支持的候選人當選哥國總統後,家族由唯一在哥國的侄子安德烈(Andrés Obregón Santo Domingo),與三代亞歷山卓(Alejandro Santo Domingo)聯手,陸續出售資產解危。

而後哥國經濟復甦,啤酒銷量開始上揚。2001年底,巴伐亞以8.5億美元收購祕魯的啤酒公司Cervecería Leona,收購後幾乎壟斷秘魯市場;另以2.85億美元買下Cervecería Nacional SA啤酒公司91.5%的股權,該公司有巴拿馬67%和厄瓜多80%的市場占有率;又於2002年以5.7億收購委內瑞拉Backusy Johnston啤酒公司22%的股權,組建出一個「安地斯啤酒帝國」,與崛起的巴西啤酒Ambev競爭南美洲啤酒龍頭地位。

2004年,聖多明哥集團決定出售啤酒資產,並公開招標。巴伐亞當時是南美洲第二大啤酒廠,該年底市值36.3億美元,營收18.7億美元,是中美洲地區最大啤酒品牌,並在哥、秘、厄、巴擁有絕對壟斷地位,故有三家買方競爭。 

產量是當時世界第三大的啤酒廠海尼根(Heiniken)最為主動,然而換股提議會影響海尼根家族的控股權,故就此放棄。另一買方Scottish & New Castle則因當年底遭遇營運危機,故退出競爭。

海尼根啤酒。圖片來自unsplash圖/海尼根啤酒。圖片來自unsplash

SAB Miller為當時產量世界第二大的啤酒廠,2004年底市值115億美元,若收購巴伐亞,就可進入最具戰略意義及增長最快的南美洲市場,故出價積極。最終雙方於2005年7月達成協議,聖多明哥家族獲得SAB Miller發行的2.25億股股份,占新股的15.1%,價值35億美元,以換取家族的71.8%巴伐亞持股,另以3.8億現金收購3.2%股份。

亞歷山卓成為新董事會的副主席,負責監督拉丁美洲業務。SAB Miller市值漲為346億美元,聖多明哥家族持股價值也大躍升。

延伸閱讀

法國百年獅王:挺過三次家變的寶獅家族

全球啤酒霸主的形成 

在南美洲另一邊,一個國際巨頭悄然形成。在三個銀行家組成的「3G資本」領導下,1999年併購巴西兩家主要啤酒廠Brahma和Antarctica,改名為AmBev,控制巴西75%市場,且產量達到全球第五。

2004年,AmBev再與比利時的InterBrew合併為InBev,交易金額110億美元,當年年底市值398億美元,成為全世界銷量前三大的啤酒巨獸。

2008年金融海嘯之際,InBev敵意收購美國的Anheuser-Busch,經多次拉鋸,以520億美元的現金高價收購,改名AB InBev,成為世界第一大啤酒集團,當年年底市值370億美元,2009年底躍升為836億美元。

最終AB InBev再度出手,尋求與SAB Miller合併。2015年9月,AB InBev市值已漲到1,798億美元,SAB Miller為915.4億美元。經過三次拉鋸出價,最終交易總金額1070 億美元,AB InBev成為占有全球三分之一產量的啤酒霸主,合併後當年市值突破2400億美元。亞歷山卓在合併案中扮演積極角色,合併後持有AB InBev的5%股份,占一席董事。

整個家族於此轉型為三個領域:消費品領域的全球投資公司,其持有AB InBev股權在2022年全數出脫、紐約的家族私募基金Quadrant capital,及哥國的資產公司Valores,已在2018年下市。 

延伸閱讀

低谷逆襲!百靈佳以「三角接班」蛻變成環球藥業巨頭

學習點 

企業在背靠小市場的環境下,打國際盃的最佳策略是比「巧」,而不是比「大」。聚焦自身核心競爭力、卡入最佳戰略位置、設計一套最適策略路徑、靈活運用有限的籌碼談判、找出適合伙伴交換資源、配合不同局勢打出好牌,才是最聰明的做法。一味想靠自身有限的資源獨立做大,若遇遊戲規則改變,就可能全軍覆沒、就此歸零。

全球化之下,要當小池塘的大魚,還是大池塘的小魚?這種二選一的競爭策略早已落伍!要打國際盃,就要採生態圈的競合策略,你有機會加入大池塘裡的大魚群,只是要知道如何分享共贏。

政經環境改變產業格局,沒有永遠的高價,企業可以換手經營,家族可以財富永存,若局勢改變就應順勢而為,資產不需惜售。

這個個案的接班過程中,堂哥安德烈與亞歷山卓間亦師亦友,在強人企業家、老臣及年輕後代中,是不可或缺的角色。現代人晚婚少子,在華人的家長文化環境下,直接接班不容易,「三角接班」是現代接班可考慮的做法。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本文為台灣董事學會發起人蔡鴻青、倫敦商學院客座教授海因茨-彼得.埃爾斯特羅特 Dr. Heinz-Peter Elstrodt合著;原載於2022年6月號《哈佛商業評論》數位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