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國內外政經 > 黃年台北 >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習近平的人設:我將無我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習近平的人設:我將無我

發文時間: 2022/07/28   文 / 黃年台北 瀏覽數 / 3,650+

面對世局「三變」(川普風潮、新冠疫情及俄烏衝突),習近平應考慮改變他的「三觀」。

本文(上)篇談習近平的國家觀。今日(下)篇續論世界觀與人生觀。先說世界觀:

一、中共主張「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2017年寫入黨章,2018年載入憲法。這應是在構建習近平的世界觀。

但是,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應僅指共建經濟供應鏈、一帶一路,或「碳達峰/碳中和」等事項,而必須建構在一套對人類宏觀文明的價值體系上。這卻是中共的短板。

延伸閱讀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上)習近平會不會改變三觀?

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歸根到底是馬克思主義行。圖片來自維基百科圖/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歸根到底是馬克思主義行。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共產黨為什麼能?歸根到底是馬克思主義行

二、19大以來,中共回過頭去將「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作為總體政治論述的價值指引。習近平說:「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歸根到底是馬克思主義行。」

是的,馬克思主義的目標在「解放全人類」,可謂也在「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 

說到馬列「基本原理」,也許可以開出一個清單:一、現實實踐: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消滅私有財產等。二、未來遠景:消滅貨幣、階級、政黨、政府及國家等。

如果不談上述這些,就不是「馬列基本原理」。但若「基本原理」就是這些,則不但在中共「前30年」的實踐已造成血淚浩劫,這樣的「基本原理」更無可能「解放全人類/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

三、習近平說:「(要)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國家形象。」這是正確的。亦即必須先在世界上建立起一個「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中國始有主導「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能力。但試問中國為什麼能?難道也是因馬克思主義行?

中國崛起〉轉為中國遭到西方圍堵 

四、本文(上)篇指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已由機遇命題變為危機命題,已由中國崛起轉為中國遭到圍堵。究其原因,固然是因外生的客觀因素而被動發生,但也因內生的主觀因素所主動使其深化及惡化。

也就是說,西方本來就要千方百計扼制中國崛起,但中共的18大修憲及回歸「馬列主義基本原理」,也使西方的圍堵更取得自認合理正當的藉口。亦即,這些中國的內生因素,使中國不能建立「可信/可愛/可敬」的形象,甚至使國家的外生危機更加惡化及深化。 

五、以「馬列主義基本原理」治理中國,只會成就「共產黨法西斯專政」,這絕非中國治理的最佳境界;而一個基於「馬列主義基本原理」的「共產黨法西斯中國」,亦絕無可能主導「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

因為,人類的「命運」,不會也不應該「共同於」馬列主義基本原理。

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難道就是指馬列主義在中國的偉大復興?而所謂的「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難道就是「把馬列紅旗插遍全世界」?這究竟是可信、可愛或可敬?

中共要建立「可信/可愛/可敬」的世界形象,應當從改變「基於馬列主義基本原理的國家觀」做起。因此,也可從探究習近平的「人生觀」做起,亦即他的「人設」。

延伸閱讀

說好中共故事(上)沒有鄧小平!中共無今日

習近平若真無我,他就不必變成普亭。圖片來自President of Russia官網圖/習近平若真無我,他就不必變成普亭。圖片來自President of Russia官網

習近平「人設」是「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者」 

習近平給自己定的「人設」是「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者」,矢志奉行「馬列主義基本原理」。

習近平與鄧小平的最大不同處,是鄧小平掙脫了馬克思與毛澤東,使自己得到自由,也使黨及國家得到了自由;但習近平則想回過頭去攀附馬毛,認為因此可在政爭中站到意識形態的制高點,卻可能作繭自縛,使自己、黨及國家都失去了自由。

在馬克思主義的片片段段中,也許可以找到政治治理的方策,但作為一個系統架構來看,卻可謂不倫不類。例如,從「無產階級專政」,要如何走向「消滅階級/消滅國家」?

如今,已沒有一個先進國家會用一個單一學派或單一理論作為國家治理的經典或教條。例如,資本主義已與社會主義融合、市場經濟已與計劃經濟互補、政府治權已與人民權利相容。但中共難道仍永遠要將馬克思的一家之言奉為中國的政治古蘭經嗎?

經過改革開放,中國已經成就非凡。中國今日成就,正因掙脫並超越了「馬列基本原理」;如果將今日中國又趕回「馬列基本原理」,那簡直是糟蹋了中國。

習近平現在可為之事,應是在改革開放所成就的「存量」上,添補「馬毛原理」所絕對做不到的「增量」,那就是有序地日積月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文明元素,使中國對內對外皆成為「可信/可愛/可敬」的國家。

習近平與其說要做「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者」,不如說要做「21世紀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營建人」。

習近平說:「我將無我,不負人民。」此種對於「我」的警覺,是每一位政治領袖必須重視的自課。

習近平將這個時代說成「習近平新時代」,但前所未聞有人自稱為「孫中山新時代/毛澤東新時代/希特勒新時代」。試問:所謂「習近平新時代」,究竟習近平是主體或新時代是主體?這是「我」,或「無我」?

正因如此,本文(上)篇說,「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其實可視為「改革開放40年未有之大變局」。其中,就是有了這個「我」。

無我,不可能,因為我已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上。只是,若是乘風破浪,就是無我;若是興風作浪,就是我。

普亭對俄國人說:「給我20年,我給你一個新的俄羅斯。」試問:俄羅斯今日面對的「新時代」,難道就是「普亭」諾言的實踐?

延伸閱讀

普丁給習近平作了示範!兩岸別上美國當?

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我給你一個「新時代」? 

你給我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我給你一個「新時代」。這是習近平正在進行的政治節目。

不能也不必預言這個節目的結局。它可能失敗,但也很有可能是巨大的成功。

關鍵決定於習近平如何為自己決定人設。他若以「21世紀的馬克思主義者」自詡,就可能將黨及中國帶回那個不堪回首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舊時代」。

反之,他若繼續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下,將中國改革開放為一個「可信/可愛/可敬」的國家,中國就可能復興及偉大,全體中國人也將獲得自尊;而中國的崛起也會受到世界的歡迎,不是畏懼。那才是一個「新時代」。

習近平似要把整個中國罩覆在一個更加專政的「新型大黨」之下,但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國必須升級建構為一個真正主權在民的「新型大國」。改革開放證明了中國人是優秀的、也是有希望的,中共不要再回頭用「馬列主義基本原理」糟蹋了中國。

習近平若真無我,他就不必變成普亭。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聯合報副董事長;原載2022年6月12日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