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上)習近平會不會改變三觀?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上)習近平會不會改變三觀?

發文時間: 2022/07/06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3,750+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是中共對當下世局的點評。曾幾何時,這句話已從機遇命題,轉變成危機命題。

轉折發生在2017至2019年之間。 

2013年習近平出任「三合一」的中共及中國最高領導人。藉著審判薄熙來帶動雷霆萬鈞的反腐行動,放大並鞏固了權力,且贏得民間高度聲望,整個政局出現蒸騰日上的氣勢。 

延伸閱讀

普丁給習近平作了示範!兩岸別上美國當?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崛起 

民間出現了「中國不高興」、「中國可以說不」、「厲害了,我的國」的驕縱情緒,當局則不斷升高「一帶一路/亞投行/2025中國製造/兩個100年/五個自信/中國方案/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政治操作。

因此,2017年前後,開始出現「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個說法。習近平說:「當前中國處於近代最好的發展時期,世局處於百年未有的大變局。」

當時,這句話是機遇命題,大變局指的是中國崛起。

但是,2018年以後,這句話逐漸走味,「大變局」則變成了三個「次生變局」(三變),也就是:一、川普風潮。二、新冠疫情。三、俄烏衝突。「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個機遇命題驟然變成了危機命題,大變局指向中國遭到西方圍堵

這三個次生變局,皆因外生的客觀因素而被動發生,卻也都是內生的主觀因素所主動使其惡化及深化。

2017年前後,中國開始出現「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說法,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圖/2017年前後,中國開始出現「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說法,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自pexels

2018年修憲成拐點 

2018年的修憲可視為拐點。這次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限制,進而發動個人崇拜,且反腐也變質為肅反,對外忘卻了韜光養晦,又背離了「將馬克思毛澤東關進籠子」的改革開放原理,宣示回歸「馬克思及列寧主義基本原理」。

這些皆全盤改變了改革開放40年來的內外架構,是使危機惡化與深化的主觀及主動原因。

因此,若論「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不如說是「改革開放40年來未有之大變局」。

亦即,這是添加了習近平個人因素的大變局。

本文認為,變局的核心因素,是回過頭去將「舊時代」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作為「新時代」的治理的架構。如今,面對當下「三變」的衝擊,習近平應當考慮改變他的「三觀」,國家觀、世界觀與人生觀。

延伸閱讀

中國內捲,習近平走下坡?20年經濟擴張不再!

習近平的「三觀」 

本篇先談改變國家觀:

一、自由是人性的本質,民主是文明的方向。照理說,這當是「中國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應有追求。

二、中共現在操作的體制其實是「新型大黨」,而不能說是「新型大國」。因為。黨在國上,國家只是黨的專政工具或專政對象。黨操縱國的一切,但國不能有超越黨的理想及目標。

三、依據「馬列主義基本原理」,「國家」的核心是「無產階級專政」,由於共產黨自稱代表無產階級,因此即是「共產黨專政」。準此,國家並非全民之國,而是工農無產階級之國,亦即共產黨之國。

專政的手段是「階級鬥爭/消滅私有財產」,最終目標則在消滅「貨幣/階級/政黨/政府」,最後並消滅「國家」。但經斯大林及毛澤東等的實踐,共產黨專政皆成了法西斯專政。

四、因此,中國夢如果就在追求實現「馬列主義基本原理」,是否即指中國將要走向消滅「貨幣/階級/政黨/政府/國家」的終極理想?這當然是烏托邦,當然是騙局。或是追求共產黨法西斯政權的永恆存在?這則是惡夢。

馬列主義憑什麼授予中共永世專政的特權?

五、再者,中共奉行「馬列主義基本原理」,如果是要實現對於「無產階級」的經濟人道關懷,則今世各國實踐的「福利國家」(民主政治加社會主義)皆較「馬列主義基本原理」優越,則又何須藉口馬列主義?

否則,若只是要假藉「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來維持中共的「共產黨法西斯專政」,就須問馬列主義憑什麼授予中共永世專政的特權?這豈不比「君權神授」更惡劣?

六、何況,鄧小平一輩發動改革開放,其主要動機及主要成就即在「把馬克思與毛澤東關進籠子裡」,以「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取代了「馬恩列斯毛的基本原理」,使中共得到解放,因而亦使中國得到再解放。如今有什麼理由再回頭以「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來作繭自縛?

七、另者,鄧小平一代所立「廢除國家領導人終身制/禁止個人崇拜/七上八下」等,是保障黨及國家脫離惡性政治鬥爭、防止淤塞壞死的重大發明,可說是「中國特色」防腐防敗的獨特創制,曾是中共黨內的「權力憲法」。

如今卻一舉動搖了這些政治準則,看似增強了黨在一時的權威,但打開了潘朵拉魔盒,已為未來埋伏了巨大的政治隱患,遂造成「改革開放40年來未有之大變局」。

八、絕對的權力就是絕對的腐敗。中共迄今不能實施陽光法案,規定「黨/政/軍/公/教」相關人員公布財產,就沒有肅貪反腐的基本法制,這使表面上的反腐作為大多皆淪為政治性的選擇。

至於像《人民的名義》《零容忍》一類的反腐影集,反而變成當權者「販賣中共腐敗」以取悅社會、抬高自己的政治操作,不能正本清源。

九、中共一直以「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作為「經濟優先/民主滯後」的理由,認為「經濟人權」也是「人權」。這種階段論,不能說全無道理。但是,「人權」畢竟不只是「經濟人權」。

真正的「共同富裕」,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也是更高層的「富裕」。「讓人民過上好日子」,則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也是「好日子」的必要內容。不能說,要富裕及好日子,就不要民主自由。

十、以馬雲為例。馬雲的財富有何意義?馬雲的好日子如何定義?這樣一位天才型人物,原本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樣本,令世界視聽驚艷不置,他在世界的魅力儼然美化了中國。

延伸閱讀

從馬雲身上學什麼?

如今馬雲遭遇的人生失敗,已成中共專政失敗的證明。圖片來自flickr圖/如今馬雲遭遇的人生失敗,已成中共專政失敗的證明。圖片來自flickr

馬雲失敗,成中共專政失敗的證明 

但是,如今馬雲遭遇的人生失敗,已成中共專政失敗的證明。以舉國體制,中共竟然連這樣一個樣板人物都沒有能力維持。遑論芸芸韭菜。

綜上所略論,回歸「馬列主義基本原理」,恐與中國的「偉大/復興」背道而馳。「民有/民治/民享」是現代及未來國家的應然及必然走向。

因為,自由是人性的本質,民主是文明的方向;這才是中國「偉大/復興」的正確目標與內涵。

主權在民,不在黨。習近平的國家觀,應從經營一個「新型大黨」,轉向一個真正「新型大國」的追求。

或許,這也是習近平所說「把中國建立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現代化社會主義國家」的實現。他沒有漏掉民主。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原載2022年6月5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