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賴珩佳雅加達 > 多一點點善意!我們其實不需改變世界,只要做簡單的事

多一點點善意!我們其實不需改變世界,只要做簡單的事

發文時間: 2022/07/04   文 / 賴珩佳雅加達 瀏覽數 / 4,800+

某天當我在負責管理的飯店大廳與同事交談時,有位客人正好經過,身上有股濃濃的酒味,這在印尼極為罕見,因為印尼八成五的人民信奉伊斯蘭教,教義之一是不飲酒,多數正信教徒將之奉為圭臬。這位一早就滿身酒味、喝到滿臉通紅的客人顯得極為突兀。 

直覺擔心有異,我請飯店同事務必特別留心。沒想到飯店同事們反而要我放心,原來這位客人已在飯店長住三個多月,雖然偶爾喝點酒,但對人溫和有禮,從沒有過分的要求或刁難。

但是對於他每天就是在飯店內與周遭走走,不曾離開,大家覺得好奇,卻對他一無所知,因為飯店內使用的英文與印尼文,他完全不會,至今都是比手畫腳或用手機簡單翻譯與同事們溝通。只知道入住登記時使用的是中國護照,那是對他唯一的了解,同事們都喊他Mr. Chen。(印尼人對外國男士慣用Mr.稱呼)。

日前在飯店的餐廳,剛好瞥見自己坐在角落的Mr. Chen,不似他人吃自助式早餐餐桌上滿滿的食物,他只要了一杯熱茶,靜靜地看著那杯茶的眼神有些空洞,坐了許久連口罩都沒拿下。

「陳先生早安。」我決定過去與他打聲招呼。他陡然抬頭,眼神充滿驚喜。我先謝謝他選擇我們的飯店,也問問他長住數月是否對飯店有任何建議。他對飯店美言一番後,不等我問,就一股腦兒說出他的故事。

延伸閱讀

蔣勳:度一切苦厄不是免除!度過疫情,生命才有嶄新面貌

飯店內的餐廳一隅,我在此餐廳見到船員。圖片由賴珩佳提供圖/飯店內的餐廳一隅,我在此餐廳見到船員。圖片由賴珩佳提供

遠洋漁船船員面對傷病驟變

說他來自福建,是遠洋漁船的船員,半年前船隻航行到一個島,他甚至不知島名與所屬國,只知道船停靠歇息一陣再啟航時,狂風讓他在船上從六公尺高的地方重重摔落,昏厥過去。

醒來發現自己已躺在醫院,全身多處骨折,一隻腳掌削斷一半,另一隻腳斷了三根腳趾,牙齒掉了數顆。身旁只有一位也是靠著手機翻譯與他溝通的陌生人(後來才知是船公司輾轉拜託的當地人),告訴他這裡是印尼,將在此地醫院動手術。之後他又是孑然一身。

住院兩個星期後,又被輾轉搬了兩次住處,最後才入住我們飯店至今。前兩個月坐輪椅,第三個月拿拐杖,最近才開始練習放掉拐杖。想起初見時,他步履蹣跚,原以為是喝得酩酊大醉,順著他的故事,再看看他輕套著拖鞋仍然腫脹的腳,真的有好幾道大大小小的縫痕,讓我不禁汗顏。

他說獨自住在我們飯店這三個多月,行動不便,語言不通,但每一個飯店人員都對他極為和善,總是給予溫暖的微笑與最大的協助,說著說著竟然掩面哭起來,說在印尼已經半年沒能跟任何人說中文,真的很高興能跟我說話,又說,以前本來以為印尼「沒文化」,沒想到這裡的人這麼以禮相待又友善,真的很感謝。

我完全可以理解隻身在人生地不熟的強烈孤獨感,20年前初到印尼時我曾有過極深刻的體驗。更何況是在毫無心理準備、傷病驟變之時,帶來的身心折磨定是難以言喻。

雖然掉淚的是他,滿滿感動的卻是我。我感謝飯店團隊,每個人,每一天,即使只是一點點,匯聚而成的溫暖與光明,在他人生黑暗之時,支持著他度過艱難的一天又一天。

延伸閱讀

生命中的貴人

飯店Lobby一隅。圖片由賴珩佳提供圖/飯店Lobby一隅。圖片由賴珩佳提供

我們不需去做改變世界的事,只要做簡單的事 

想起之前讀過的「奇醫恩典」一書。書中主角挪威醫生畢嘉士28歲即渡海來台行醫30餘年,參與了全台灣第一個殘疾兒童中心「勝利之家」,與屏東基督教醫院的創設。

他曾說:「我們其實不需去做改變世界的事,只要做簡單的事就好。能讓一個人有尊嚴,就是很好的事了。」他把防備裝備脫掉,去面對當時令人生畏的痲瘋病人、親自為痲瘋病人吸痰等等都是極度不簡單的事,但他的想法很簡單——讓病人也感受到尊嚴。

他照顧過數千名痲瘋病人、一萬多名小兒麻痺患者,引進疫苗與先進醫療技術,為終結台灣的痲瘋病與小兒麻痹症做出巨大貢獻。

畢嘉士醫師的故事深深打動我。他一次次真心實意的善意,像漣漪般一圈圈擴散,累積成巨大的力量,改變了當時當地的人們,這樣的身教與精神,仍能延續至今,這才是真正能改變世界的事。許多我們聽過大聲呼喊著要改變什麼、翻轉什麼的偉大口號,相較之下顯得虛幻又遙不可及。

近年來疫情、戰爭、氣候變遷、國際國內的紛亂,常讓人覺得力不從心。與其聽他人在空中畫幅虛無遠景,或許每個人都從當下與自己做起,每天多一點點關懷,多一點點誠懇,多一點點積極,多一點點同理,或者人類還能有多一點點希望,多一點點美好的未來。

那位船員說,船公司終於通知他一個月後會幫忙安排回鄉,想到家裡老小四口等著他,他的眼神充滿期盼的光芒,淚水終於止住。想像著他回鄉後或許將與親友們分享著這半年多來在此感受到的溫暖與善意,但願這將是一圈漣漪,但願這將會是人類善循環中的一環。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資產物業管理公司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