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論壇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子導覽列
首頁 > 醫療健康 > 黃達夫台北 > 恩恩事件〉新北獨創SOP才延誤就醫?僵硬制度有礙進步

恩恩事件〉新北獨創SOP才延誤就醫?僵硬制度有礙進步

發文時間: 2022/06/30   文 / 黃達夫台北 瀏覽數 / 12,100+

恩恩的悲劇,原來是一個從錯誤中學習,以防範同樣的悲劇再次發生的機會。這麽不幸的事件,竟然引起藍綠的政治惡鬥,而逐漸偏離焦點,令人感到很是遺憾與心痛。 

讀了「恩恩事件」的錄音檔譯文,我不能説,消防局的工作人員不認眞,但是,我不得不説,這樣的對話,越看越令人心焦,整個過程顯得不很專業,感覺很沒有效率。

延伸閱讀

恩恩事件掀台灣官僚問題,「道歉」為什麼這麼困難?

恩恩媽媽與消防人員的應對,是119常態嗎? 

119專線,不是為了民眾在火災或有危及生命的傷病時,報案的專線嗎?我自己沒有打過119,我不知道,恩恩媽媽與消防局工作人員的應對方式,是不是119接線的常態?

我的感覺是,在態度上,似乎缺乏緊急應變時,分秒必爭的危機感,在反覆的問答中間,恩恩的媽媽一直都在哭,聽得出,她很慌張,中間說了,小孩狀況很不好,發高燒(這對於幼兒而言,就是危險的警訊)。

結果,來回折騰了一陣子後,卻被告知當下無法派車,恩恩媽媽急哭聲中,説我的小孩,感覺意識不清了(這時,問題更嚴重了)!這對於恩恩媽媽而言,真是太殘酷了!

可以想像,民眾不論是,為家人或為自己打119叫救護車時,心裡一定是慌張的,很難有條理地敍述病況。個人認為,在處理緊急狀況時,接線的一方,應該要立刻切入重點,儘可能避免多餘的用語。

因此,最好由消防局及衛生局製定一套簡單扼要的問病SOP,並做好教育訓練,讓救護員能夠快速地分辨病況的緊急程度,即刻採取行動,以免延誤。

我可以瞭解,在疫情期間,為了避免救護車的濫用,要加一層把關,由衞生局更專業的醫療人員鑑定,再做派車的決定,固然,無可厚非。但是,這個SOP的先決條件,一定要是,不延誤派車。

顯然,這回,衛生局好像是,沒有設立與消防局24小時直通的專線。結果,全部工作人員都在處理確診居隔者的疫調、匡列、採檢、送醫等的連繫工作,而占滿了線,使得求救者與消防局電話都打不進去,這當然是須要檢討的地方。

延伸閱讀

讓英雄轉身後的眼淚不再流

消防局應制定一套問病SOP,讓救護員能快速分辨病況,即刻採取行動避免延誤,僅為情境配圖。蘇義傑攝影圖/消防局應制定一套問病SOP,讓救護員能快速分辨病況,即刻採取行動避免延誤,僅為情境配圖。蘇義傑攝影

新北市獨創SOP導致延誤?僵硬制度才阻礙進步

至於,地方是否一定要百分百遵守中央的SOP,有人批評新北市獨創SOP而導致延誤。我倒覺得,任何制度,最重要的是,要瞭解制定該SOP的目的是什麼?如何達到目的?

條條大路通羅馬,如果,新北市有本事設計執行起來更方便、效率更高的SOP,就應該多多鼓勵才對,我一直認為,制度是人訂的,不一定是最好的,僵硬到缺乏彈性,反而阻礙進步。

談到僵硬的制度,我忍不住想要跟讀者分享,一些令人感到非常無耐的經驗。和信醫院是台灣第一所癌症專科醫院,一個專科醫院的專業人力配置與設備,顯然與一般綜合醫院不一樣。

譬如,癌症病人,大多還有其他慢性病,所以,我們須要有心臟科醫師,才能夠讓有心臟問題的癌症病人,安全地渡過癌症的手術或是化學、放射治療,但是,我們的心臟內科,並不做心臟導管手術,我們也沒有心臟外科醫師。

又如,我們有身心科,因為,面對癌症,難免令病人感到焦慮,甚至憂鬱。這時,身心科醫師或心理師的陪伴與協助,就很重要了!我們也有神經內、外科醫師,但是,神外醫師開的刀,都與癌症有關,而不處理創傷,也就沒有創傷的儀器設備。

所以,從申請醫院的執業證照時,我們就以歐美先進國家癌症中心為範本,獲得衛生主管當局同意,我們的急診服務,只開放給我們的癌症病人。因為,在治療中、或手術後的癌症病人,萬一,發生發燒、出血、疼痛、血壓下降等問題時,提供及時的處置是我們應盡的責任。

但是,在一所癌症專科醫院,我們不做心導管及開心手術,也不做創傷手術,也沒有相應的設備。萬一,有心臟病發作或車禍脊椎創傷的病人,來到我們醫院,發現無法處理再轉院,反而,會造成延誤。

因此,我們根本沒有資格設立對外開放的急診處,這是維護病人安全、確保醫療品質的基本原則。

可是,台灣沒有專科醫院的先例,衞生主管當局在執行評鑑工作時,可能不想為一個醫院另外訂定一套評鑑準則,就根據病床數把敝院歸類為「區域」醫院。結果,麻煩就來了!

延伸閱讀

南丁格爾的眼淚

鼓勵創新,台灣才能進步! 

每一次醫院評鑑,幾乎沒有例外,評鑑委員,總是會依照「區域」醫院的評鑑標準,批評我們的不足。譬如,我們有好幾位身心科醫師,為什麼沒有設精神科病房?還曾經有評鑑委員,質疑我們,當初獲得衛生主管當局准許,不對外開放急診是不是享受特權?

我只能感嘆,這些院長級的評鑑委員,都是會考試的醫學院畢業生,從小到大標準答案都考100分,結果,腦袋裡只剩下標準答案。

事實上,醫院評鑑的目的,是為了確保醫療品質及病人安全,每所醫院應該自己決定要提供什麽樣的服務項目,而評鑑委員的任務,是去確定該院的硬體及軟體是否符合病人安全的條件,所提供的服務項目是否都達到品質標準。而不是要去規定「區域」醫院,一定要提供哪些服務!更何況,我們並沒有申請成為「區域」醫院。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當評鑑委員看到我們急症區的標示,寫的是「急症處理室」,而不是大家所熟悉的「急診處」時,居然,指示我們一定要改為「急診處」,才符合評鑑的規定。

32年來,不知遭受多少僵硬的規定,連帶僵硬腦袋的折磨,真是痛苦萬分。因此,我要趕緊跳出來説,「獨創」不應該是負面説辭,政府應該要各個領域,多多鼓勵創新,台灣才能夠進步!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